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沫傅圣杰的小说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第7章

《夺妻掠爱宠上瘾》 第7章 果真是个见货 在线阅读

二人却不知道,他们交谈的画面,此刻正被实时播放着。

傅圣杰冷冷抿着唇,骨节分明的手指优雅地把着盛了白葡萄酒的高脚杯。

他眯着眼饶有兴致地打量着苏沫窘迫得想要钻入地缝的表情变化,唇角更勾起嘲讽的笑。

画面中,许舟有些心疼地望着苏沫,不明白她为何要道歉。

“我说过,我信你。”

他克制着自己内心想将女孩拥入怀中安慰的想法:“录像带的事一定有什么误会,你愿意跟我说说吗?”

轻柔的声音,虽没办法抚平内心的伤痕,却让苏沫眼眶一阵泛红。

许舟温柔得像是触不可及的辉光。

傅圣杰却是个彻头彻尾的疯子,逼着她走到如今这一步。

苏沫心头发酸,眼角划过一丝晶莹,侧着脸抽泣了下。

“对不起……”

女孩楚楚可怜的模样,深深印刻在视频中,傅圣杰抿了口酒,心中却无端窜出一股火气。

只见她面色苍白,纤细白皙的手指,攥着衣角,望着一脸温煦的许舟,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深吸气。

“他要我跟你睡,要你身败名裂。”

这番话,让许舟有些猝不及防。

很显然,这个他,指的是傅圣杰。

他在侮辱她!

此时,傅圣杰望着画面中许舟骤变的微表情,露出满意的神色。

纵然温柔如许舟,此刻却也被气得脑中嗡嗡作响。

曾经那个明媚如花的女孩,就这样低微地站在他的身前。

许舟很清楚自己内心多渴望得到苏沫的一切,但却不是以这种方式。

而苏沫之所以如此坦然地说出来意,无非是因为有身不由己的苦衷。

“嗯。”

许舟淡淡应声,坦然坐在宽大绵软的沙发上。

不轻不重的话,通过平板声筒传出时,傅圣杰冷冷挑眉,眼底淌出一抹危险。

他,这是答应了?

苏沫眼底满是不可置信,她张了张嘴,却什么话都没说。

温柔如水,暖意如阳的许舟,却因为她甘愿背上这样的骂名。

苏沫,你可真是下流且恶毒。

她自我厌恶地苦笑了下,缓缓扯下带着舒服气息的外套。

至少,许舟是唯一愿意相信她的人。

苏沫咬着唇,缓缓伸手小心翼翼地挑开吊带。

看着视频里,苏沫细腻半露的肌肤,傅圣杰像是一头猎物被夺的野兽,双眸骤然一沉。

下一刻,竟将红酒杯暴虐地扔在地面上。

“啪嗒”碎裂声响,映照着他内心的阴晴不定。

左毅站定一旁,看着他跟随已久却依旧弄不透的傅总,如坐针毡。

“果真是个间货。”

薄唇吐出刺耳字眼,但傅圣杰眼睛却没从视频中移开。

苏沫那模样像是个等待被处决的囚犯,充满着无奈与不甘。

转瞬,她的手被许舟轻柔止住,他墨眸中盛满了温柔:轻轻摇头。

他没打算对她做什么。

苏沫仿佛是被人狠狠扼住脖颈一样,周身都在发麻。

许舟那么美好,她怎么能用这样的方式伤害他,侮辱他?

那一瞬间,苏沫撑了许久的心理防线完全崩溃。

眼泪就像断线的珍珠,不由控制地涌出,吧嗒吧嗒地砸在许舟的衣角上。

“谢谢。”

女孩一脸感激,仿佛重获新生。

至少在许舟面前,她能有一点点生而为人的尊严。

刺眼的画面,让傅圣杰唇角勾起一抹阴鸷的笑。

此时,苏沫仍不知道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已被那可怕的恶魔,尽收眼底。

“苏沫。”

许舟目光锐利一瞬,大掌紧握成拳:“你信我吗?”

他绝对不能让他的女孩,再受到任何的折辱和伤害。

苏沫擦了下眼泪,收起自己的狼狈,安然点头。

看着女孩灰暗的眸子,许舟目露坚毅:“无论傅圣杰想做什么,我都会保护你。”

保护?何其奢侈的词语,她早已经不在乎生死了。

苏沫很感谢许舟想帮助她的心,可她脑海中却回荡着傅圣杰的话——

“给他收尸。”

她知道,那个疯子一定做得出来。

“许舟……没必要为了我跟傅圣杰作对。”

她已经没有活下去的念头了。

苏沫唇角绽放一抹苦涩、嘲弄的笑:“我做这一切都是为了我弟弟,小旭。”

“他才12岁啊,只要他能健康幸福的活下去,我怎么样都可以。”

那怕像是条狗,趴在傅圣杰身前,摇尾乞怜。

苏沫这种见人就应该堕入地狱,她欠小悦的债,永远也还不清!

傅圣杰眼底泛起晦暗不明的波涛,他冷冷抬手关闭平板,对左毅使了个眼色。

无需多言,左毅快步出门驱车赶往盛豪酒店。

苏沫像是一只受伤的小兽,对所有人都失去了信任,躲在阴影里舔着周身的伤口。

她靠在沙发上,双手环抱着腿部,将脸深深埋入枕头里。

冰凉感附在眼睑上,疼得要命。

苏沫心头涌起痛苦,闭眼仿佛就能看到父母嫌弃她的脸色。

起初炙热的心口,早已经冰凉麻木得无法焐热。

看着女孩颤抖的双肩,许舟眼底满是疼惜。

他缓缓伸出手想要安抚女孩,却又回忆起女孩先前那副刺激后遗症的模样,强忍着讪讪地收手。

“我会想办法,将小旭救出来。”

他什么都没问,却已明白傅圣杰,卑鄙无耻地用苏沫的软肋,牵制着她。

苏沫抬起头,那灰暗的眸子里,多了一丝清澈。

她刚张了张嘴,来不及多说什么,闷闷地敲门声传来。

是记者吗?苏沫如蒙尘水晶般的眸子,闪了下。

她起身打开了房门,瞧见了额头上覆着薄薄冷汗的左毅。

“苏小姐,请回。”

苏沫从他眼神中,悟到一丝危险气息,只能垂首顺从地跟着左毅离开。

这次,她仿佛已有心理建设,听到傅圣杰那嫌恶的谩骂,反倒一脸平静。

“刚见了两面,就迫不及待地献身,想要借机逃离。苏小姐,可真是有手段。”

傅圣杰这话,如同身临当场,苏沫心头慌了下,却仍卑微地弓着身子,顺从道:“傅先生误会了。”

“全程我都是按照傅先生安排所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