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苏云锦夙子墨的小说免费阅读 苏云锦夙子墨小说主角

《狠辣嫡女不好惹》小说简介

主角叫苏云锦夙子墨的小说是《狠辣嫡女不好惹》,是作者言锦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她因身怀异血被人算计惨死,重活一世醉心权谋,势必要手刃仇人,谋凰图他外表羸弱,实则文韬武略,在这王朝更迭,政权旁中他伪装求仁。但一场场阴谋接踵而来,她与他不甘蝼蚁任人宰割,同心同盟势要站在食物链顶端。只是这场权谋中的情愫该何去何从她说:我身怀异血,娶了我全天下都是你的敌人!你可想好。他言:本王世界除了你全是黑的!…

《狠辣嫡女不好惹》 第2章 绝不手软 免费试读

“小姐,该醒了呢。”

幔帐被缓缓拉开,闻声,床上的人睁开了眼。

绿珠叹了口气,故作老陈的道:“小姐你也真是,你看哪家的千金贵女能有你这般嗜睡的。”

“绿珠?”苏云锦声音发抖,眼泪早已湿了满脸。

绿珠吓了一跳,“小姐你怎么了,奴婢知道错了,再也不说你了。”

苏云锦掀开被子紧紧抱着绿珠,“不是你错了,是我错了,绿珠,我好想你。”

当年绿珠为了护着自己,咬伤了苏紫嫣的手臂。

苏紫嫣大怒,命人将绿珠碎尸喂狗,就当着她的面。

“好,好,我知道,但是马上该领旨了,小姐该梳洗换衣了。”绿珠拍着她的背安抚,对苏云锦的反应觉得莫名奇妙,猜测是梦魇了。

“领旨?”

苏云锦看向她。

“小姐莫不是睡糊涂了,皇上替您跟三皇子赐婚,你不得领旨呀?”绿珠摸了摸她的脑袋,嘟囔道:“没发烧呀。”

一直到梳妆结束,苏云锦才反应过来,她竟重生回到了赐婚领旨前。

现在,她还未嫁给夙凌寒,一切都还有机会重新开始!

“我们家小姐就是生的好看,比那谁好看多了。小姐,想什么呢?”绿珠唤了好几声。

“什么?”

“姐姐,怎么还在没好呢,大家可都在等着你了。”门被推开,苏紫嫣笑靥如花,走进来手搭上苏云锦的肩,“姐姐今天可真好看。”

以前苏紫嫣善于伪装,她觉得虽然她们同父异母,但是毕竟一块长大,理应应该与亲姐妹无异。

吃穿用度,新奇玩意,总想着分她一半。

却没想到,那张清丽的脸蛋下藏着蛇蝎心肠,一直想让她死。

不过这一次,可不会再受她愚弄!

苏云锦按耐着恨意,勉强勾了勾笑,“走吧,去正厅。”

“我可真羡慕姐姐,皇上赐婚,嫁给三皇子这样的如意郎君呢,全京城的姑娘都恨的牙痒痒。”苏紫嫣亲昵的搂着她的手臂。

苏云锦意味深长的勾唇,“哦,那妹妹你呢?”

苏紫嫣愣了下,旋即笑着道:“你是姐姐嘛,只要你过得好,我比谁都开心,怎么会跟其他人一样呢。”

呵。

很快,两人到了正厅。

苏云锦姿态大方,跟父亲等一一行了礼。

小厮来报,宫里的人已经到了。

宣旨的公公位于最前,扫视了眼众人,这才高声道:“苏云锦听旨。”

“臣女听旨。”苏云锦跪下,苏家家眷随即一同跪着。

宣完旨,公公垂着看了苏云锦一眼,“接旨吧。”

苏云锦正欲起身,脚下一绊,身子不说控制的往前跌过去,清脆的玉石声响起,有什么东西裂开。

是苏云锦手上的玉镯,此刻碎成了两半。

还没等她人出声,苏紫嫣身子一抖,带着哭腔向苏云锦求饶:“姐姐,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你要是气不过打我骂我都可以。”

