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之闪灵凌凌林同小说

《再见可如初恋》小说上线啦,邀您一起阅读主角是凌凌林同的小说,再见可如初恋是一本非常好看的小说。三天后,凌凌一家为她母亲举行了葬礼,没有意外,所有人都很悲伤,万事万物都敌不过的是那份亲情。而最终,林同还是没有出现医院以及她母亲的葬礼上,仅仅只是将那份礼匆匆放在了凌凌手中。

《再见可如初恋》精选:

一个月后,已经是北宁的初夏时节,男男女女都身着盛装出现在世纪家园婚礼城,参加凌凌和孟以然的婚礼。

林同也来了,对于他来说在座的人都不熟悉,于是便远远坐在了男客较多的一个角落里。

他想,他的凌凌今天一定很美,像月亮一样皎洁明媚,像仙子一样出落凡尘,款款而至,优雅大方。她的身边应该还有一位白马王子般的男子,牵着她的手走向圣洁的婚礼殿堂。

也许他会像自己一样守护她,珍惜她,希望她的一切都好好的,他觉得她值得世上所有男子去爱去珍惜,大概这就是所谓的情人眼里出西施吧。

正思量着,门外传来一阵骚动,有人高兴的喊着:“头车来了,快准备礼炮!”

“咚咚咚!”门外的礼炮开始工作,人头也都向着门口攒动起来。

林同也站起身来透过窗子向外看去,她的凌凌来了。

仪式惯例进行着,凌凌机械的做着一切。林同从她的红眼圈看到了哭过的痕迹,泪痕始终没能随风散去,她刚刚一直在哭。

林同嘴角轻轻的抽动一下,“果然,她还是还是那个小女孩,开心也哭的这么夸张。”

当一行人走进婚礼礼堂时,凌凌依然如故的没有笑容。新亲席上零星的坐着几位娘家人,林同很是奇怪,凌凌家是本地人,为什么只有这么几个亲人到场,这个不正常。

“是不是她家里发生了什么事?”疑问围绕着林同的脑海,他敏感的心,催使了他的行动。

他来到新亲席,找到闲置的位置坐了下来。一番寒暄之后他了解到这几位都是凌凌爸爸一方的亲戚,有凌凌的叔叔婶婶,姑姑姑父。

“叔,凌凌爸爸妈妈没来嘛?”林同有些迫不及待的切入了正题。

“别说了,你是凌凌的学长,也不是什么外人,她妈妈病的有点重,前天进了重症监护室。”凌叔叔叹口气接着说:“凌凌是个孝顺姑娘,这几天一直和婆家商量,想延迟婚礼,可婆家不同意,说费用都是他们家出的,亲戚朋友也都通知完了,这要是延迟损失谁负责!这不,凌凌进这里之前一直哭着。”

“就是,自己妈妈病那样了,孩子能不担心吗?也不知道公婆这一家怎么想的,不考虑凌凌的感受。”姑姑接着说:“你说我们本来都在医院,这孩子出嫁没有至亲送嫁也不好看,没办法家里商量着由我们来送她!”

“孩子可怜啊,嫁进这种人家还不知道要受什么罪呢!”

“这小孟也是,不给自己媳妇说句话,就由着父母这么对凌凌!”婶婶接茬道。

听了这些话,林同心里一沉,果然不出所料,确实出了问题,难怪凌凌总是直直眼神,面无喜色。看来这家人对凌凌委实不怎么好,可时至今日又能怎么办呢?

他懊恼的用拳头砸在桌面上来发泄情绪。一个月前他如果坚持到底,凌凌是不是就会改变主意?就不会被欺负成这样?怪只怪当时的自己太不坚定,不够果决,太过自卑了。

这一拳,响动不小,因为是前排落座,凌凌也巡声看过来。

“他来了,他就在那里!”顿失鼻子一酸,眼泪又流了出来,就像她丢钱的时候,他们相识相伴的少年时,心底的他总是极力的哄她开心,受了委屈也都有他在旁倾听,帮她出气。她的眼泪就像有生命有记忆一样,只有在他面前才不会白流。

“看,新娘子怎么又哭了,这姑娘什么都好,就是这个哭起来没完可真有点烦了。”

“听说她是一路哭着来的。”

“是吗?这可有点过份了,大喜的日子哭个没完,总归是坏了规矩。”

“……”对面老亲席几个中年女人低声议论着。

林同悉数尽听,在他心里打定了一个想法,小凌凌需要自己的守候。

“请问……您是林同?”一位三十多岁的男士走到了林同面前。

“啊?我是林同,您是?”林同被他打断了思绪。

“哎呀!真的是你!这么多年没见你,你几乎还是老样子!”来人惊喜的坐了下来:“看来你不记得我了!”

