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情不予人知全文在线阅读

深情不予人知全文在线阅读在哪看?轻叶小说网带来小说(遇到温暖的你)苏羡盛时泽免费阅读,作者“暮雪听诗”。该书主要讲述了:一场错误,盛时泽对我死缠烂打。女儿重病,我被赶出家门,一无所有,只有他待我如珍宝……小说内容章节生动充实,故事情节曲折动人,推荐各位读者大大阅读!

深情不予人知全文在线阅读

房间里传来一男一女的对话声。

我心头一惊,蹑手蹑脚的靠近,轻轻推开房门,只见卧室的床上正叠着两具裸露的身体。

女的,我不认识。

可男人,正是我的丈夫程以航!

此时此刻,我只感到一阵晴天霹雳!

“以航哥哥,你到底什么时候跟你老婆离婚嘛!”女人噘着嘴撒娇。

程以航拍拍她的屁股,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当初娶那个丑婆娘,就是为了她那老房子的拆迁,等拿到拆迁款,项目也谈成了,我肯定立马就踹掉她!”

“你不给你女儿治病了?”

“得了吧,那个赔钱货…死了拉倒!”

“你老婆要是知道你在她酒里放东西,把她送给别的男人,她会不会来找你算账啊!”

程以航不以为然:“她那么蠢,怎么可能知道,哈哈哈哈…”

男女嚣张的笑声,像一把把刀插进了我的心。

原来…

原来他一直都在骗我…

和我结婚只是为了拆迁款,还设计把我当做玩物送给别的男人,甚至…从头到尾就没想过要救欣欣。

“程以航,你个王八蛋!”

我怒火攻心,直接冲到这对狗男女的面前。

女人吓得一声尖叫,扯住被子紧紧裹住身体。

程以航光着屁股,满脸错愕的看着我。

“羡羡…你怎么…”

我见他慌张失措的姿态,冷笑了一声:“你是想问,我怎么会突然回来,对么?我要是不回来,怎么能看见这么一出好戏呢!”

“羡羡…你听我解释…”程以航急忙上去,抓住我的手。

我恶心得直反胃,一把甩开他的手,冷冰冰的说道:“你刚刚和这女人的对话,我听得一清二楚,什么都不用解释了,我们离婚吧。”

我虽然只是个家庭主妇,但我也有我自己的原则和尊严!

事到如今,我再也不想委曲求全了。

听到这话,程以航慌了,扑通一声跪在我面前,痛哭流涕道:“羡羡…我真的知道错了,我发誓没有下一次,以后我一定全心全意的对你好…”

“程以航,很多事情是无法挽回的,离婚吧。”我的态度非常坚决。

程以航看我不是说气话,突然就换了种脸色,站起身恶狠狠的说道:“行,苏羡,如果你非要离婚,我也不拦着,但欣欣的治疗费,我不会出一分钱。”

我一惊,怒道:“欣欣她是你的女儿!”

这时,女人走到程以航身边,用鄙夷的目光看着我,说道:“女儿又怎么样,还不是个赔钱货,要我说啊…死了也好,死了也是她倒霉!”

见她一副幸灾乐祸的模样,我气得直接冲上去甩了她一巴掌。

“啊!”她立马尖叫了起来,躲到程以航的面前,哭着控诉道:“以航!她竟然打我!”

我还想再教训她一顿,婆婆却突然冲了进来,一把将我推开,骂骂咧咧道:“疯女人,你敢在我家撒泼!”

那个女人立马哭哭啼啼的喊了一声:“妈…”

我婆婆走了过去,心疼得捧起她的脸。

自打我和我丈夫程以航谈恋爱开始,我婆婆就没给过我好脸色,对我百般嫌弃和刁难,后来勉为其难让我进了家门,她也是把我当做丫鬟使唤。

重男轻女的她,知道我生了个女儿后,更是对欣欣不闻不问,坐月子期间,不仅没照顾过我一次,还要我为她洗衣做饭。

现在我总算是明白了,她从来就没把我和欣欣当做家人,而我,却一直以为,付出总会得到回报。

看着自己的婆婆和丈夫,极力护着别的女人,我的内心涌上一股酸涩和委屈。

忍住想哭的冲动,我走到程以航的面前,冷声道:“欣欣是我们的女儿,就算要离婚,你也有义务承担她的抚养费,把钱给我!”

