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爷,你家医妃祖宗野性难驯》免费阅读 丁若瑜季时简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第9章

丁若瑜俯下.身,将季时卿的手从衣袖扯出来。

她动作几近粗暴,并着两根手指拍了拍这人的脉门,却什么都没检查出来。

季时卿的脉象平稳,若不是他一副快要死了的模样,任谁都不会将他跟病弱联系在一起。

没检查出脉象,丁若瑜只得去掰他的脸。

“姑娘,”季时卿被迫抬起脸,虚弱道:“男女授受不亲……”

“哦。”丁若瑜头也不抬的应了一声。

若不是她良知还未泯灭,就凭季时卿刚刚抓她那一下,她再帮忙加重一点他的病情也不是不行。

手捏上他皮肤的那一刻,丁若瑜只觉得这人的皮肤嫩得能掐出水来。

皮肤白皙滑嫩,让人无端生出一种施暴欲。

被人强迫着抬起脸,一瞬的错愕后,季时卿面上爬满了难堪。

他锋利的眉宇轻轻一拧,声音里带着几分薄怒,“丁姑娘,还请放开……”

一句话还没说完,丁若瑜直接将他脸一松,不咸不淡道:“算你命大,吃的东西剂量不多,再过一会儿待药效过了你就能恢复正常。”

想到刚刚离开的五皇子,丁若瑜猜测季时卿的情况恐怕跟他有关。

她没兴趣管皇家斗争,索性不再多言,领了青栀便走。

在外边浪费了一段时间,丁若瑜主仆两人回到宁南侯府时正巧到午时。

甫一进入大门,丁若瑜便被突然扑上来的一道人影吓了一跳。

她只觉眼前掠过一道黑影,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丁若瑜心跳被弄得漏出了一拍。

“大小姐!”尖锐失控的声音窜入丁若无其事耳中,“你总算是回来了!”

丁若瑜十分冷静的瞥了眼前的人一眼,而后才认出说话的这人是她院中的一个小斯。

“出了何事?”丁若瑜淡淡道。

小斯一张脸上写满了慌乱的神情,再一开口已经带上了哭腔,“青、青芽姑娘不知道怎么回事,皮肤上突然出现大片大片的黑斑……她一直在苦叫喊痛,现在她身上都开始腐烂生脓了!”

“那模样忒可怕了,我们谁都不敢去碰她……”

“她怎么会这样?”丁若瑜听得微微蹙眉,被小斯的话的弄得吓了一跳。

小斯苦苦道:“小的们也不知道啊!大小姐还是赶紧回去看看吧!”

跟在后边的青栀扳着一张脸道:“青芽一个丫鬟,这些事你们竟然也来烦小姐?”

“无妨,”丁若瑜制止青栀,“去瞧一瞧也不打紧。”

一路行到栖枝院,刚走到门口丁若瑜便听到里面传来的那阵凄厉叫声。

“啊——啊——好、好痛……救救我!救救我!!”青芽的声音尖利刺耳,一道接一道的叫声震得人耳膜生疼。

小斯领着丁若无其事穿过拥挤的人群,叫道:“让开,都让开,大小姐回来了!”

人群中生出一阵扰动,丁若瑜挤过人群,在最中心终于看到了据说受了伤的青芽。

青芽正捂着脸跪坐在坚实的青石板上,她单薄的身形不住颤抖着,崩溃的哭泣声每隔一下从嘴巴里漏出。

周遭围观的人全都在打量她。

丁若瑜最终停在青芽面前,面无表情的问道:“怎么回事?”

因为丁若瑜的道来,整个院子中有一瞬间的寂静。

围观的人纷纷摇头,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模样。

“大小姐!”青芽毫无预兆的抬起了头,她紧紧咬着后槽牙,瞪圆了一双眼睛却没再说第二句话。

莫名的,丁若瑜从她眼中看到了一抹浓重的恨意。

青芽原本白皙的脸颊此时却布满了黑痕,若是仔细瞧,便能发现那黑痕是皮肤被烧焦后留下的痕迹。

就这么短短数秒种的时间,青芽身上遍布的黑痕开始化脓。

一股子恶臭徐徐飘入空气中。

“好臭啊……”不知是谁捂着鼻子说了一句。

青芽表露出来的恨意不到十秒,便因为她身体里再次生出的剧痛作废。

她痛苦的缩着身子,全身的衣裳都被冷汗打湿,“痛……好痛……大小姐——”

就站在旁边的丁若瑜突然被青芽扯住了裙角。

青芽用力到五指发紧,手背上青筋凸.起,“大小姐——救救我!”旁边全都是人盯着,丁若瑜退后一步,让青芽的动作中断。

她冷静说道:“你应该求救的人是大夫。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弄成这幅模样,但念在你这次受了重伤的缘故,我破例请大夫来替你医治。”

“青栀。”丁若瑜示意道。

院子里看热闹的人实在太多,丁若瑜直接出声赶人,“你们全都堵在这里做什么,退下!”

掷地有声的一句让一群看热闹的人作鸟兽散。

偌大的庭院很快空旷下来,青芽已经被剧烈的同意折磨得不成.人样。

丁若瑜好整以暇的打量了她半响,正打算离开之际,右脚脚踝却一把被抓住了。

这是丁若瑜今天第二次被人抓脚踝。

“是你!”青芽在这一刻爆发出强烈的恨意,她从下往上抬起眼去看丁若瑜,咬牙切齿道:“是你故意的!是你害的我!你今日故意出门,又将那药罐子放在我看得到的地方,就是为了骗我去碰!丑鬼,你好歹毒的心肠!”

“你叫我什么?”丁若瑜冷下脸色,一脚将青芽踢开,她没再等青芽的回答,说道:“我瞧着你是当久了某个人的狗,所以现在已经忘了谁才是这宁南侯府真正的主人。”

说着话,丁若瑜蹲下.身,一把揪住青芽后脑勺的头发,强迫她仰起头来,“就算是我故意的,那你、又能怎样?”

“啊——”随着丁若瑜用力往后一扯,青芽嘴里迸发出一记惨叫。

丁若瑜眼神如淬了寒毒的刀,剜在青芽身上留下一道一道的伤痕。

“青芽,不然我现在给你一个机会,你去叫你的好主子来救你,好不好?”

说这话时,丁若瑜的声音已经降了下去,听起来近乎温柔的一句话却叫青芽浑身发起抖来。

青芽的身体抖得像筛子,哆哆嗦嗦的看着丁若瑜说不出话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