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顾爷的心尖娇妻全本阅读

《顾爷的心尖娇妻》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江怀雨顾宸安的小说叫《顾爷的心尖娇妻》,是作者凡不帆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江怀雨默默地看着,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去反抗,去质问,能做的也就只有默默地受着他的嫌…

《顾爷的心尖娇妻》 第7章:陷害受伤 免费试读

江怀雨默默地看着,此时的她已经完全没有了力气去反抗,去质问,能做的也就只有默默地受着他的嫌弃和厌恶。

“不就是一个发烧而已,你装成这副模样,难不成是想让我心疼你?你为了留住我,还真是花样百出啊。”

顾宸安将手帕丢在地上,冷眼看着江怀雨。

他见江怀雨面露苦色,最终冷哼一声,不知从何处找了瓶药出来扔给了江怀雨。

“希望晚上我回来你还活着。”

顾宸安抛下冰冷的一句话便直接离开了房间。

江怀雨心中苦涩,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将药瓶拿到手,将两片药直接干吞了下去。

药很苦,可是此时江怀雨的心比这干吞的药还要苦。

吃过药之后的江怀雨昏昏沉沉的,脑海里也不断的想起昨晚顾宸安所说的话。

自己究竟是生下孩子就离开,还是永远不要孩子,卑微憋屈的留在顾家……

江怀雨心中两难,她想要做母亲,生孩子,特别是顾宸安的孩子,可是生了孩子就意味着自己会离开,离开自己的孩子和顾宸安,这无疑对她是致命的打击。

就这样,江怀雨再次陷入了沉睡,等到她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早上了。

江怀雨初醒,一天未进食,胃部抽抽的痛,她现在只觉口干舌燥,随即穿上衣服下楼倒水。

“昨天一天不见你,我还当你死了呢!”顾奶奶的老花镜下面是一双冷漠不屑的眼睛。

江怀雨慢慢的走了过去,看着顾奶奶,满脸愧疚的说:“对不起奶奶,我昨天病了,所以一天没下楼。”

江怀雨明明自己病了,可是却依旧要对顾奶奶说对不起。

江怀雨心里其实明白,当初顾奶奶设计让她嫁给顾宸安,其实并不是因为喜欢她,而是因为她想要牵制住顾宸安。

更重要的,是察觉到了顾宸安当时对她的好感,就借由这件事彻底掐断他们之间的可能。

可是谁能想到江怀雨完全就牵制不住顾宸安,甚至可以说是节节败退。

“我管你什么理由!我告诉你,当初我让宸安娶你就是想要你看住他。结果如今你却任由他带了个狐狸精回来!”

顾奶奶气得不行,为自己未来孙媳妇做的嫁衣,怎么能就这么便宜了他人!

江怀雨低下头,心里泛起苦涩。

当初自己也是因为顾奶奶设计所以才阴差阳错的嫁给了顾宸安,可是也因为这件事,顾宸安记恨自己到如今。

“我给你三天时间!你要是不把那个狐狸精给我赶出顾家,我就把你赶出顾家!”顾奶奶看着江怀雨下了最后的通牒。

话音刚落,顾宸安走了下来,身后还跟着面露惧意的江念柔。

“怎么,病刚好就忍不住想要挑拨离间了吗?”顾宸安拉着江念柔走到了江怀雨面前,看着她满脸的嘲讽。

顾宸安自然是已经听到了刚才的对话,可是他将顾奶奶的怒火归功于了江怀雨,他固执的认为是江怀雨挑拨离间。

江怀雨缓缓的抬头看着顾宸安和江念柔两人十指相握的手,这一幕时那么的刺眼,这两人就仿佛是一对恩爱的夫妻,而她倒显得像是个外人了。

江怀雨不禁想笑,现在她的存在就仿佛是一个笑话。

“宸安,你跟我来。”顾奶奶同样也是看到了两人十指相握的手,她心里不太痛快,将顾宸安给叫到了一边。

两人一走,江念柔立马就变了副脸色。

“昨夜宸安哥哥可是和我同床共枕。”江念柔春风得意,眼含秋波,仿佛还在回忆昨晚的事。

江念柔的话再加上她回味的表情,很难不让人瞎想。

而这样的效果也是江念柔想要要的,她就是要江怀雨吃醋,挑拨江怀雨和顾宸安两人的关系。

这轻飘飘的一句话从江念柔的嘴里说出来,却是直接痛击着江怀雨的心脏。

江怀雨死死的握住拳头,丝毫没有察觉到指甲早就已经陷进了手掌手中。

“你觉得顾奶奶不同意,你们进顾家的门吗?”江怀雨看着江念柔,眼神冰冷。

顾奶奶当初能将自己嫁给顾宸安,自然也是能够让江念柔进不了顾家的门。

果然,一听这话,江念柔的脸立马就耷拉了下来,却没有直言。

“姐姐,我看你脸色不太好,生病了很难受吧?”

江念柔一步一步的逼近江怀雨,面露得意,眼中带着挑衅。

“不需要。”江怀雨转过头去,想尽快远离江念柔,可是却不曾想江念柔从后面一把拉住了她。

江怀雨皱起眉头,冷眼看着江念柔。

正在这时,江念柔的眼中闪过一丝狡黠,拽住江怀雨的手往自己的肩膀上放。

江怀雨损失感觉不妙,下意识的要将手抽回来,就借着这个力道,江念柔惊呼一声,身子不受控制的往后倒去。

江怀雨瞳孔紧缩,身体反应先于大脑,下意识的就像将人拽回来,但是往后仰倒的力度太大,她整个人都被江念柔拽了下去。

“砰!”

从楼梯滚落下来的江怀雨一头撞到栏杆上,眩晕感瞬间传来。

“念柔!”

一片昏沉中,门际传来男人惊怒的喊声。

江怀雨眼前几乎要看不清事,但还是竭力让自己保持清醒。

“没事的,不怪姐姐,姐姐只不过是气我和宸安哥哥你走得太近罢了,怨不得她,都是念柔的错。”江念柔梨花带雨,满脸委屈。

一片混沌中,江怀雨听见了江念柔较弱的声音。

看似是替江怀雨说话,可是话里话外却都是在说江怀雨妒忌她,所以才对她动手的。

“不……不是我,是……”江怀雨话音断断续续,语不成句。

“快去叫医生!”顾宸安的声音中难掩焦急。

江怀雨艰难的抬了抬手,最终无力的垂下,她感觉到有血液从自己的额头上缓缓流下。

在要昏过去的最后,她竭力睁眼,看到的只是她的丈夫,怀中抱着别的女人,满脸的担忧焦急。

而她身下,躺着冰冷刺骨的地板。

小说《顾爷的心尖娇妻》 第7章:陷害受伤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