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娱乐圈都以为我们结婚了下载 树下有人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火爆新书《全娱乐圈都以为我们结婚了》由树下有人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李安然赵卿,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晚宴现场,李安然被舞台灯具砸了头,经纪人着急,粉丝着急,赵卿着急。第二天,李安然出院了,经纪人放心了,粉丝放心了,赵卿郁闷了——因为李安然疯了。谁能告诉她,面前这个口口声声喊她阿卿的男人是谁!李安然:我还没在离婚协议书上签字,法律意义上讲,你是我老婆。赵卿:(等会儿,这不是我的小说剧情走向吗?)论入戏太深的男主是如何一步一步当上舔狗的。本文又名《我和撕逼的偶像被结婚了》、《作家和演员不为人知的二三事》戏精演员男主X表面高冷作家女主…

《全娱乐圈都以为我们结婚了》 苦恼 免费试读

在短毛真诚地向她诉说苦恼的这一个多小时,赵卿心情很复杂。短毛给她送的那本书,不是别的,正是李安然去年年初出的一本写真自传。

明星出书这件事,算不得正儿八经,主要是经纪公司用来圈粉,带动粉丝经济的,因此按照套路,整本书的内容通常是图片大于文字的,不然怎么能叫写真自传呢?

诚然,赵卿当时为了给李安然增加销量,跟着后援会的购买渠道,贡献了五十本的销量,翻过两次之后,就供在了书架的最上层。这书里的李安然当然是帅气的,但自传确实写得没啥营养,无非是说自己如何入行,演戏这些年经历过的种种困难,还有些人生感悟罢了。

三百六十行,行行都有说不出的苦。

大概是那会儿她已经接触了一些二三线演员,李安然也是像这些人一样慢慢走到现在的,一个行业里的人,经历过的事大都大同小异,所以这本自传没能给她造成什么心理冲击。反而是年龄偏小的粉丝,看完之后在各大社交媒体上真情实感地写了不少长评,一度让赵卿反思自己是不是没那么喜欢李安然了。

赵卿边叹气边问短毛:所以你为啥要给她送写真自传啊?

短毛回:我这不是想着哥哥和她要合作了吗,她以前肯定不了解哥哥,刚好看看这本书就了解了啊!多么帅气又吃苦耐劳的一位男演员!

短毛趴在床上,支起半个身子看床头柜上的新书签名,皱眉咬了咬唇,继续在手机上打字:哎,说到底刚才和你说了那么多都是我自己脑补,什么CP不CP的,我还是别乱想了。不过哥哥这个年纪我觉得谈恋爱正好,当他的女朋友肯定特别幸福。

赵卿这才笑了笑:你之前不还说想睡他吗?

短毛发了个笑哭的表情回来:我们这些人虽然帮站子拍照,经常能见本人,但说到底在他眼里还是陌生人啊!其实我认识的几个粉圈大大都希望他能找个喜欢的女孩儿好好谈恋爱,毕竟他这么多年只传过一次绯闻哈哈哈哈!我们都怕他脱不了单呢!

和短毛聊至深夜,赵卿辗转反侧,脑海中竟然不停回放当初短毛发来的微信:

——她要是真能和哥哥传绯闻,我叫赵卿爸爸。

她心里放不了事,始终觉得有只小爪子在心里挠啊挠,索性翻身起来,登微博搜索“李安然赵卿CP”。

不得不感叹,吃瓜群众的精神世界是丰富多彩的,在李安然的直播后,她和李安然的恩怨情仇竟然被人形容成“强强CP”,甚至有个百万粉丝的营销号在它的深夜话题上写:一个是当下红到发紫的男星,一个是有万千书迷的才女作家,这个人设,难道不是我最爱看的男强女强文?!《如果不是你》还没开拍,剧创团队就风起云涌,不知道是喜是忧啊~对于李赵的CP感你们怎么看?