林同上下大量着来人,忽然在他记忆里找到了一丝影子:“你是纪勇?”原来这不是旁人,就是林同为了保护凌凌出手打伤的那个人,那个曾开玩笑要撩凌凌的少年。

“对啊,就是我,我的变化这么大吗?你都不认识我了,看来我还真是老的有点快呢!”纪勇自嘲着。“不过你是没变,我一眼就认出你来了。”

“对了,你不是回老家了么?什么时候回来的?”纪勇追问着。“还有你和新娘子是亲戚?”看到林同坐在了新亲席他觉得很好奇。

“这个,呵呵,说来话长,不过一句话,当年我就是因为新娘子和你闹的矛盾,还伤了你。”林同难得在这种陌生的人群中遇到熟悉他和凌凌过去的人。

“什么?”纪勇吃惊的表情夸张到无法形容,“是她?那个小时候长着一双会说话眼睛的小公园鼻涕虫妹妹?”纪勇明白凌凌对于林同来说有着什么样的意义的情感。

“是的,就是那个爱哭的小丫头!”林同嘴角微微向上提动一下,似有深意的眼神看向台上的新娘。

“那你怎么……”在纪勇心里他一直觉得新郎该是林同。

“没什么,目前我只是她儿时小伙伴,她永远的同哥哥。”林同低下头,右手食指不停地轻轻敲动着桌面。

“这真是……哎!不说了,难得又见面,你这不是临时回来参加婚礼的吧?一会我做完事咱俩就在我这婚礼城喝点。”纪勇是这家世纪家园婚礼城的老板,刚才过来看看这边进行的情况,结果就看到了林同这个发小。

“不,我已经回来北宁好多年了,现在经营着一家熟食加工厂。”林同看向纪勇回答道。

“哎呀,我兄弟还是个企业家!”纪勇赞叹着。

“你不也是一样,这么大的婚礼城,投资肯定不少吧?和你比起来我逊色了许多!”林同谦虚着。

……

两个人在一起你一言我一语的聊着过去现在和将来,那热度就差抱在一起了。

而此时台上的凌凌看着忙碌的林同,眼角一直是湿润的,脑子里反复的在如果,如果他们不曾分开,如果他一直等着她,如果那天他说出那句话,如果不是自己母亲病重,如果新郎是他……也许此刻的自己该是幸福的笑着……

“新郎你愿意娶这位……”主持人一如既往地问着新郎。

“我愿意!”新郎看着凌凌答到。

“新娘……”主持人继续问新娘。

“我愿意!”凌凌在主持人刚刚说出新娘两个字的时候就说了我愿意,好似迫不及待的赶着时间。

“看来新娘新郎都已经迫不及待的在一起了,那就让我们共同祝福他们吧!”主持人幽默的语言惹得许多宾客开心的笑着,鼓掌祝福着。

……婚礼很顺利,节奏也很快,但细心的林同眼睛一直没有离开凌凌。她一会一看手机,时而皱眉咬着嘴唇,时而好似紧张的踱来踱去,在仪式结束后,凌凌走去了更衣间,随后却再没出来,她没有按照惯例一桌桌的敬酒,而与林同同桌的凌凌亲人也在接到电话后都撤离了婚礼。

林同明白了,有可能因为凌凌母亲的事,不然他们不会走的这么急。

他也很纠结,自己该不该也随着去帮着忙,因为他留意到新郎一家并没有离开婚礼半步。

三天后,凌凌一家为她母亲举行了葬礼,没有意外,所有人都很悲伤,万事万物都敌不过的是那份亲情。而最终,林同还是没有出现医院以及她母亲的葬礼上,仅仅只是将那份礼匆匆放在了凌凌手中,因为他知道,此时的他已经完全不具备关心、拥抱、安慰她的任何一个身份,因为她的身边已经有了另一位男主角,无论这位男主角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