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眠郁深小说章节

这里为网友提供《重生一步登天》小说章节,以及唐眠郁深《重生一步登天》结局,文笔非凡,不容错过。濮修黛用时三十分钟,相对于程雪儿的试镜时间算是正常,也就是正常发挥。按照她羞涩保守的性格,一定会选择保守一点的表演,魅惑也许展示的是身段与声音。

《重生一步登天》精选:

开头就是总结前三天,并且命题表演,唐眠立刻意识到,这是三个人共有的题目。

唐眠是第三个试镜的,前面两个女生面对“魅惑”这样的命题,会怎么样做呢?

按照她了解的两个人性格行为,唐眠在心底默默推演起来。

濮修黛用时三十分钟,相对于程雪儿的试镜时间算是正常,也就是正常发挥。按照她羞涩保守的性格,一定会选择保守一点的表演,魅惑也许展示的是身段与声音。

而程雪儿用时四十五分钟,整整比濮修黛多了十五分钟,那么以程雪儿的水平,一定会在第一个环节就让众人惊艳。

又如她的性格,一定要最好的,也要做到完美,那么她一定会先声夺人。

所以,程雪儿的表演虽然不可知,却可知必然将魅惑做到极致。

那么最后一个出场的唐眠就处于劣势。

——试镜表演想要出彩,就得出其不意、与众不同。然而这个“与众不同”,却不能如同脱缰的野马一般不知归处,唐眠觉着,她可以加一点“特别”。

“可以使用道具吗?”

靳盛之眉头一挑,这可是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要求道具的。他点了点头,“当然可以。但是,只能是这个会议室里有的。”

“足够了,谢谢靳导。”

唐眠跑下台,搬着凳子上了台。

看着靳导他们,唐眠深吸一口气。没关系的,她不是那个十八岁的唐眠,她有丰富的演戏经验,她可以的。

面对着评委席上的诸人鞠躬,然后她的眼神变了。

眼前的少女变了,明明还是一个穿着黑色毛衣、黑色紧身裤的女孩子,可是通身的气质,却显得哪里不一样了。

唐眠坐在椅子上,两腿交叠,嘴巴无意识地咬着指甲盖,拧眉看向一边,仿佛那里装着她的愁肠百结。

台下的靳盛之挑眉,这个唐眠,竟然知道赋予自己创造的人物小动作,可见谨慎细心。制片人与郝编剧看着台上,并未发声。

一下一下地啃,仿佛要将自己的手指头啃掉,忽然,她动了。

唐眠快速地从椅子上坐起身来,脸颊染上一丝激动,唇角刚刚勾起就被搁下,唐眠快速地让自己恢复了波澜不惊,然后站直了身体,平淡地开了门。

虚拟的门被打开,唐眠面对着镜头,眉眼流转,“你来了?不是说最近不来了吗?”

前面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吐字清晰,隐含着压抑的情感。接下来的一句话似嗔非嗔,隐隐约约的情绪就传递在其中了。

“怎么可能一直在等你,你想多了。”唐眠的唇角勾起笑意,那笑容并未调动起脸上的肌肉,笑意未达眼底。

台下的崔驰有些惊讶。很多出名的演员台词功底还挺一般呢,唐眠的台词功底却很好,上台就字正腔圆,仿佛投身于角色,与角色浑然一体。难道台词功底是可以天生的?

崔驰紧张地看向台上,他不知道为什么,有一个预感,唐眠展示的“魅惑”,不仅仅是这个水平。

台上,唐眠淡淡地哦了一声,“想我?我怎么听说你昨晚上跟小舒在一起?……所以,你也只是偶然想起来我喽?”

