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极品医少by齐啸江可可精彩章节 齐啸江可可小说全集免费试读

主角叫齐啸江可可的小说叫《都市极品医少》,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章八两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念成佛,一念成魔。谁说慈悲渡修罗,我心怀慈悲,化身修罗,天奈我何?……

《都市极品医少》 第十五章 打架也是有限度的 免费试读

“晓婉,你别生气,我不是不相信你,你等着,我马上就把那家伙的嘴撕碎,看他以后还敢不敢胡言乱语。”

说完,男人就气势汹汹的朝齐啸走来。

齐啸百无聊赖的双手插兜,自己好心提醒,怎么这家伙就不领情呢。

“小子,以后招子放亮点,有些人,不是你能随便污蔑的!”

话音刚落,这家伙一拳就挥了过来。

齐啸脚下横移,直接躲闪了过去。

“王八蛋,你还敢躲?”

齐啸无语,道:“你有病啊,你打我还不许我躲?”

男人大怒,顿时就是一阵王八拳打了过来。可他却连齐啸的衣角都碰不到。

“呼……呼……”

男人累的气喘吁吁。

“你这也叫打架啊?话说你这身体也是够虚的了,记得回家多吃点大补的东西,省的到时候让人看不起。”

这句话可是戳到了男人的尊严,他现在的确只能依靠药物。

“妈的,去死吧你!”

这男人算是疯了,拎起旁边的一个展架就朝齐啸砸了过来。

那展架的边角可都包着铁皮,这要是砸一下,弄不好就会出人命。

齐啸的眼神也冷了下来,眼睁睁的看着那展架朝着他砸了过来。

他的身后就是江可可,他不可能再躲闪。

“齐啸!”

江可可惊恐的大叫,可一声闷响响起,令她下意识的闭紧了双眼。

没有其他声响传来,她这才慢慢睁开一道缝隙,却发现,齐啸根本没有受伤,此刻手正死死的抓着那个展架。

“打架也终归是要有个限度的,连这个道理你都不懂吗?”

闪电般的一脚踢出,那男人顿时腾空倒飞,狠狠的趴在了地上。

“嗯…还是没有控制好力气,这家伙太不抗揍了。”

江可可却不管那男人如何,急忙拉住齐啸上下检查了一边。

“你没有受伤吧?”

齐啸将展架放开,这次道:“我受什么伤,那家伙都没碰到我,不过他应该得去医院看看了,刚才力量有点大,按照触感来感觉,他的肋骨应该是断了。”

前一秒嘴上说着打架要有个限度,下一秒,就踢断了别人的肋骨?

江可可却在心中埋怨,齐啸为什么不打的更重些,把他全身的骨头全都打断多好。

“你……你惹大祸了,你知不知道他是谁,你居然敢打他?”

雷晓婉战战兢兢的指着齐啸。

“我说你眼神是不是不好使?明明是他先打我的好不好?我这叫正当防卫。”

“齐啸,别和她说这么多,咱们还是赶紧走吧。”

齐啸不认识男人,但江可可是眼熟的。再加上雷晓婉这么一说,她顿时想了起来。

要说这个男人吧,家里算不上什么大富豪,可是却很少有人敢招惹他们。

原因无他,就是因为男人他老爹是做武装押运的,手下养着的可都是一群敢打敢杀的人。

“想走?晚了!”

男人不知道什么时候从地上爬了起来,眼神狰狞的拿着手机。

一转头,顿时有一群穿着工装裤和黑色紧身T恤的壮汉跑了过来。

“少爷!是谁打的您!”

其中一个领头的赶紧将男人给扶了起来,后者顿时疼的龇牙咧嘴,惨叫不断。

齐啸一把捂住额头,也不知道这家伙和男人有什么深仇大恨,肋骨断了,本来就不宜行动,这倒好,被他这么一搞,伤势更重了。

“就是那家伙!弄死他!”

不得不钦佩这男人为了守护尊严的决心,现在居然还有力气指认齐啸。

江可可急忙拦在齐啸身前。

“别乱来,我是江可可,他是我朋友,当心我让我爸去找你们麻烦!”

江家?

那群壮汉顿时停下了脚步。

“狗屁!江岳涛那老家伙现在苟延残换,就剩下你们孤儿寡母的吓唬谁呢!”

雷晓婉及时开口,男人立即接着道:“你们等什么呢,还不赶紧动手!”

那群壮汉也不再犹豫,直接冲了过来。

齐啸一瞬间把江可可拉倒身后,跃起一脚就将冲的最快的家伙给踢飞了出去,还顺势砸倒一个。

“嘿,这脚感不错,总算可以用点力气了。”

齐啸嘴角上扬,论打架,他还没怕过谁呢。

于是在所有人都认为实力悬殊的时候,齐啸偏偏就给了他们一个惊喜。

他就如同闯入了羊群的狼一般,左右腾挪之间,不仅没有受到一丝伤害,反而将那群壮汉打的天旋地转。

扫堂腿,抓头发,撩阴腿。

他完全没有任何忌讳,完全一副街头打架的风格,怎么能快速制胜就怎么来。

“想跑?”

见一名壮汉转身欲逃,齐啸三步化成两步,速度之快让人惋惜他为什么不去参加百米冲刺。

猛地抓住那家伙的衣领和裤腰带,齐啸双脚一稳,腰部发力,瞬间就把那个人高马大的家伙给扔回了人堆里面,摔了个七荤八素。

“好!”

这一手让所有围观的人鼓掌叫好,虽然有些人不了解事情经过,但谁是好人谁是坏人,那真是一目了然。

“客气客气。”

齐啸咧着大嘴冲周围拱手,江可可学着他刚才的模样,一把捂住额头。

“都住手!”

一群保安带着一群穿着白大褂的医生赶了过来。

可挤进人群一看,顿时傻了眼。

刚才他们得到消息后,就赶紧打了急救电话,谁知道这电话的确打对了,可是受伤的人他们却没有猜对。

“先生,您怎么在这里?”

听到熟悉的声音,回头一看,竟然是昨天被他气了个半死的刘专家。

“哦,是你啊,你叫刘……”

齐啸想了想,发现他根本不知道这家伙的名字。

“先生,我叫刘奎。”

“哦,刘奎,你怎么在这儿?”

刘奎笑了笑,到:“您不是说让我好好静养一下嘛,我就和院里请了长假,打算好好休息一段时间,正好趁着这段时间,多和您请教请教。”

“那好说,只要给钱,怎么都行。”

齐啸大言不惭的来了这么一句,顿时令江可可有些无地自容,说到底,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因为这家伙而感到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