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明阳张铁牛全文最新章节正版小说免费阅读

张明阳张铁牛是作者这里有妖气写的一本小说里面的主角。书中剧情紧凑精彩,没有勾心斗角,轻虐深恋,完美的恰到好处。长生,自古以来就是人们的追求。无论是仙神鬼怪还是魑魅魍魉,都在用自己独有的手段去谋求长生。而现在,有关长生的大幕再度拉开,展现它的魅力……

《阴阳师》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张明阳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没看清楚东西的具体形状。

只是从李慧这么慌张的样子来看,多半不正常。

“你是谁?”

李慧抬头望着张明阳,极力维持着面上的平静。

张明阳笑了笑,一本正经的做自我介绍:“我是陈珊珊的表弟张明阳,这次过来是想问一下你当天的情况。”

张明阳为了保险起见,并没有表明自己阴阳先生的身份,只说自己是陈珊珊的表弟。

李慧听后明显松了一口气,指了指张明阳边上的一张椅子。

“那你坐下来说吧。”

张明阳坐了下来,打量了一下房间。

李慧的房间很简单,一张单人床,边上是书桌,旁边还有一个书柜。

只是刚坐下来,张明阳就觉察到房间里冷飕飕的,而且总有种雾蒙蒙的感觉,看不真切。

初夏的天,再怎么样都不可能这么冷,张明阳越发怀疑李慧,总觉得她似乎不太对劲,尤其是她的目光一直躲躲闪闪。

“你能跟我说一说当天的情况吗?我表姐现在还在昏迷中,没办法打听到更多的消息。”

张明阳试探着开口问道。

李慧抿了抿唇,有点犹豫的看着张明阳,又开口道:“那天我们刚看完笔仙,有个室友胆子小当晚就回家了,剩下五个人。

我当天很困,就提前上床了,隐约听到他们在提议玩笔仙…..”

张明阳根据李慧的说辞勉强在脑海里拼出来当晚的情景。

宿舍。

刚熄了灯,陈珊珊下铺的林雅神秘兮兮的提议道:“不然我们来试一试笔仙吧,听说挺灵的,我想问问我什么时候才能结束单身?”

她笑嘻嘻的说,陈珊珊有点担忧:“不会出事吧?新闻里经常有玩笔仙出事的。”

陈珊珊的话引起了剩下两个室友王湘跟沈蓝的不认同,“珊珊,你怎么那么怂?那么假的新闻你都相信?试试又不会怎么样,大不了待会我们再把笔仙给请走,不就得了!”

王湘看向林雅:“东西你准备好了吗?”

林雅点了点头:“早就准备好了,就等着什么时候派上用场。”

她掏出一张纸,里面有用红笔写着的各种各样的问题。

陈珊珊一开始还有些迟疑,后面还是被三个人给说服了,林雅先握住了笔,后面三个人依次握住,四个人兴奋的开始玩起了笔仙。

“后面呢?”

张明阳追问道,李慧为难的看着他:“我当时特别困,只记得他们开始一起玩笔仙后面的事情就都没印象了。”

“是吗?”

他上下扫了一眼李慧。

李慧紧紧攥着手指,被张明阳盯着竟有些紧张,连忙肯定道:“剩下的事我都不记得了,你问我也没用,还不如去问问其他几个人。”

张明阳无奈的摊手:“他们现在自身难保,我问她们又能问的出什么。”

李慧看了看时间,已经过去了半个小时,张明阳迟迟没有离开的打算,她有点不安,眼睛时不时的东张西望。

张明阳忽然掐了个诀,一股淡金色的火焰流窜在他的指尖,阴气沉沉的房间一下子亮堂了起来。

李慧脸色发白,往后退了退,嗓音颤抖:“你到底是谁?”

她缩在角落里,眼睛里满是恐惧,仿佛张明阳是什么洪水猛兽一样的存在。

张明阳步步逼近,指尖上的火焰经久不灭,房间里一股股黑气四处逃窜,耳边有若有若无的呢喃声。

“李慧,都到现在了,你还不肯说实话?其他几个人都已经落得这个下场了,这一切都跟你有关系,对吧?”

他话音刚落。

李慧骤然尖叫了一声,使劲的抓扯着自己的头发,张明阳眼尖的发现她背后有一道黑影。

他几步走过去,掏出一张符纸打了出去。

黑影瞬间化作一滩流动的液体在地上蔓延,张明阳眉头一皱,又掏出陈巡在他临走前送给他的一把桃木剑。

但他刚抽出桃木剑,液体已经消失不见了。

张明阳把手头上的事解决了,这才回过神看了过去,李慧在他刚刚把黑影打出去的时候就已经昏迷了,现在都还没醒过来。

他还没来得及替李慧看看情况,门被骤然推开,李慧妈妈小跑着过来,看到李慧晕过去了,一张脸立刻变了表情。

“这位同学,请你赶紧离开这里,以后别再来了。”刚刚还态度温和的女人突然转变了态度,语气尖锐,伸手指着张明阳。

张明阳笑了笑,他比划了一下自己手里的桃木剑,不屑道:“这点小伎俩以为就能把我给骗过去了?”

他说完这话,女人表情瞬间变得更加扭曲狰狞,眸子里泛着淡淡的红光,眼看就要冲过来,被张明阳一张符纸治住了。

黑影被张明阳几次三番识破,彻底忍耐不住,化作巨大的黑网压了下来,张明阳抽出桃木剑三下五除二把黑影拦腰斩断,又念了个口诀。

在黑影消失以后,李慧跟李慧妈妈这才悠悠的醒了过来。

李慧低着头不敢看张明阳,事到如今,她已经猜到了几分张明阳的身份,便更加紧张,一直在用力的攥着自己的手指。

“现在你能实话实说了吗?”

张明阳目光直视着李慧,他眼神清明,让李慧几乎无所遁形。

而李慧妈妈在这个时候叹了一口气,看了李慧一眼:“没事,你说吧。”

他挑了挑眉,看来李慧妈妈早就已经知道了这件事。

“这件事的确是我做的。”

李慧说话声很小,她这些天一直睡不好,每天晚上都在做噩梦,这件事折磨她到现在,她几乎快疯了。

“其实一开始让他们玩笔仙也是你提议的对吗?”

张明阳的话让李慧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的?”

李慧不记得自己刚刚泄露了什么,可是张明阳为何这么笃定这件事是她所为。

“因为你刚刚的表现。”

张明阳说道,李慧作为五个人当中最早上床的人,除了后面的事说不记得了,前面的事情记得太清楚了。

仿佛亲身经历一样,甚至她刚刚无意间透露了一个细节,是林雅先握住的笔,假如李慧没有看到,她是怎么知道的?

“的确是我先提议的。”

这一切都是李慧提前计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