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神王爷超惧内》无删减阅读 杨晚晴恒王小说结局

《战神王爷超惧内》小说简介

知名作者陆璐的小说《战神王爷超惧内》一经上线,已经收获了许多网友的追捧,主要内容:杨晚晴上辈子死的凄惨,死后重生,性格大变,成了人人惧怕的霸王花。欺负她的渣男贱女,来一个整死一个,来一双整死对方全家。一时间,天都里人人畏惧,谁都不敢迎娶杨晚晴。杨晚晴乐意逍遥,准备远离人渣,做个快活富婆。谁知,却偏偏遇上恒王这个冤家。我脾气不好,夫君要是敢纳妾养外室,我就废了他。杨晚晴恐吓道。巧了,我除了你,谁都硬不起来,咱俩天生一对。恒王笑盈盈。我很贪财,不准夫君兜里有钱。杨晚晴又道。正好,我缺个能管账的王妃。恒王铁了心,就是要把人娶回家。天都百姓得知霸王花终于出嫁,全城百姓给战神王爷烧香,感谢他为民除害。…

《战神王爷超惧内》 第5章 把事情闹大 免费试读

大丫鬟急匆匆跑进来报信,大夫人觉得眼前一片漆黑,耳朵嗡嗡作响,王嬷嬷赶忙掐她的人中,才没让她晕倒。

大夫人站起来就往芙蓉院跑,看到女儿脖子上的红痕迹,心痛的无法呼吸。“我的傻珊儿,你怎么这么糊涂,你若是死了,让为娘可怎么活?”

杨莲珊看到她就哭,边哭边抱怨:“都是你,都是你使的鬼计策,没把那小**害了反而把我害成这样,如今我名声尽毁,活着还有什么意思,索性一根白绫吊死自己算了。”

“我的傻孩子,莫要胡说,娘一定帮你摆平这一切,你还能嫁如镇国公府,安安心心做你的世子妃。”

杨莲珊一听,不哭了:“母亲此话当真?”

“自是当真的,娘何时骗过你。”大夫人阴狠冷笑:“杨晚晴那个**,我倒是小瞧她了,竟然敢算计你我,等着,我就这让她嫁到曹家去,看她还能蹦跶几天。”

杨莲珊眼睛一亮,恶毒道:“对对对,还有那老东西,等她嫁给那老东西,这辈子就别想有好日子过。”

杨晚晴坐在梳妆台前,细细描眉,直到描绘成自己喜欢的样子,才放下眉笔。丫鬟紫萍进来,低声道:“大小姐,事情已经办妥。”

“如心家里人那边,都打点好了?”杨晚晴又问。

“已经妥当,您放心,他们已经去击鼓鸣冤。”

杨晚晴笑了,赏给她一个金镯子:“你做的很好。”

紫萍惊喜,“谢小姐赏赐。”

可杨晚晴却扣住她的下巴,笑道:“你对我忠心,我不会亏待你,可要是敢背叛我,如心就是你的下场,记住了吗?”

紫萍惊慌点头:“奴婢省的。”

杨晚晴笑笑:“走吧,也是时候给祖母请安了。”

紫萍立刻跟上,昨夜出了那样的事,老夫人没睡好,免了他们请安的时辰。杨晚晴心安理得睡到中午才起身,不急不忙去请安。

才走到门口,就看到两个熟悉的身影,一个是她心心念念,临死前都觉得对不起的人。另一个,是她咬牙切齿,做鬼都不会放过的人。

她深吸一口气,才慢慢走过去。

大丫鬟立刻通报:“老夫人,大小姐来给您请安了。”

屋里两个男子同时看过来,一个表情平淡,一个双眼惊艳。

“大丫头快来,看看这是谁来了。”老夫人欢喜招呼道。

“晚晴妹妹好。”周群站起来,带着几分羞涩,含笑看着她。

杨晚晴假装羞涩低头,“周大哥安好。”

“三年不见,晚晴妹妹更加明艳动人了。”旁人说这话显得轻浮,可周群长的好,又与她有婚约,旁人听了这话,只当一对小情人情意绵绵。

杨晚晴笑而不语,走到老夫人身边问安后,才坐下。

老夫人不待她开口,边主动介绍道:“晚晴,这是你尧哥哥,你们小时见过的。”