评论区永远是最精彩的,点赞最多的一个用霸道总裁文的套路脑补了一出她和李安然从吵架到和好的全过程。

而紧跟着的一个评论,显然是李安然的唯粉。

“垃圾营销号现在只知道拉CP蹭热度,你问过李安然意思吗你就在这儿扰乱视听!去年你还骂过赵卿呢,以为删了博就能安心当舔狗了?呵呵,赵卿和李安然有CP感?老子直播吃屎!”

赞她的有粉丝也有书迷,大部分人都不喜欢他们俩捆绑。

赵卿心有戚戚地关了手机,闭着眼在床上翻了两圈,终于有点泛迷糊了,恍惚着想,她和李安然怎么可能呢?

这个粉丝完全不用吃屎。

赵卿还没忘和李安然的约定,晚上约了他吃饭。餐厅是她订的,一家高档的日式料理店,非常多的明星去过,赵卿有幸跟着一位导演去过一次。贴心的包间设计,环境清幽,消费奇高,是以可以排除很大一部分路人,李安然出现也不会引起太大骚动。

她把包间位置提前发给了李安然,晚上六点整,赵卿在服务生的引路下到了包间门口。一推门,发现李安然已经坐到位子上了。

他穿了一件白T,背后是一扇烟青色的山水屏风,清晰的轮廓似乎有着超然外物的干净与俊秀,单往里看一眼,便只看得到他。突兀地看见本人,赵卿瞬间有种说不上来的尴尬紧张,下意识地抠着手指,朝里淡淡笑了笑。

服务生问:“小姐,可以给您上菜了吗?”

“上吧。”她答。

她关上门,李安然体贴地跟上来帮她挂包,摆手的时候赵卿碰到他的手臂肌肉,抬眼便是他看过来的深邃黑眸,呼吸之间,能闻到从他身上传过来的清新木香味。

李安然安静看着她不说话,眼中渴望的尽头处,埋藏着他一整晚的魂牵梦绕。

赵卿理了理思绪,问:“你一个人过来的?”

他抿唇,眉宇间似乎压着不满:“他们两个在隔壁包间。”

原来林虹和小陈也跟来了。

这样也好,免得待会儿发生什么不可控事件。

赵卿注意到他额头上的白纱布,应该是换了药,包扎得没有之前那么厚重。薄薄的一张白布贴在他左边额角,人看上去精神不少。既然去医院换了药,那——

“今天医生给你做检查了吗?”

李安然勾唇:“林虹怀疑我脑子出了问题,悄悄和医生商量要给我做检查,我当然不可能让她如愿。”

赵卿皱眉,语气中有了点恍然大悟:“所以,昨天在酒店餐厅,你是装样子骗她的?”

他脸上浮了些笑意:“嗯。”

紧接着,又低了音调向她道歉:“对不起阿卿,我以后再也不会惹你生气。”

之前就听李安然称呼自己为小明星,这种体验式的冲击让赵卿静默许久。她抿了一口清茶,放下茶杯:“你准备假扮‘这个小明星’到什么时候?”

李安然又盯着她不说话。

如果阿卿原谅他,他立刻抛下这些人带着她走。可阿卿现如今还抗拒他的亲近,甚至还谎称自己没有怀孕,追妻之路漫长,他得徐徐渐进,起码,下个月得和阿卿一起进剧组。这样朝夕相处,兴许她能再给他一次机会,让他弥补从前犯下的错。

服务生端了两三样菜品上桌,日本菜小而精,味道偏淡,服务生正要给她倒酱油和芥末,被李安然阻止:“我来。”

他熟练从容地放好了蘸料碟,端到她面前:“初中的时候我们第一次吃芥末,你蘸了好多,眼泪都被辣出来了。”

赵卿记得。

因为她还写俞青洛被辣出眼泪后,李辰海看到小青梅眼泪汪汪的可怜模样,有了少年的第一次心动。

这份记忆,如今被他妥善保管。

面前的女人突然放下筷子,埋下头,手指在桌上狠狠蜷缩着。李安然心疼地去碰她的手,她抖了一下,又躲开,抬眸看过来。

“李安然,李辰海,你究竟想我怎么样?”