她转身缓步而行,似是有些生气。

郝伊凑过来,对着靳盛之的耳朵说,“程雪儿也是以妓女为元素表演的,跟唐眠这个差不多嘛。”

靳盛之摇了摇头,“我们已经告诉过他们大概的剧情,在表演的时候当然要贴合电影,两个人的表演都正好地切中了命题,很不错。”

郝伊撇了撇嘴,坐直了身体看向台上。

而台上的唐眠顿住了脚步,她站定,然后轻轻浅浅地回头。

肩膀的弧线优美,侧颜完美精致,眼角眉梢带着隐隐约约的魅意。

她没说话,只是深深地看着镜头,仿佛看着那头虚拟的男人。

那目光,虽未加多余的动作,却处处勾人。

她转身,往前走了两步,轻盈地坐在了椅子上。

众人的眼前出现的唐眠,仿佛没穿着黑色的紧身毛衣,而是穿着精致的旗袍,勾勒地腰肢盈盈一握,双腿修长迷人。

靳盛之眉头有些舒展,轻声说,“有点意思。”

台上的唐眠加了一个小动作,她的右手虚拿起杯子,修长白皙的脖颈微扬,线条柔美而诱人。

饮罢,小手指微微翘起,将杯子搁在虚拟的桌子上,然后左手的指腹格外缓慢而轻柔地摩挲过唇瓣,似是擦去残留的水渍。

纤细如玉般手指,缓缓地,摩挲着唇瓣。

她的唇瓣娇艳而丰盈,就像是刚刚熟透的樱桃,只想让人吞吃入腹,仔细品尝……

崔驰下意识地咽了一口吐沫,觉着喉咙发紧。

靳盛之此时扭头,看向第二排的崔驰,“怎么样,被诱惑了吗?”

“有……有点……”崔驰痛苦地捂住了自己的脸,他怎么这么没有定力!

不是你没有定力,而是敌人太凶残!

靳盛之面上不显,心里头却惊叹无比。即便是他,在唐眠直勾勾看着镜头的诱惑下,也险些把持不住。

严格来说,唐眠的表演是在隐形的不公平开头的。

他见了两个女孩子表演妓女的魅惑,到了最后的表演者时候,胃口不自觉地被撑大了,他想要看见一点不一样的,或者能超越两者的。

这样一来,最后一个表演者,必须拿出更超以往的实力,才能取得最惊艳的效果。倘若庸庸碌碌、或者流于大众,那就那可能拿到了全场最低分。

如今看来,毫无疑问,唐眠做到了。

用细节处见魅惑,比赤裸裸地展现自己的身体要好许多。

唐眠将凳子递给了工作人员,然后重新站好等待着接下来的考验。

靳盛之沉思着。

明明还是唐眠,此刻规规矩矩站在中央的她,就有些一些孩子气,跟刚才那个风情万种、身经百战的怀春熟女完全没有相同之处。

“你的表演,是什么时候想出来?刚才?”

唐眠老老实实地回答,“从得知影片大概内容之后,我就在揣摩女主角色,想想她的一些动作、神情之类的……如果我有哪里错的,还望各位老师海涵。”

没什么错的,就是觉着……唐眠的瞎琢磨,很有些灵气。而且,挺认真的。

靳盛之心底有了谱,心底想着再考问唐眠什么。

他们安排的终选,也就是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分为第一题必做题,考试他们魅惑的发挥水平。

试镜之后,他们的水平也在各人心底有了约莫,最后再根据他们在台上的表现或者个人气质,随机由个人出一道题来表演。

就比如刚才,濮修黛的第二题,就是由制片人出的,而程雪儿的第二题,则是由郝编剧所出的。

这第三题……

靳盛之想到了什么,正要开口时候,旁边已经有人脱口而出,“你表演的不错,那么我想看看你表演一个被强奸之后的少女,她精神失常了。想想看,怎么表演。”

“咳咳——”正在喝茶的崔驰猛然呛到,他一边痛苦的咳嗽着,一边去看她。

旁边的人也惊讶地去看郝伊。

郝编剧提出来的问题,有些苛刻了啊。

唐眠似乎也有些懵,“是表演被强奸后,精神失常的样子吗?”

郝伊微笑着点了点头,“对,精神失常了。”

台上的唐眠只有一分钟的思考时间,郝伊气定神闲地喝茶。

演不好的,郝伊在心底摇了摇头。

怎么可能演得好呢?只不过是十八岁的、完全素人的孩子啊。

她们这个年龄,怕是与人交往都困难得很,还懂什么演戏?

只要大家看到她的不合适,那她就处于劣势了。

演不好,就成了笑料,演“精神失常”把自己演成了神经病。

靳盛之要的是一块璞玉,而这个叫唐眠的,怕是没有充足的阅历做内涵,要露笑话了。

一步错步步错,已经逼近终点,想要追也来不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