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采小萌的小说《倾城妖夫请下榻》免费在线阅读网站

《倾城妖夫请下榻》 第8章 在线阅读

青衣男子神色未变,缓缓的出声道:“我的卦象从来不会错,白逸,若是你舍不得动手,那就别怪我……”

青衣男子的话还没有说完,白逸便一脸恼怒的打断了他的话,不悦道:“这件事情就不劳掌门师兄费心了,等她身体养好,我会亲自送她下山。”

说完,不等青衣男子开口,白逸便拂袖离开了。

青衣男子看到他的举动,脸上的表情终于发生了一丝变化,轻叹了一口气,缓缓的转过身去,低头看了一眼地上的铜钱。

不知何时,地上铜钱竟然呈现出一个叉叉形状,平铺在地上,然而那串铜钱的位置正好是在一个盒子中,呈现出的一个字便是“凶”

此乃大凶之兆,这是,他为那个女子所卜的卦,为了防止她影响到整个山门,他不得不让她离开。

可是,那个小丫头却是白逸的爱徒,白逸生性散漫,无视立法条例,更是活的随心所欲,自然不会相信他的卜的卦。

之前他们便以打赌的形式,让沐漓下山,以历练的方式,希望让她不再回来,可是没想到白逸因为担心她,所以跟了下去,之后便把沐漓带回来了,但是具体发生了什么事情,却是无人知晓。

唔……

房间中,沐漓的眉头轻轻的皱了起来,嘴中缓缓的溢出了一丝声音来。

然而,此时在她的床前正端坐着一个白色的身影,听到她的声音,那个身影仍旧不为所动,就好像一尊雕像一般。

“啊,痛痛痛。”

沐漓一睁开眼睛,后脑勺的疼痛感,就让她一而再的叫出了声音,心中却是忍不住疑惑不止,她之前醒来,还只是身体痛,怎么现在就连脑袋也痛起来了,就好像是被什么东西撞到了一样。

只见沐漓缓缓的伸出了手臂,往后脑勺摸去,不知何时高高肿起的一个大包,让她忍不住惊呼出声:“啊。谁打了我。”

此话一出,白逸身形一动,迅速的回过神来,只是一转头,便看到沐漓正摸着她的后脑上,脑海中顿时闪过之前的情景,白逸脸上一闪而过的窘迫之色,不过很快的,便又恢复了自然。

随即凑上前去:“徒儿,你醒了?”

闻声,沐漓转过了头来,只见一张容貌清秀,笑容可掬的脸凑了过来,让她下意识的皱起了眉头。

忍不住出声道:“这又是哪里来的小孩儿?”

“你……”

此话一出,白逸被气的够呛,一张脸瞬间就黑了,他承认他的这张脸确实是很显小,但是小孩儿岂是这个臭丫头能够叫的。

“臭丫头,你说谁是小孩儿?”

白逸一脸阴沉的开口道,那陡然拔高的语气,让沐漓脸上的表情微微一沉。

这个声音怎么会那么的熟悉,脑海中一闪而过一片红色,鼻翼间只觉得一阵浓稠的狗血味飘过,沐漓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忽然惊呼道:“你……你是那个老头儿。”

前一句还是小孩儿,后面一句立刻变成了老头儿,白逸的那一张脸瞬间就绿了,但是看到沐漓此时的那副样子也不知道也该说些什么,只能够狠狠的瞪着她,以此来展示自己的不满。

“臭丫头,是不是昏迷一下,就连人都便得大胆了?谁让你叫老头儿的,师父都不会叫了?”

白逸恶狠狠的警告道,说着,还用拂尘的把手直接敲在了沐漓的头上。

“哎哟。”

沐漓立即捂住额头,一脸不善的瞪着白逸,心中却是不由得升起了一丝疑惑,到底这个人是谁,还有为什么他会把她带到这里来?还要叫他师父?

见沐漓不在说话,白逸此时似乎是想起了自己的来意,深深的看了沐漓一眼后,随即缓缓的开口道:“臭丫头,你不用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明天你就下山吧。”

“下山?”

一听说下山二字,沐漓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说了出来,脸上的表情也是一变再变,为什么总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地方呢?

对了,她什么时候上山过?

“这个给你,若是碰到有危险的时候,你就点燃这道符咒,那么就会有人出现,助你脱离困境。”

说话间,白逸从衣袖中拿出了三道明黄色的符咒,递到了沐漓的面前。

可是,这时,她却并没有伸手去接,反倒是紧盯着白逸,一脸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三道符,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千万不要燃烧,只有在你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方可点燃。”

白逸再次叮嘱道。

沐漓见状,迅速的接过了那三道符咒,拿到了面前仔细端详了一眼,可是上面的符文,她却根本没有看到过,反正不管怎么样?还是先收着比较好,而且看这个老头似乎还有些本事。

见沐漓收下了符咒,白逸却再次道:“丫头,当初救你是,在你身上发现的东西,为师替你保管保管了那么久,现在也要物归原主了。”

说完,白逸的手中拿出了一个白色的玉佩,大约手心大小,上面有着一道清晰的图案,好像是一株花还是什么,那玉通体雪白,看得出也是个值钱的东西。

沐漓拿过了那个玉佩,甚至没有问这是什么东西,这已经形成了一种职业习惯,只要有人给她东西,不管是不是有用,反正只要值钱,她就照单全收。

她这样的举动,并没有让白逸产生半点疑虑,反倒是饱含深意的看了她一眼,一本正经的开口道:“这块玉佩能够助你找到你的亲人,至于接下来的路,也就只有靠你自己了。为师能够帮你的也只有这些了,当初将你救下,如今也是应该你独自成长的时候了。”

语毕,白逸一拂袖,人却已经消失在了房间中。

“诶,我是谁啊?”

沐漓这时急忙出声道,可是人已经走远,似乎并没有听到她的问题。

“真是个奇怪的老头。”

沐漓不满小声的嘟囔了一句,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手里的玉佩,还有放在衣服中的那几张符咒,心中却是充满了疑惑,这是什么地方?还有她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