程以航瞥了我一眼,不打算理我。

我直接垫起脚,揪住他的衣领子,怒道:“把钱给我!”

“疯女人,我告诉你,想要钱一分没有,赶紧给我滚蛋!”我婆婆冲过来,一把抓住我的手臂,掏出我口袋里的钥匙,然后把我拖到门外,砰得一声关上了大门。

我气得浑身发抖,使劲拍打着门板子歇斯底里的喊:“这是我的家,你们凭什么赶我走!你们这么做就不怕有报应么?!”

我拍到手掌通红,嗓子嘶哑,都没有人理我,我没了力气,一屁股坐在地上,想哭哭不出,内心充斥着愤恨与不甘!

屋漏偏逢连夜雨,医院也一直打来电话,说是再不缴费,只能停掉欣欣所有的医疗设备,无奈之下,我只能到处打电话借钱。

朋友,亲戚,同学,甚至是前任。

我全部问了个遍,却只凑齐了一部分,跟缴费单的数字还差得远,我赶到医院,先把手头上的钱全部交了,拜托医生再宽容几天。

欣欣躺在病床上,我买了一些粥喂她,她却吞咽困难,吃一口吐一口,眼看着已经瘦成了皮包骨,只能靠输液续命,如果停掉治疗,她只能等死。

我突然觉得自己好没用,绝望感就像是藤蔓,缠绕着我的脖子,让我无法呼吸。

这么多钱,我该到哪里去凑?我又能找谁帮帮忙…

——“你的身体…我很熟悉,也很喜欢,以后有需要,你还可以找我,至于价钱方面…放心,不会亏待你的。”

猛然间,男人的一段话在脑海里闪过!

我想起了他——盛时泽!

或许…我可以求他帮帮忙!

想到这,我内心燃起了希望之火,却又有点担心这只是他随口一说,而且我和他素不相识,这么唐突的打电话找他要钱,会不会不太好?

不不不!为了欣欣,不管怎么样我都得试一试。

名片…

他曾经给过我一张名片!

我急忙在衣服口袋里寻找,最终在包包里翻出了一张名片,好在当时为了质问程以航,没有选择扔掉!

一时间,我内心激动万分,却还是有些犹豫,如果我打电话给他要钱,他会不会…真的把我当成了那种女人?

可是,这是欣欣生存的唯一希望,我不得不拨通这个号码。

嘟嘟嘟…

没多久,电话被接通,我急忙开口,声音带着一丝颤抖。

“喂…请问是…盛先生么?”

“嗯。”电话那头传来男人淡漠的声音。

我解释道:“盛先生,我是前两天…在酒店里…你给过名片的苏羡。”

说完这句话,我有些紧张了起来,不知道他见我打电话给他,会做何感想,又会说些什么呢?

电话那头沉默了片刻后,又只响起男人淡淡的一声嗯。

我不知道他这声嗯是什么意思,只能硬着头皮说下去,张了张嘴,突然又觉得这种要求难以启齿,欲言又止了半天,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出口。

他似乎有些不耐烦了。

“有事快说。”

想起欣欣,我只能心一横,没皮没脸的说道:“盛先生,上次你说…我需要多少钱可以给你打电话,现在还作数么?”

“需要钱?”他反问道。

“是的。”

我刚回答完,男人突然轻笑了一声,笑声里带着轻蔑与一丝嘲讽,说道:“前两天你还信誓旦旦的说自己不是那种女人,那凶巴巴的模样让我以为你很有骨气,绝对不会给我打电话,怎么?变得这么快?”

想起之前对他的恶言恶语,我急忙道歉,哀求道道:“盛先生…上次是我的错,我不是有意想麻烦你,我也知道我们毫无关系,我打电话跟你要钱很唐突,可是…我女儿生病了真的很急需用钱…拜托你帮帮我…我也是走投无路了才会…”

啪——

我话还没说完,男人就已经将电话挂断。

我这是…被拒绝了么?

意识到一点,我拿着手机,一屁股跌坐在地上,眼泪又再次控制不住流淌了下来。

最后的希望也就这么断了。

我用双手狠狠捶打着自己的脑袋,恨自己太没用,就连好好求人都不会!

是我…是我害了欣欣…

就在我陷入绝望无法自拔时,手机再次响起,看着屏幕上那熟悉的号码,我感觉心脏又再次跳跃了起来,急忙按下了接听键,双手激动得颤抖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