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血医婿txt在线赏析 江澈苏婉第9章免费阅读

《龙血医婿》 第9章 断人生死 在线阅读

提醒我一下?

听了江澈的话,柳环愣住,旋即乐了,一个傻子能提醒自己什么。难道提醒自己一起去玩泥巴?

“给我滚一边去,我现在没工夫跟你玩!”

柳环大吼,现在,她铁了心逼苏婉,没工夫搭理一个大傻子。

吼声落下,江澈却没有离开,淡笑摇头,仿佛自言自语道:“眼白发黄,皮肤晦暗,脖子生斑,是重症之迹象,怕是时日不多了。”

他的声音不大,却回响在每个人的耳畔。

登时,柳环与苏婉愣住,全场寂静,落针可闻。

“王八蛋!”

数秒之后,一声怒吼响起,柳环仿佛被人踩到尾巴的猫,彻底被激怒,她表情扭曲,对江澈破口大骂:“臭傻子玩意,你居然敢咒我!”

“老娘就知道,你虽然是个傻子,但绝对不是什么好东西!”

“你的嘴是不是吃大便了!那么臭!”

开玩笑!江澈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傻帽,弱智玩意,他的话,柳环怎会相信。

自己的身体,自己能不清楚?

老娘身体好着呢!吃得好,睡得香!

一个正处中年,至少还有几十年可活之人,被人咒快死了,怎么不怒。更何况,像她这种生活比较富足之人,更忌讳这种话题。

她还没过上真正的顶级豪门生活,还没被人仰视,还没脚踩那些曾经看不起自己的人,怎能死?

柳环脸色铁青,鼻子都快气歪,恨不得一巴掌抽死江澈。

“江澈!你太过份了!”

柳环这边正在气头上,另一道清喝兀的传来,声音的主人自是苏婉。

此刻,苏婉俏脸铁青,满脸怒容,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今天,她尽管与母亲不合,吵架,但那毕竟是自己的母亲,江澈咋能咒她死呢。

江澈这语不惊人死不休的话,令她非常失望。

苏婉跟柳环一样,丝毫不相信江澈的话,她知道,江澈纵是有改观,但终归是一个智商仅有十三四岁之人,他懂什么医术。

更遑论看一眼,就可断人生死。

被母女俩的一番怒语狂轰滥炸,江澈满是无奈,他就知道凭自己的身份说出此番话,没人会信。

但,柳环好歹是苏婉的母亲,他不想苏婉到时候难过,便好言提醒。

作为医道圣手,敢与阎王抢人的人,他的判断自然不会有假。

于是,他面无波澜,再次看向柳环,好言提醒一句:“劝你去医院好好检查检查,最好找那种顶级专家。”

“闭嘴!”

“闭嘴!”

顿时,两道娇喝齐齐响起,柳环与苏婉皆是抬起手,真想一巴掌呼死他。

“臭丫头,你看看,这就是你袒护的大傻子!”柳环身躯颤抖,戟指江澈:“咋们家给他吃,给他喝,这个白痴废物居然巴不得我死!”

“这种垃圾,不甩了留着过年!”

“走,现在跟我去李家!”

说着,柳环一把抓住苏婉的胳膊,就欲强行带她离开。

“妈!”苏婉一把甩开柳环的手,大吼道:“今天我就算是死,也不会离开的!”

说实话,此刻的苏婉对江澈很失望,很气愤,但,她不会就此离开江澈,更不会去李家。

见女儿一副态度坚决,誓死不屈的样子,柳环气的花枝乱颤,一时之间竟无可奈何。

她知道苏婉的性格,是个倔强的女孩子,否则也不会离家出走,过穷不拉几的生活。

“死丫头,你就气死我吧!”

“李家不会饶了你的!”

柳环恨铁不成钢的吼了一句,摔门离去,临走前狠狠瞪了江澈一眼,仿佛要吃人。

她没想到这个低能儿居然会咒自己死,到底是多恨自己。

这事不算完!

……

柳环的身影消失在走廊尽头,破旧的房间里恢复了宁静,但压抑的气氛久久无法散去。

“老婆,面条快凉了,我们快吃吧……”

突然,一道声音打破平静,说话之人正是江澈,尴尬的是,这话相当不合时宜。

“吃吃吃,吃什么吃!”

苏婉咆哮道:“你以后不会说话,就不要说话!”

闻言,江澈当然明白苏婉的意思,她是在怪自己咒柳环时日不多,江澈耸耸肩,有些无奈:“老婆,我说的是实话,她真的……”

“闭嘴!”不待江澈说完,苏婉直接怒吼一声,打断他。

此刻,南市顶级女神眼眶红肿,俏脸颤抖,看江澈的眼神满是失望,今天,她尽管压力很大,但因江澈恢复一些智商而感到开心。

可现在,她认清现实,即使江澈恢复了一点智商,却依旧帮不到自己丝毫。

如果江澈足够优秀,足够有为,能为自己提供厚实的肩旁,那父母岂会为了钱,出卖自己,让自己去服侍别的男人。

想到这,苏婉看似坚强,实则柔弱的内心,充斥着痛苦、失望、无助、不甘……..种种负面情绪。

看着女人泫然欲泣的样子,江澈闭口不言。

“婉儿,放心,有我在,以后不会让你受委屈的。”他默默发誓。

屋内沉寂,气氛压抑,江澈没有继续开口去触苏婉的霉头,良久,苏婉抹去眼眶下的泪水,看了眼江澈,清声道:“你吃面条吧。”

在她想来,江澈终归是一个心智不成熟的孩子,犯不着真正怨他,就像以前那样,纵使江澈把家搞得乱糟糟,苏婉选择默默承受,原谅他。

是的,江澈是傻子,是大家眼中的累赘,但说到底是自己的丈夫。

“嘿嘿,老婆开心一点,别生我气了。”江澈开口傻傻一笑。

看到江澈天真的样子,本来心情糟糕的苏婉,不由会心一笑。

于是,这段不和谐的插曲暂时告一段落,怀着惴惴不安,担心李家报复的心情,两人恢复过往的节奏。

一夜时间,悄然流逝。

次日一大早,苏婉换上一身比较体面的衣服,站在镜子前左转右转照了照。

“姐姐,太好看了吧。”突然,身后传来一道男声。

作为南市数一数二的女神,从小到大,苏婉被人夸过无数次好看,闻声,她回头看了眼傻里傻气的江澈:“一会儿自己在家,乖乖听话,别捣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