杨晚晴低头问好,不管看他,前世自己被迫说出黑虎令的下落,也不知是不是害的他落败,想到这,杨晚晴越发愧疚,不敢看他。

恒王叶尧表情清冷,淡淡点头,十分梳离。

前世这时候,叶尧还只是二皇子,周群带着叶尧来茂京办事,特意来拜访永安伯。可杨晚晴因为被人捉奸,不敢出来见人,倒是杨莲珊,趁机亲近周群,与他勾搭在一起。

要不是镇国公非她不要,杨晚晴怕是早就被嫁入曹家了。

如今风水轮流转,也时候轮到她报仇雪恨了。

杨晚晴拿起茶盏,微微一笑,不知自己这一笑落在恒王叶尧心里,莫名生出涟漪来。

“老夫人,不好了,出大事了。”

老夫人听见这句话就脑门直抽抽,她现在就怕听到这句话。“还有没有规矩,没看见有贵客在吗?”

下人扑通跪下,求饶起来:“老夫人恕罪,实在是事情紧急,衙门来人了。”

“衙门来人做什么?”老夫人不解。

下人忙道:“衙门来人,说有人击鼓鸣冤,说大夫人害死了人,要捉拿夫人去问话呢。”

老夫人气的差点背过气去:“简直胡说八道,大夫人害死了谁?”

下人哆哆嗦嗦看一眼杨晚晴:“说…说是害死了大小姐身边的丫鬟,如心。”

杨晚晴当即打翻茶杯,惊慌失措:“什么,如心死了,这怎么可能,昨日我还见到她,她…..她去哪了?”

“衙门的人说,如心的哥哥带着如心的尸体去告状,说…..说大夫人逼着她谋害大小姐,她不肯,夫人就让人要了她的命。”

杨晚晴顿时哭起来:“不,这不是真的。”

老夫人气的不知说什么好,周群赶紧起身:“老夫人莫怕,大夫人乃是伯爵夫人,有诰命在身,便是处置一个丫鬟,也算不得多大的事,最多赔偿些银钱便是。”

杨晚晴暗翻一个白眼,上辈子自己真是眼瞎,这种拎不清的货色,居然也当成心头宝,一辈子绕着他转,难怪最后被害死。

叶尧捕捉到她的神情,忍不住浅浅一笑,快的不留痕迹,这位杨家大小姐,是个有趣的人儿。

“祖母,事情恐怕没那么容易。前几日,如心跟孙女说,要嫁人了。孙女念她伺候我一场,便给了她放奴书,如今,她已经是良民之身,不是奴才了。”杨晚晴说完,老夫人恨不能给她一巴掌。

怎么就那么巧?

“老夫人,您看如何是好,那些捕快还在门口等着呢。”下人追问。

周群满不在乎:“荒唐,不过是个丫鬟,怎么还让夫人亲自去过堂不成,让管家去说一声不就行了。”

“恐怕不妥。”一直安静的叶尧忽然开口,所有人都看向他。

“如何不妥?”周群客气问他。

“老夫人可知,新到任的茂京刺史是谁?”

“谁?”

“人称王青天的王海栗,此人农家出生,最恨权贵仗势欺人,便是在天都,陛下都不敢为权贵向他求情,大夫人这次,恐怕要亲自走一趟。”叶尧说完,老夫人就知道事情不好了。

王海栗此人,软硬不吃,一身硬骨头,眼里根本没有权贵。莫说是她一个伯爵府,便是当今皇帝无故杀人,他都敢怼回去。皇帝对他又爱又恨,却又无可奈何。

这也是杨晚晴敢让人去击鼓鸣冤的原因。

只要被王海栗咬住,大夫人便是不死,也要脱一层皮。

老夫人思量许久,艰难开口:“去,叫大夫人过来。”

周群却还想挣扎,在杨晚晴面前卖个好:“晚晴,你别怕,大夫人不会有事的,我这就拿我爹的帖子去找王大人,让他不敢乱来。”

真是不知天天高地厚,杨晚晴实在不想看到他,撇开眼,却看到叶尧意味深长对着自己笑。

她忙低头,福了福身:“祖母,孙儿难受的紧,先下去休息了。”

她匆匆走了,周群念念不舍,叶尧灼热的目光让杨晚晴不安,脚步更加迅速离开。

而大夫人听到这个消息,犹如晴天霹雳:“放屁,本夫人怎么会谋害一个丫鬟。”

“夫人,无论如何,您怕是得跟捕快走一趟。”管家道。

“我不去,区区一个贱婢,死了就死了,赔点钱不就完了,用得着我亲自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