江清傅行周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江清傅行周是哪本小说主角

《傅爷每天忙着披马甲》小说简介

《傅爷每天忙着披马甲》小说是烧包饺子的倾情力作,这本书情节十分有意思,大家可以去阅读,江清傅行周小说讲述了:陆谦说着说着,突然意识到自己说的有些远了,他今晚是真的被这个品牌商气到了,竟然开始口无遮拦起来了。他咳了两声,恢复了形象,医生说劳累过度,好好休息几天就好。…

《傅爷每天忙着披马甲》 第3章 随便的女人 免费试读

这一晚上江清基本都没有休息好,但她第二天还是起了个大早,这是她早些时日便定下的闹钟。

傅行周有晨跑的习惯。

因为这栋楼里非富即贵,又不是开盘就定下来的楼房,求购的时候用一个词来形容就是有市无价,幸亏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有套房子一家人正巧移居海外,赏了林家一个面子,倒是便宜了江清。

只可惜房子在c栋,资料上显示傅行周在a栋,一个南一个北,江清不得不早点下楼蹲人。

她认命的打开门,正巧对面的门也同时打开了。

那人看到江清明显一愣,然后他温润一笑,“好巧。”

是傅行周。

江清显然没想到傅行周居然就在她的对面,更没想到两个人居然会同时出门,她愣了好久才终于扯了扯嘴皮,“好巧。”

“你也要去跑步吗?”江清只能把计划提前。

傅行周看了看手表,时间有些不早了,“今天不太方便。”

江清这才发现,傅行周一身西装革履,确实不像要去跑步的样子,她脸上腾地一红,退而求其次,“那你什么时候回家?”

这话说的很暧昧不清,傅行周深深看了眼她一眼,眼底晦暗不明,江清是故意营造这种氛围的,不过她第一次实践,在男人的注视下红晕早就一路蔓延到了耳后。

“晚上。”傅行周言简意赅。

“那晚上一起吃个饭?”江清继续试探。

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傅行周如果还没有意识到面前这个人存了别的心思,那他未免有点笨了。

“好。”傅行周不动声色道,正好他也想看看她究竟是什么人。

机场一事可以说意外,但他的真实住址一向保密很好,这人又是从哪里打听到的?

“那我们晚上见,就不耽误你了。”江清笑着挥挥手,终于把傅行周送走了。

她长舒一口气,正好手机**响了,一看果然是林晨打开的,江清接起电话劈头盖脸一顿轰炸,“不是说他住a栋吗?”

“不是说他六点晨跑吗?”

“不是说他不近女色吗?”

林晨认真想了想,莫名其妙来了句,“这是不是说明你们很有缘分?”

“有个…”

屁!

最后一个字还没出口,江清看到电梯门缓缓打开,话题里的主人公款款走出,他目光清冷,点头示意,“你们继续。”

……

江清怀疑,林晨是这人派来的间谍。

但她面不改色,拿开手机,笑意吟吟回:“怎么回来了?”

“拿点东西。”傅行周有问必答,然后在江清的注视下淡然走入房间,他其实并没有听到两人的对话,只在电梯门开的时候听到了江清的最后一句。

为了防止被这人听到什么,江清连忙拿起电话,听到电话那头林晨玩味的“啧啧”声,她语气轻柔:“明天见。”

这话像是从牙齿缝里硬生生挤出来的,林晨抖了一抖,正要求饶,就听到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嘟嘟声。

江清挂了电话回头,果然傅行周刚好拿了东西出来,是一个半人高的乐高玩具。

江清愣在原地,眼睁睁看着一米九的西装男人面容清冷,提着与画风严重不符的玩具走进电梯中,画面有些滑稽,江清却没了心思关注这件事。

她的注意力都放在了玩具上,等到看到电梯数字一格一格的下去了,她才终于缓过神来,连忙给林晨又call过去。

江清心里五味杂陈,她的心加速狂跳,像是下一秒就要从嗓子里跳出来了。

她第一次觉得林晨接电话怎么这么慢,等了好久,那头的人才终于接了起来,其实不过半分钟,林晨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江清激动道:“傅行周有孩子?”

“没有啊。”林晨云里雾里,他没听说过啊。

“你帮我调查一下。”江清能感觉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

会不会,当年的孩子,根本没有死?是她们骗她的?

“好,我现在去查,你先别激动。”林晨匆匆应道,挂了电话。

江清想出门的心思顿时消失的一干二净,她失魂落魄的走回房间,脑子里乱成一团,如果不是有孩子,为什么会拿着乐高玩具,他会不会是要去见孩子?

江清只恨自己还没来得及买车,不然一定要去跟踪他看看。

一直等到天黑下来,江清才终于走出了卧室,她的手里还握着一本厚厚的笔记本,是这些年来通过多方途径收集到的傅行周的资料,她又翻看了一遍,愣是没找个这人有孩子的迹象。

江清揉了揉酸涩的眉心,感觉有些头疼。

她坐在梳妆台前坐了许久,才终于扯着嘴皮,自嘲的笑了。

是医生亲口宣布的流产,她还在心存期待什么?

现在最重要的,是为她的孩子报仇!

江清抬头看着镜子里颓废的自己,拍着脸打起精神,化了个淡妆,一切准备就绪后给傅行周发过去短信:“现在方便吗?”

没过多久就收到了男人简短的回信:“嗯”

“那我准备一下,你晚点过来一起吃?”江清消息发出去,转头点开了订餐软件,挨个点了一圈家常菜,等到她下单付款后,终于收到了男人的回信,依然是那么简短的一个字:“嗯。”

这边搞定了,江清又去收拾了一圈房间,外卖按响门铃的时候,江清正好也收拾的差不多了,她拿过外卖,看了眼对面紧闭的房门,等到把外卖都转移到盘子里,处理完外卖盒,才终于发出了短信:“我好了,在家里等你。”

江清的厨艺一向是个黑洞,但是书上说,要想抓住一个男人的心,首先要抓住他的胃,为了抓傅行周的胃,她也算是煞费苦心了。

过了没多久,门铃响了。

她拉开门,笑意吟吟:“晚上好呀。”

傅行周已经换了一身清爽的家居服,熟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何必自己还站在人家家里,傅行周把一堆疑问藏在心里,也温润如玉的弯了眼角,“晚上好。”

江清嘴角抽一了下,如果没见过这人,恐怕真要以为这人性格很好了。

她把傅行周请进屋,随手关门,为了更够更快的拉近两人的关系,江清很自然的打算拉住傅行周的手去餐桌那边。

江清丝毫没有意识到这是一个多么危险的举动,傅行周却眼底一沉,他觉得自己这一趟来错了,原来也不过是个想靠着一点姿色接近他的随便的女人。

“去吃饭吧。”江清尽量的想表现的很自然,她是第一次邀请林晨外的男生独处。

“我想应该不必了。”他的语气和进门前判若两人,冷若冰霜。

江清疑惑的看他,有些不明白自己哪里得罪他了。

“打听我的消息应该花了不少时间吧。”傅行周看了眼表,觉得自己现在站在这里就是在浪费时间。

江清心里一惊,面上却浮了些许薄怒,“你在说什么?”

“说吧,你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傅行周讥讽道:“也许你坦诚一点我会很大发慈悲助人为乐一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