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琛余苏无广告阅读 天狼兵王小说APP内阅读

都市生活小说天狼兵王主要是描写萧琛余苏的事情,作者明月仙细致的描写让读者沉浸在小说人物的喜怒哀乐中。八年前萧家被灭门,八年后,萧琛荣耀归来那个不顾一切舍命救他的人,和当年萧家被夺走的宝物…阴谋、仇家、幕后黑手,统统击碎!杀神降临,医武无双;护我所爱,山河无恙;刀光所向,血债血偿!

《天狼兵王》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萧倩…徐杭…八良骏玉佩……”萧琛重复道。

他握紧双拳。

那八良骏玉佩,据说是萧家祖上传下来的宝贝儿。

是爷爷萧天衍视若生命珍宝般的存在。

这八年来,萧琛始终没有忘记爷爷的嘱咐,萧家子子孙孙,要传承好八良骏玉佩。

还有萧倩的背叛,萧琛绝不会原谅的。

“明日是么?”

“看来,宁海又该有大新闻了。”萧琛淡然道。

“萧哥,一切都准备好了。”二壮自然知道萧琛的意思,也猜到,萧琛不会轻易放过徐家还有曾经萧家的那位大小姐。

她早就已经暗地踩好点,做好了计划。

“好了,那明天见,你先走吧,别叫苏苏看见,我怕她吃醋是小事,怀疑我的品味是大事。”

“???”品味什么鬼?

二壮满脸疑惑,她这身机车风黑皮柳丁衣裙明明帅的拉风好吧!

好吧,果然是有了媳妇,就忘了兄弟!

二壮墨镜一戴,油门一踩,加速冲了出去。

商务车离开,也腾空了萧琛眼前的视线。

只见迎面一个美女从眼前的办公大厦中走出来。

模特一般的身材,和魔鬼一样的脸蛋。

黑色长发飘扬在半空中,自信而又大方。

白色的高跟鞋嗒嗒作响,直接、坚定的朝着萧琛走过来。

只不过,余苏还没走过来,倒先是被其他人拦下。

“苏苏,晚上有空么?赏脸去鸿雁楼吃个饭呗?”男子伸出手,他和他手中的花一同挡住了余苏的去路。

这男子叫吴奇,是宁海四大家族吴家的。

论美貌,曾经的东洲综合大学校花,当属宁海市第一。

论才华,余苏可是C国重点大学东洲综合大学的双学位硕士学霸。

论能力,她为余氏中药制厂拿下同决明子集团的一亿订单,同时跟决明子集团总裁刘四海关系密切。

再加上余苏现在是余氏中药制厂的副总,名义上是负责对外订单签约。

实际上,现在整个余氏公司都靠余苏来打理。

在短短的几天内,余氏中药制厂的流水线,在符合标准情况下,生产力翻一番。

原本宁海一众家族,都想着,余家人心不足蛇吞象,好大的口气拿一亿订单。

现在这些家族发现,小丑竟是自己。

在余苏的管理下,余家中药制厂绝对能顺利完成这一亿的订单

现在的余苏,可是宁海市炙手可热的大人物了。

在宁海市女强人名单中,俨然跃居榜首位置。

整个宁海都知道,这样优秀的余苏,却有一个吃软饭的上门女婿萧琛。

不少大大小小的家族,都开始动了歪心思,要是能将这位才貌智慧多全的女神娶回自己家族中。

光凭借对方和决明子集团总裁刘四海的关系,就能赚大发了。

余苏接过来吴奇手中的花。

正当吴奇脸色大喜,以为余苏这是同意他的邀约时候。

却眼睁睁看着对方将花摔在地上,还踩了两脚。

余苏朝着骑小电驴过来的萧琛,径直走了过去。

一如既往的来了个熊抱还不算,又在脸上啵唧了一口。

“老公,饿了,快回家吃饭吧!”余苏用撒娇的语气说道。

一旁的吴奇听的心头**,只可惜,眼前美人并非是朝他撒娇。

吴奇走上前,看向平淡无奇的萧琛,不屑说道,“你一个穷上门的小子,识相的话,还不赶快和余小姐离婚?”

“你这样的废物,怎么可能配得上余小姐呢?”

萧琛并未理会吴奇,反倒笑着看向余苏。

“方才吴少不是说请你去鸿雁楼吃饭嘛?”

“听说那可不是寻常人去的地方,吃一顿得小几万块钱呢!糟了,我这么废物,怎么比得上吴少啊?”

吴奇以为萧琛这是怕了,脸上几分得意,“小子,识相点的话,还不快滚?”

吴奇说罢,却见那萧琛非但没走,还搂住了余苏丰腴**下的曼妙腰身。

“找死!”吴奇这才意识到,萧琛这是反讽他,在追妹子方面,还不如萧琛这个废物呢!

吴奇一拳头打过去,却被萧琛用掌轻松接住。

“老婆,这里还在公司监控范围内吧?”萧琛面带笑意,询问身旁的余苏。

“公司大厦四周都安装了红外摄像头,范围是25m左右,且不存在任何死角。”

余苏一听萧琛的话,就知道他要做什么了,只见余苏掩面一笑,继续说道,“所以我们这里发生的一切,都能清清楚楚被拍下来。”

萧琛浅笑,“方才可是吴少主动出手,我这算是正当防卫了吧?”

