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爽文)百里秋水宇文易小说 重生之庶女锋芒全文抢先阅读

《重生之庶女锋芒》精彩片段试读

是又怎样?!轩辕无顺狞笑着,手中的剑已经指向了轩辕晟睿,你们难道真以为,没有你们这些人的应允,我就登不了这个帝位吗?我的人早已经将皇宫里外围住,你们谁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随着轩辕无顺一声零下,立即便有一队侍卫冲入大殿,将里面的人团团围住,大殿之内的大臣们顿时乱成了一团。甄后的脸上一扫先前的狰狞,悠然地扫视着众人,全然是一副胜券在握的模样。

轩辕晟睿眉峰渐渐沉下,盯着轩辕无顺望了一眼,唇角斜斜一挑,这皇宫里面,你最多只能藏匿五千人,在宫外,你所能够到手的也就只有二十万大军,但为了不引人注目,此刻应当在城门外,岐山后的位置等待着你的命令。

轩辕无顺一双摄着寒光的眼眸死死地盯着轩辕晟睿,他不明白在这种时候,他怎么还会有遮掩的闲情逸致,来盘算他有多少大军,等在什么地方。

怎么,不明白我的意思?轩辕晟睿笑了起来,一双眼眸却闪着一丝狡黠的幽光,在城门距离岐山的位置,可不算近。你所有的兵马就只有二十万大军,而本王手中的兵权,再加上八皇子与董将军手中的人马,却有足足四十五万。而现在,这四十五万大军,正埋伏在什么地方,想必我不用明说,你也该清楚吧?

轩辕无顺一个愣怔,随即冷笑道:你意味我会相信么?若是安王你认为如此轻易便能吓退我,那你实在是大错特错!就算你真的有四是五万大军在外面驻守又能怎样,眼下你的人马再多也赶不到这里!等你们一死,再多的兵马也是群龙无首,除了归顺我,其他别无选择!

甄后唇角的笑意越发明显,看向轩辕无顺的视线当中,第一次流露出这样毫不遮掩的满意。他不是她亲生的儿子又怎样?他现在比谁都更加像是她的儿子!足够狠,有魄力,能够迅速做出决断,这才是她的儿子该有的样子!

但可惜,甄后的这份骄傲,却只维持了短短一瞬,便被轩辕晟睿的一声嗤笑打断,甄后恼怒地看向他,对方却对她的怒意视而不见,只是挑一挑眉,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你说的不错,远水解不了近渴,就算这宫中有五千人埋伏,却也未必有这几十人来的有用。六皇子,你好好瞧瞧,冲进来的这些人,还是你原本布置好的么?

轩辕晟睿这轻描淡写的话,停在轩辕无顺耳中,却无疑是一记狠狠重击,他挥了一下手中的剑,都还愣着干什么,给我上!

他的命令,犹如石沉大海,手持兵器的侍卫无一人有所举动。冷汗沿着轩辕无顺的额角滚落了下来,那一双瞪大的眼睛当中布满了血丝,你们都聋了吗!?

轩辕玄瑞冷冷嗤笑一声,他们没有聋,只不过我的人,又怎么会听六皇兄你的呢。

你!?甄后的眼睛瞪大到几乎要裂开,你——

母后没有料到是吗?轩辕玄瑞淡淡一笑,看来这世上,也有母后你不能预测之事。这些年,母后你对我一直都不重视,现在,我却赢了你,赢得彻彻底底。

说罢,轩辕玄瑞话锋一转,冷声道:把这意图谋逆造反的二人给我拿下!

随着他一声令下,侍卫们立即将手中的兵器对准了甄后二人,汗珠沿着轩辕无顺的脸侧滚落,他感受得出来,围着自己的这几十人,个个都是顶尖的高手,他以为自己抢占了先机,却还是掉进了他们的圈套!

攥紧剑柄的掌心已经布满了粘腻的冷汗,那平时习惯的长剑提在手中,却像是有千钧重,轩辕无顺面色僵硬,难道今日,就是他的大限了吗?难道他这二十年的坚持,就要付诸东流了吗!?

难道这真的就是他的命,无论他怎么努力,他都只是一个农妇的儿子,永远都没有成为人上人的那一天吗!?

他那充血的眼睛缓缓扫视着眼前的人,忽然,他仰天狂笑了起来,一双眼眸当中迸射出令人不寒而栗的疯狂寒光,我即便是死,也绝不能让你们活的痛快!

他手中的剑猛地一挑,拦在他面前的一名侍卫便被拦腰砍断,在那四溅的血雾当中,那一道泛着寒光的剑气,直逼百里秋水的胸口而来——

秋水小心!轩辕晟睿二话不说便要去挡,轩辕玄瑞也是面色一变,轩辕无顺现在已经被逼上绝路,危险至极!

保护安王妃!轩辕玄瑞连忙命道,就在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保护百里秋水这件事上时,忽然之间,轩辕无顺的脸上露出一抹狰狞且诡异的笑,手中的剑已经在谁也没有预料到的情况之下,剑锋一转,便直直地刺向了一旁毫无防备的轩辕玄瑞。

待到轩辕玄瑞察觉到那凛冽剑气时,再想要用武器挡住,已经是来不及了,他脸色隐隐一白,顷刻之间,眼前一道鲜血喷溅而出

郡主!?百里秋水愕然地瞪大了眼睛,就在那千钧一发之际,也不知甄耀蝶哪里来的力气,竟飞身一扑,用自己的身体替轩辕玄瑞挡下了那致命的一剑!

轩辕无顺那一剑刺穿了她的胸口,鲜血在一瞬间便浸透了她的前襟后背,甄耀蝶无力地倒在了一滩血泊当中,剧痛令她的身体不断地抽搐着,她的脸上却绽开了一丝浅笑。她用力抬起头,已经模糊的双眼努力地看着眼前一脸惊愕的轩辕玄瑞,微弱地吐出了最后一句话,八殿下我救你一命,你继位放过我的父王母妃

贱人!贱人!轩辕无顺彻底陷入了癫狂,手里的剑竟发疯一般砍向了已经没有了呼吸的甄耀蝶,你背叛我!你竟敢背叛我!

轩辕无顺疯了,他将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了甄耀蝶的尸体上,等到一旁的侍卫合力将他拿下时,甄耀蝶的半边身子已经成为了一滩肉酱。

甄后彻底瘫软在了地上,她目光空洞地看着眼前这一幕,像是变成了泥偶一般,良久,她才猛然从地上跳起,接着便是止不住的大笑,乃至被侍卫牢牢钳制住押入死牢之时,她那大笑的声音,仍旧不曾停歇

三日后。

大殿上空荡无比,一身明黄的轩辕玄瑞走下那龙椅,面带惋惜,你们真的不肯留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