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若兰司徒西南小说 那日春光明媚(虐文)全篇阅读

《那日春光明媚》小说精彩选段

隐约听到舒若兰,坟墓之类的字眼,莲心的心提了起来,带着一丝的不安。

司徒西南立马大步离开了莲心苑,连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来。

莲心看着司徒西南的背影渐行渐远,直到看不见,死死地咬着唇,心中怒火滔天。

那个女人都死了这么久了,王爷对她还那么上心,连坟墓也要这么大张旗鼓的派人去找,这将她和她的孩子置于何地?

莲心的心中闪过了一抹怨恨,舒若兰就算你死了,本妃也要你魂魄不得安宁。

看着莲心因为气愤而胸口起伏着,丫鬟又是惶恐又是害怕,侧妃娘娘,现在您的肚子里好歹也有孩子了,您一定要注意身体。

莲心的心情稍稍平复了一些,手放在了小腹上,是啊,她现在已经是孩子的人了,无论如何都是要为孩子考虑的,她的孩子平安生下那就是靖王府的第一个孩子。

我现在有一件事要吩咐你去做,等王爷回来的时候,你去打听打听,王爷今天去了哪里。莲心的眼中闪过一道光,很快就消失了。

丫鬟得了命令,退了出去,莲心重新闭上了,眼睛小寐着。

司徒西南坐在马车上,跟着侍卫出城,走了很久,大概走了一天多,司徒西南才看到了,舒若兰的坟墓。

王爷,这一代已经被舒相国买了下来,为的就是安葬王妃。

司徒西南点点头,在一座坟墓前停了下来,四面没有杂草丛生,反而是鲜花盛开,树木葱郁。

难怪他的侍卫找了一个多月也没有找到,司徒西南看着墓碑上刻的字:爱女容儿之墓。

短短的六个字却包含了舒相国对舒若兰的爱,司徒西南抿着唇,若有所思的样子。

再看坟墓周围没有一点痕迹,看样子是很久没有人来扫墓了。

司徒西南微微皱了皱眉头,心里却起了疑惑,容儿好歹是舒相国的爱女,看题的墓碑便已知晓。

只是为何这四个月来竟没有人来给容儿扫墓呢?

怀疑的种子在司徒西南的心里种下,来人,将这坟墓挖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