“当然算咯!”余苏也点点头。

“嘿嘿!那我就不客气了。”萧琛手掌还握着吴奇的拳头,从小电驴上下来。

“你…你…你要做什么?”吴奇脸色开始慌张,真没想到,这萧琛,竟然比他高了一头。

还有那强壮的身躯,也让吴奇意识到俩人的差距。

萧琛不多说,用行动回应了对方。

拳头如雨点般落在身上,只两三下,吴奇就被打倒在地。

“我错了,我错了,别打了…”吴奇立马认错,然后身上的拳头并没有少半个。

“苏苏今晚不去鸿雁楼,那钱,吴少省下来想必也不会放在眼中,不如——”

萧琛脸上还是那副嘿嘿的笑容。

吴奇听闻这话,立马就明白过来了,这是武力勒索啊!

但是他又不得不从,毕竟打在身上,疼的是自己。

“这张卡里有二十万,孝敬您,密码是六个六。”吴奇立马从怀里掏出来张银行卡,就双手奉上。

“堂堂宁海四大家族之一吴家的少爷,就这么点钱?”

萧琛想到眼前吴奇的身份,表现出一脸嫌弃。

“还有这张卡,里面有五十万,密码还是六个六,不够的话,这个劳力士全新蚝式恒动型腕表,价值五万块钱。”

吴奇说着,麻溜的将卡和表一同奉上。

萧琛看向余苏,发现后者还在偷笑中。

“老婆?这些够咱们去鸿雁楼搓一顿的了没?”

“够了够了。”余苏本着见好就收的原则点头。

“走,上车,回家吃饭去咯。”萧琛微微一笑,将吴奇孝敬的东西收好,拍了拍小电驴后座说道。

余苏长腿并拢,单向斜坐在小电驴的后座,伸出手,环抱住萧琛强有力的腰肢。

二人扬长而去。

只留下鼻青脸肿的吴奇在原地,迎风落泪。

这叫什么事啊?

本来想着,约余苏二人世界,趁机搞定这个极品美女。

结果现在倒好,反倒被趁火打劫了?

吴奇决定了,这件事,绝对不能说出去,太丢人了。

没错,他和前面那些追余苏的其他富家子弟一样,选择了坚决保密。

萧琛骑着小电驴,行驶在七点钟有些堵车的宁海大道上。

周围一众寸步不前的车主摇下车窗,对着如风般闪过的小电驴,留下羡慕的泪水。

“真好,坐小电驴的快乐!”余苏笑着说道,在众人钦羡的目光中,他们二人渐行渐远。

不多时,二人到家,吃过饭后,回到了余苏的房间中。

“钱钱,交出来!”余苏美凶美凶的说道。

萧琛手***裤兜里,立即防范起来。

“这是吴少给我的啊,是不是应该算我的私房钱呢?”

“不行!男人有钱就变坏,必须把钱上交!”余苏嘟着嘴,很强硬的说道。

萧琛无奈一笑,好吧,谁叫他宠着她呢,只能将两张银行卡都交了上去。

“不愧是吴家大少,两张卡加起来都七十万了啊!”余苏收下了两张银行卡,却将手表丢了回去。

“你们男人的奢侈品好像就手表这些吧,这个赏你了。”

萧琛接住,将那款劳力士手表重新收进了裤兜里。

“啧啧啧,这才几天的功夫,两三百万就出来了,可真是个赚钱的好办法啊!”余苏将全部的银行卡摆在桌子上,两眼冒光。

“钱?什么钱?”门外窦艳霞从二人一进房间,就开始在外面偷听起来了。

直接推开门,就走了进来。

而余苏还没来得及将桌子上的银行卡收起来。

窦艳霞当然是二话不说,就将桌子上的银行卡全部收走了。

萧琛和余苏二人对视一眼,夫妻俩皆颓废望向天花板。

几天的努力,一瞬间,全没了。

“希望明天的时候,还能有二傻子来上门送钱。”萧琛叹气,祈祷说道。

“老公,你当兵这么多年,都没点积蓄嘛?”余苏突然灵机一动,将主意打在了萧琛的身上。

萧琛一个激灵,对啊,二壮给他安排的身份可是退伍兵。

怎么说,都得有退伍费吧?

但是…

好像忘了这一点。

萧琛开始翻遍自己的衣兜,只从大衣内侧兜里翻出来一张印着狼头的银行卡。

这还是只正在扬天长啸的成年壮狼。

余苏接过去拿在手中,打量起来。

“这是什么银行卡?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啊?”

“上面也没有任何银行的标识,能用吗?里面有多少钱?”

萧琛微微一笑,这个,好像是给他发个人补贴的专用卡?

“这个卡,各大银行联名,哪都能用,钱的话,不知道有多少,退伍费也都在里面。”萧琛解释。

“密码多少啊?”余苏又是随口一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