她眼眶红了,比昨天的深一些,他早就被搅乱的心海掀起浪潮。

“好,你既然想继续当‘小明星’,那你就好好当,不要被任何人看出来,行吗?下个月这个叫李安然的人要演一部电视剧,巧了,男主人公的名字也叫李辰海,我是编剧之一,所以希望你好好演戏,别给我的工作增加麻烦,我感激不尽。”

一口气说完,赵卿发泄似地咽了两枚寿司。余光中的男人如山屹立,几秒后,却有风雨飘摇的趋势。

赵卿放下筷子,推了推他手臂:“李安然,你怎么了?”

他神情痛苦地抱着头。

赵卿慌了:“李辰海……阿海,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他脸颊和脖颈上都是冷汗,掌下阴影中的面容深沉萧索。赵卿手一抖,有些害怕地松开他,哪只他的手伸过来,不等她反应便抱住了她。

“抱歉,刚才有些头疼,吓到你了。”

“没、没事。”赵卿机械地回答他。

她真的被吓懵了。

以为说这些话刺激他就能让他想起些什么,到头来是自己吓得半死,担心他出了什么问题。

李安然摸摸怀里女人的头发,“不知道为什么刚才突然头疼起来,像有什么东西要从脑子里钻出来一样。”

赵卿半回了神,想起他来她家那天,也发作过一次,心有余悸道:“这段时间经常这样头疼吗?”

李安然:“加上今天,就两次。”

“你得去医院检查,真的,必须检查。”她从他怀里出来,理了理耳边的发,忽然下定了决心,“你如果觉得维持现在的状态比较好,不会头疼难受,就继续这样吧。但是要跟林虹说,定期带你去医院做检查。”

“另外,我刚才说的进剧组拍戏这个,也是真的,你觉得你现在这样,能扮演好明星的角色,认真拍戏吗?”赵卿纠结了下,艰难地表示,“而且我和这个明星关系并不好,你对我太过亲近的话,别人会乱想,也会有不好的传言出来,所以有外人在场的时候,我们要保持距离,行吗?”

李安然看到她近在咫尺的面容,水粉色的唇瓣轻启闭合,似有若无的香味顺着她的发梢传来,他几乎克制不住想碰她,终究是忍住了,克制着心头涌动的甜涩,问:“阿卿,你是不是终于承认你是我的阿卿了?你原谅我了?”

赵卿不自在地别过头,嗯了一声。

哎,为了李安然现下的身体健康,为了工作进展,她妥协了。

她手背上覆上一双大手,触到她眼光的那一刻,男人的手退缩半寸,维持着想碰却不敢碰的距离。

赵卿看向他,一时迷失于他闪烁的眼眸。

“我们现在就走,好吗?”

“去哪?”

“回家。”

他终于过来牵她的手。

赵卿惊讶道:“家在哪儿?回哪个家啊?”

李安然回头看她,脸上透着暖意:“回家我派人把这个小明星找回来,不会耽误你工作。”

赵卿:“!”

“你你你不继续假扮小明星了?”

他笑:“我本来想继续假扮小明星就能待在你身边,可你刚才亲口说你原谅我了,那我也没这个必要留在这里了。有什么事,我们回家再说好不好?”

他亲昵地刮了下她的鼻尖,转身就要去开门。

赵卿大吼:“不不不!别开门!”

李安然不解:“怎么了?”

他手上动作没停,门开了一半,他一只脚已经踏了出去。

赵卿没形象地抱着他的腰:“不!不要走阿海!”

对面的包间吱呀一声开了门,林虹和小陈的脸色在窗外红绿灯的反射下变幻许久,终于林虹打破沉寂,带些鄙夷地问:“赵小姐这是?”

李安然不满她看来的眼神,护着赵卿说:“阿卿是我的女人,我们的家务事轮不到你来管。”

赵卿觉得,她可以当场升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