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凌雪慕云锋小说无删节 《危情蚀爱:慕少追妻有点忙》大结局

精彩内容试读

第10章

“慕云锋,你让我见爸爸。”她今天是带着鱼死网破的决心来的,眼眸里充满了威胁。

当年发生的事情她必须要查清了。

慕云锋此刻似乎并不像谈论这件事情,于是大声的喊了声“张妈,给小姐换衣服,送她上楼。”

已经确保她还活着他也没必要再在这里和她浪费唇舌,白凌雪看到了他眼底的不耐烦之后便心急如焚了。

张妈这个时候出来了,觉得气氛不对便小心翼翼的看着来人,左右看了看之后,似乎想要缓和这尴尬的气氛,况且雪小姐刚死里逃生,现在实在是不适合争吵。

所以她用哄劝的语气对她说道:“小姐,快先上楼,别落下病根。”

张妈说到这儿的时候慕云锋已经挪动脚步走到了门边,白凌雪的视线自始至终都没从他的身上挪开过,所以紧紧地跟随着,在跨出门外的那一刻转身大胯一步上前说道:“慕云锋,人不是我杀得的,我会证明给你看。”

“我说你杀人了吗?”慕云锋侧过了身子,拧着眉,声音虽然听起来还算是平静但是却暗藏着巨大的风暴。

这个话题在他这里对别人来说是禁忌,也只有他自己能对别人提起,那也只是他自己想提起的时候,而每次他说的不过是只言片语。

白玲雪压根就没打算死心,倔强的对着他阴沉的双眸,恰巧在这个时候,她满是泥垢裤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

是陆子枭!

这三个刺眼的时候恰巧被慕云锋看见,顿时他便怒火中烧。

在怎么她也是慕云锋名义上的妻子,他过来就抢手机,白凌雪体力有些差,躲闪了一下,手机没被抢,但是被她抢先着挂断了,应该是陆子枭见自己醒来之后不见人影,所以在担心的吧。

“白凌雪,你别太不识好歹。”,慕云锋怒道,她与那男人亲昵的勾肩搭背就已经令他勃然大怒,不过是看在她落水因此打算饶过她。

可她如今却公然挑衅。

“让我见爸爸。”白凌雪转移话题,她的无视在男人看来是一种轻蔑和无礼。

慕云锋的嘴角露出一抹冷笑:“好……呵……好,见爸爸,行……”

白凌雪打了一个寒噤,此刻的慕云锋像极了青面獠牙被惹怒的怪兽,衣服凌乱不堪,双眼布满了红血色,眉头狠狠的拧着。

“啊——”剧烈的疼痛从手腕中袭来,她猝不及防,整个人被他连拖带拉,慕云锋行为动作比前几次更加粗鲁。

慕氏疗养院——帝景城最好的医院是属于慕氏集团的,这里最先进的医疗设备和仪器。

白凌雪第一想到的也是这里,只是每次都徒劳无功,原来爸爸是被他安排在了一个秘密病房。

她是被慕云锋挽着手上了三楼进入角落处那个隐秘的病房的,这间病房门头山没有排号,不像其他病房那样会写的清清楚楚。

之所以慕云锋会挽着她的手当然是因为他要作秀给媒体人看,第二天也许媒体会相继报道说慕氏集团总裁与她的新婚妻子如何的恩爱,当然也会有因此有其他的媒体捕风捉影报道一些其他的新闻。

毕竟这回她们来的不是其它的地方,是医院。

慕老爷子生病住院的事情外边只是在猜测也有一些谣传但是并没有石锤,即便是有什么消息也会被慕云锋想方设法的打压下去。

在没有监控摄像头的地方,男人便冷漠的甩开了她的手,白凌雪从玻璃门上看到了病房内,一位中年妇女坐在旁边,可以看到她的侧脸有些憔悴,即便如此也仍然遮挡不去女人身上的那份贵气。

就像她九岁那年,第一眼见到这个女人——她的养母的时候,也是这种感觉,那时候贵气逼人,只是没有现在这般憔悴罢了。

她还是不太爱说话,像是隐藏了多少心思似的。

也是在慕氏家族这种明争暗斗自相残害的家庭当中,她又如何能敞开心扉呢。

白凌雪走了进来,慕云锋就在门外,像是在亲自监视她似的。

她冷哼了一声不想与她争辩什么,轻轻的踱着脚步来到了女人身后,这回可以看到躺在床上的人了。

她的养父,已有将近一月未见,养父躺在病床上,面容枯瘦,眼睛紧紧地闭着,仿佛随时都会离去似的,

她险些有点认不得他了。

她呆了片刻突然感觉到有俩道寒冷的光朝着她射了过来,下意识的扭过头,病房外玻璃窗上,是慕云锋充满鄙夷与不屑的脸。

白凌雪看到男人仿佛在居高临下的嘲笑着自己,好像是在对自己说。

“你不是要见吗?见到了你问。”

可养父是睡着了还是昏迷中她浑然不知。

一声重重的长吁短叹没忍住,惊醒了在趴在窗边坐在凳子上的养女。

叶仪转过了侧过了身子看到白凌雪出现大感意外,刚刚回神的她有些找不着北。

“雪儿……你怎么来了?”

慕老爷子生病是不能让任何人知道的一直都在保密,除了慕云锋兄弟几个,其他人都不知道。

之所以没告诉雪儿,是因为她新婚燕尔怕她担心。

白凌雪轻轻地蹲下身子握着叶仪的俩只手说道:“妈,锋哥带我来的,爸爸怎么样了?”

叶仪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摇头:“昏迷当中,不太乐观。”

叶仪说到这里的时候,白凌雪就怒不可遏,若不是慕云锋非要坐上那个位置怎么会把爸爸逼到这副田地。

叶仪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话里有话的说道:“你爸爸的病时常会犯,这回也是巧了。”

“不过,有妈在,孩子你不用担心。”

白凌雪点了点头养父养母那么恩爱,她也放心。

“妈妈……当年您在大雪中遇到我的时候,在之前还看到什么了吗?”

叶仪怔了一下,没答话。

但是在白凌雪看来,此刻养女是在犹豫,她一定知道什么。

“雪儿,有些事情忘记不见得就是坏事。妈妈是为了你们好,怎么又问起这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