话说间,脸上已经是道道泪痕。

这一招,跟前世无异。

不过当时那手镯是娘亲留给她唯一遗物,被摔碎了她心疼到极点忍不住说了句重话,被父亲喝斥,也因没及时接旨被公公冷嘲热讽了好一阵。

一时成为全京城的笑柄。

可是这一次,她知道苏紫嫣会来这一出,所以在刚才就将手镯给换了,摔碎了自然也毫无感觉。

起了身,向公公嬷嬷诚意赔了罪,先领了旨。

这才去牵过苏紫嫣的手,道:“傻丫头,不过是个镯子罢了,我们姐妹一起长大,你岂不知我不是那般小气之人,来,把眼泪擦擦。”

苏云锦反常的态度让苏紫嫣愣了下。

她很清楚那镯子对苏云锦的意义,所以才会故意撞上她,弄碎玉镯,目的就是想让苏云锦当众失态。

不过苏紫嫣反应极快,抖着肩往后缩了下,泪眼婆娑我见犹怜,却带着恐惧。

“对不起,姐姐我真的知道错了,你不要生气好不好……”

这一连串的动作令人不得不怀疑,苏云锦的现在的和颜悦色只不过是伪装的。

只因为一只玉镯就能让苏紫嫣怕成这样,私底下性子该是怎样的狠毒霸道也未可知。

这样的手段,与前世一模一样。

不过现在,她再也不是那个被玩的团团转的苏云锦了!

“不怪你,娘亲把它给了我,是我没有保护好它。”苏云锦手里还拿着断掉的玉镯,啪嗒落下泪来。

她本就生的好看,一边故作坚强,一面落泪,的确令人动容。

苏云锦擦掉苏紫嫣的眼泪,“以前你吵着要,我舍不得给,现在没了,现在想来不如早给了你,还能有个周全。”

言语行事,皆让人挑不出错来。

怎么会这样?

苏紫嫣睁大眼难以置信,苏云锦可是将那玉镯当命一样宝贝,现在它碎了苏云锦怎么能是这样的反应?

正在出神时,却察觉到苏云锦握着自己的手腕上的力道越来越重,像是要将骨头抖都给捏碎般。

而抬眼看过去,苏云锦笑容大方得体,正看着苏临渊去送公公出府。

苏紫嫣拧着眉,想要挣脱开,“姐姐,你弄疼我了。”

话音刚落,一个清脆的把掌声骤然响起。

苏云锦收了笑,抬手,毫不留情的扇在了苏紫嫣的脸上。

苏紫嫣被突如其来的一耳光打的发懵,伸手捂着脸,痛的眼角裹起了泪,“你打我?”

“刚才是顾及苏家脸面,没动手罢了。现在只有我们苏家人,身为苏家嫡女,有些事该教训的就该好好教训!”苏云锦冷着眉眼。

“……姐姐,你怎么这么说?”

“妹妹是身子虚吗,还是脚下打滑站不住?”苏云锦眼角浮着讽刺,“亦或是故意想要让我出丑?”

“我没有,你不是……”苏紫嫣下意识往后退一步,突然觉得苏云锦很可怕,一张脸说变就变。

苏云锦冷笑了声,“平日你若是你嫉妒使点小性子,做事毛毛躁躁的我可以在意,可是今天是什么场合,若是有半点差错,那是对皇上的不敬!”

“我没有!”

“你说没有就没有,你以为是我们苏家的天下,若是让公公看了笑话,传出去了还以为是我们苏家不会教养子女,以后弟弟妹妹如何嫁娶?”

拿着苏家教训她,苏紫嫣无从反驳。

半张着嘴,唯有摆出一副天可怜见的模样。

“你也用不上装可怜,父亲那你要去告便去告,到时候我们就看这件事到底谁占理。”苏云锦略过她离开,眼角眉梢里有着凌厉的气势。

复有转过身,苏云锦笑了下,“对了,妹妹初始想要撞碎我娘留给我的镯子吧,可惜了,来之前我正好换了只。”

苏紫嫣早已憋的青紫的一张脸,在这一刻几乎要裂开似的,眼底一片血红。

她咬牙切齿,“苏云锦,你给我等着。”

呵。

这话怎么也该她说。

不过,这往后的日子可长了,她重活一世,往日仇怨她都会一笔一笔跟他们算清楚,绝不手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