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琼樱阮素卿纪严端全文免费阅读最新 沈琼樱阮素卿纪严端第1章

沈琼樱阮素卿纪严端是作者明眸善睐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看完这本小说你会沉浸在小说的感情经历中,一起度过思想的升华,一起思考人生的意义。下面看精彩试读!沈琼樱前脚刚被未婚夫背叛,和白莲花两人沆瀣一气,设计陷害她,醒来之后,沈琼樱发现自己穿越成了另一个人。她本以为自己终于可以报仇雪深,却尴尬的发现自己仍旧是上辈子的自己,什么都不会,不过幸运的是自己遇见了一个贵人,从此破案、验尸,侦破一个个疑难杂案;明明是复仇虐渣的剧本,让阮素卿活成了悬疑探案。

《重生后权臣夫人拒绝火葬场》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镜子里的人有一张柔柔弱弱的脸。沈琼璎,不,是阮素卿坐在镜子前仔细打量着那张面容。柳叶眉,樱桃唇,一双眸子似秋水,光是往那儿一坐就带着股书卷气,再加上大病初愈,举手投足间更是有种弱柳扶风的韵味……

是她前世最讨厌的那种长相没错了。阮素卿有些烦躁地撇过头,任凭身后的丫鬟小环打理。

这是她在这具身体中醒来的第三个月。三个月前她还是当朝靖国公的掌上明珠,顾珩的未婚妻,带着一身的不甘和悔恨离开了这个世界,她以为自己要死了,却没有想到自己阴差阳错地在阮家女儿的身体中活了过来。

阮素卿的父亲阮屿是这苏州府的通判,一年前带着妻女外出探亲,不料途中马匹突然受惊,带着马车就往悬崖下冲。事发突然,仆人们都没有反应过来,阮屿本人也是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文人,危急时刻与妻子一起将女儿用力抛了出去,夫妇二人连带着几个仆人一同葬身崖底。

后经官府调查,发现事件的元凶是条毒蛇,马突然被蛇袭击,加上毒素的快速扩散使得马匹陷入癫狂,最终造成悲剧,阮屿夫妇当场死亡,而阮素卿虽幸运捡回来一条命,后脑却遭到强烈撞击,在床上躺了大半年,本来大夫都宣称该为其准备后事了,原来的沈琼璎却代替阮素卿醒了过来,现在与叔父阮峋一家生活在一起。

睁开眼的一刹那,沈琼璎本以为自己是被父母亲接回了靖国公府的,但没想到定下心来才发现屋内的装饰、丫鬟没有一个是自己熟悉的,不仅如此,所有人说话都带着几分南方特有的腔调。好在原主本身就伤了脑袋,沈琼璎的不自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她也趁机搞清楚了自己现在的处境。

阮家祖上几代经商,到了阮峋阮屿一代兄弟二人却弃商从文,哥哥阮屿官至通判,弟弟阮峋则做了苏州府辖区的县官。兄弟二人感情甚笃,阮峋在哥哥死后帮侄女整理了家中的财物,并请家中族老见证,将来作为侄女出嫁的嫁妆,不仅如此,阮峋还特意在府衙附近置办了宅院,一家人搬了过去,好让阮素卿安心养病。

阮峋的妻子周氏也是落魄的书香门第出身,知书达理为人和善,夫妇二人膝下只有一个儿子,现在外出求学,自阮素卿来了之后夫妇二人小心翼翼地照料着侄女,让原本心如死灰的沈琼璎也感受到了几分温暖。

看着镜子里那张本不属于自己的脸,阮素卿悄悄握紧了拳头。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既然有“借尸还魂”这般不可思议的怪力乱神的事情,为什么老天不让自己直接复活?亦或者是重生到京城里的人家也好,为什么会是这样一个身份?现在自己只是一个寄人篱下的苏州孤女,与京城相距甚远,她该怎么办?

“啪嗒啪嗒……”一阵小跑的脚步声从窗外传来,阮素卿寻声望去发现是阮家的老管家正匆匆地往院子门口跑过去,神色间带着几分焦急。

“······老爷那里已经派人去找了……”

“嘘!”

一个小厮迎过来像是想和管家报告些什么,却被管家阻止,两人疾步走远了。

“小环,去看看出了什么事。”不管怎么说她现在也是阮家的人,更何况阮峋夫妇对她的确不错。

“是。”小环应声出去了,不一会儿便快步走了回来。

“小姐,没什么大事。”小环拿起发梳想要继续为自家主子梳发,却被阮素卿侧身拒绝了。

“究竟是什么事?”阮素卿前世虽然也吃了不少暗亏,可到底不是个没脑子的,怎么可能被这么轻易地糊弄过去?

“……也不是什么大事。”小环咬了咬下唇,不是她想说,实在是这事不好让阮素卿知道。自家小姐大病初愈,这些腌臜事还是不要让她知晓得好。

“小环。”阮素卿沉了沉脸,“我是你的主子,主子有命你不听么?”

“小姐啊……”小环苦着脸,简直是进退两难,“您这是要逼死奴婢吗……”

“说。”她都是死过一次的人了,还有什么是她不能承受的吗?

小环沉默了一瞬,还是说了,“是……是夫人那边……”阮素卿父母双亡,小环现在说的夫人肯定是指阮素卿的婶婶周氏了。

“婶婶那里怎么了?”

“……夫人去街上买些东西,结果被一个妇人当街拦住了马车,”小环边说边小心翼翼地看着阮素卿的反应,“那妇人自称……自称是大老爷的外室,还……还带了个孩子,说是大老爷的儿子……”阮素卿现在由叔父一家照顾,小环也就称阮峋为老爷,原本阮素卿的父亲阮屿自然就成了大老爷。

现在冒出个妇人自称是阮屿的外室,还带了个儿子,这简直就是天大的丑闻,更可气的是这妇人还当街拦住周氏,不知叫多少人看了阮家的笑话。

“现在情况怎么样?”阮素卿没想到自己前世困于争风吃醋的明争暗斗中,现在变成个未嫁女子还要去处理“父亲”的外室,本就苍白的脸色变得更加难看。

“夫人派人去衙门找老爷了……可是老爷去石渠那边监工了……”小环也是一脸焦急,“没办法,管家现在打算从府里找几个小厮过去……”

阮素卿直接站起来,“走。”

“小姐?”小环有些惊讶,不知道自家小姐打算干什么。

“去告诉管家叫他把府里能找来的全部找来,”阮素卿径自从衣橱中取出一块面纱带上,她现在大病初愈未施粉黛,大雍虽说没有女子不可抛头露面的规矩,可她现在这个样子直接出去也是不合礼教的,“我们一起去寻婶婶。”

“快去。”见小环愣住没有动作,阮素卿不由得催促道。

“是……”小环赶紧行了个礼出去了,她心里不由得有些纳闷,小姐自打醒来后,不仅失了记忆,就连这性子也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