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嫁给摄政王by糖小棉免费阅读第3章暗夜遇袭

《穿书嫁给摄政王》 第3章 暗夜遇袭 在线阅读

翌日,直到日上三竿,岳凝霜才醒来。

听到屋内有动静,桑青便推门走了进来,快速伺候岳凝霜梳洗。

梳洗完毕之后,岳凝霜随点吃了点东西,填饱了肚子。

随后,套上一件粉色纱衣就往外走,边走还边便对桑青说道:“桑青,咱出府走走,消消食去吧。”

桑青随即附和,“好的,小姐。王府离街市也近,出门右拐便是。”

可岳凝霜刚走出府门口街道,就遇见了两不速之客。

一个穿着蓝色的纱裙,梳着一个飞仙髻,眉眼清秀,一个身穿青色襦裙,梳着一个元宝髻,看起来也算是小家碧玉。

“哟,这不是摄政王妃么?”

身穿蓝衣的女子傲然出声,语调中还带着一丝轻蔑。

岳凝霜闻言,并未接茬,而是附在桑青耳边悄声问道:“桑青,本小姐因为死过一次,忘了一些事情,这两人谁呀?”

桑青听罢,怔愣片刻之后,便悄声对岳凝霜回道:“回小姐的话,这穿蓝衣的是太师之女袁清清,另一个是丞相府的二小姐岳琪珊。”

岳凝霜听完,脑海中瞬间闪过书中画面,这岳琪珊不是害死原主的最大元凶么,而帮凶正是这袁清清,甚至最后还嫁给了夜凌云,和岳琪珊共享平妻之位。

今日正好,两个都送上门了。

“我说今日怎么如此晦气,原来被两条狗挡了道。”

岳琪珊听到岳凝霜骂她们是狗,瞬间就不乐意了,整个人像炸了毛的刺猬。

“姐姐,看你穿得那么素,在王府也不受待见嘛。”

岳凝霜扔给岳琪珊一记眼刀子,语气如霜。

“本妃可担不起你这声姐姐,毕竟母亲只生了本妃一个,而你不过是那贱妾的孩子。”

听到贱妾二字,岳琪珊瞬间气急败坏,她指着岳凝霜破口大骂。

“你能嚣张到几时,听闻那摄政王身染恶疾,活不过两月,你还为此气病了父亲。二殿下对你情深义重,你却让他茶饭不思,伤心欲绝,”

闻言,岳凝霜快速走到岳琪珊跟前,阴恻恻地开了口。

“妹妹还有肺腑之言,不妨一次性说与我听听。”

然而岳琪珊在盛怒之下是完全没有理智的,便再度指着岳凝霜骂道:“你就等着守活寡吧,届时,别跪着回来求父亲庇护!”

岳琪珊话刚说完,岳凝霜就连抽她三个耳光。

“这第一巴掌,打的是你诅咒摄政王,我的夫君哪里轮得到你来揶揄。

“这第二巴掌,打的是你不分嫡庶,不分尊卑。”

“这第三巴掌,打的是你不守规矩,毫无礼仪。”

说完岳凝霜揉了揉手,然后对着门口的侍卫招了招手。

“这等腌臜玩意敢如此编排王爷,给本妃打到半死,丢回相府。”

侍卫听到吩咐,快速上前擒住了岳琪珊。

谁曾想岳凝霜站到门口石阶上又对着侍卫们补了一句。

“扔回相府之时,记得告诉我那便宜父亲,教不好,就不要放出来丢人了。”

当侍卫对着岳琪珊拳脚相加的时候,方才还在看戏的袁清清瞬间落荒而逃。

岳凝霜见此,还在身后没好气地喊道:“袁姑娘,下次别和狗在一道,免得染上疯狗病就不好了。”

虐完渣之后的岳凝霜神清气爽地回到王府,并逛起了王府花园。

就在岳凝霜逛得正起劲之时,脑海中突然闪过原书情节,前世原主是被渣爹设局,顺理成章地嫁给了夜凌云。可就在和夜凌云完婚后,夜无尘毒发,并且身受重伤。

想到这,岳凝霜只有一个念头,尽快找到夜无尘。

可她直到傍晚也未找到夜无尘,现如今只差书房没找了。

岳凝霜皱了皱眉,直接朝书房走去。

可谁知待她走到书房,正欲敲门之时,书房的门以及两旁的房间的门忽然打开,窜出来一大批紫衣侍卫,着实将她吓了一大跳。

就在此时,从王府南面的高墙处,跳进了一批黑衣刺客。

黑衣刺客的个个身穿有月亮标志的黑衣,面蒙黑巾。

很快王府侍卫就和那批黑衣刺客厮杀在一起了。

而岳凝霜的目光却落在夜无尘书房的那把轩辕弓上。

正当岳凝霜要将墙上的弓取下来之时,一个瞧见的侍卫厉声警告。

“王妃,这是王爷的轩辕,不可妄动。否则……”

岳凝霜像是丝毫没听见似的,直接拿下了那把轩辕。

因为岳凝霜当杀手之时,弓箭可是很拿手的,现如今是技痒了。

随后,岳凝霜直接抢过几名侍卫手中的弓箭,直接搭在弓上,瞄准了远方正在打斗的黑衣人。

“王妃,万万不可呀!”被抢过弓箭的侍卫苦劝道,生怕她误伤自己人。

岳凝霜看了看远方的战况,直接无视了侍卫的话,直接冷声下令。

“让开。”

侍卫极不情愿地往旁边挪了挪,可也给了岳凝霜足够的空间。

就在岳凝霜拉动弓弦的之时,她身旁的侍卫逼上了眼睛。

可等他们睁眼之时,那被岳凝霜瞄准的黑衣人已然倒地。

紧接着,接二连三的黑衣人倒地。

随后,玩够了的岳凝霜闪身就钻进了书房,从书房后方的窗户跳了出去。

结果却发现有一条不知通往何处小道。

岳凝霜往那小道走了几步,就感受到了强烈的杀气。

这更引起岳凝霜的兴趣,她直接走了进去,原来这是一个七杀阵。

不过很快,岳凝霜就从阵中走了出去,看到一座阁楼。

只见她在阁楼前站定,因为她闻到了浓烈的血腥味。

“谁在里面?”

没有人回应她,稍待片刻,岳凝霜终于按耐不住,上前推开了那阁楼的门。

可门刚被推开,屋里就传来一个十分冷冽的声音。

“岳泽寒那老狐狸当真养了一个好女儿,能来到此处。”

岳凝霜闻声,直接走进了屋内。

这时,只见夜无尘闭着眼盘腿坐在屋中,那身上白衣上染着斑驳的血迹,那一张脸也甚是苍白。

不过岳凝霜那里会是个同情他的主,冷声反唇相讥。

“多谢王爷称赞。”

夜无尘闻言,猛的睁开双眼,直勾勾地盯着岳凝霜。

“你来做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