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全文免费阅读 第5章精彩内容推荐

《我在风花雪月里等你》 第5章 观景台偶遇 在线阅读

到了江边公园,我给杨思思发了位置共享,她在第一时间便接受了,我看了看路线,大约也就相隔了两三百米的样子。要说,她这胆子真是不小,因为这个点儿附近已经没有人,公园里的树木和小道营造出的可都是阴森森的气氛。

绕了一个弯,我终于看见了趴在护栏上的杨思思,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

我站在她的身边,说道:“以为你去朋友家住了。”

“不想听你解释,你先道歉。”

“我错哪儿了?”

“我们可是一辆车上的人,你才第一天就出卖队友,这是不仁不义。”

“我也就是搭个顺风车。”

“上海那么大,你怎么不去搭别人的顺风车啊?……你既然能坐上我的车去那么远的地方,就证明我们之间有缘分,所以你不光不仁不义,还糟蹋缘分,你罪过大了去了。”

我笑了笑,回道:“我先帮你找个住的地方,算是给你赔礼道歉,你看行吗?”

“这还差不多,那我再问你一遍,你到底要不要带我去大理,我现在什么证件都没有,先不说能不能开车,住酒店就是一个大麻烦。”

“没法带,我已经订了明天早上飞昆明的机票了。”

杨思思看着我,气得发抖,继而骂道:“你这个禽兽,有必要把事情做的这么绝吗?”

我笑道:“不是我把事情做的绝,现在是你在利用我……假设一下,如果你现在证件齐全,咱闹掰了之后,你还会找我吗?所以你现在和我要的道歉,怎么看都是个幌子。”

“……那你说,我现在还能怎么办?我就是想去大理,我原本以为我爸妈经不住我闹,妥协了。真的,这一路上我都特开心,可是他们却用了这么损的招儿,我要是现在回去了,我估计自己这一辈子都别想在他们面前活出自我!”

“所以大理压根就不是你真正想去的地方,它只是你对抗你爸妈的一种方式……可是,值得吗?”

“值得,每个人都该有不一样的自我……还有,大理就是我想去的地方,我几年前已经去旅游过,所以我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我就是喜欢苍山,喜欢洱海,喜欢和一帮不装的人在酒吧里聊天、唱歌、喝酒。”

杨思思越说越激动,我只是不动声色的回道:“你想到的只是怎么玩,却没有想过,就算是在大理,衣食住行也都是要花钱的……你这个年纪活得梦幻点是没什么,可是你现在已经没了梦幻的资本,因为你爸妈压根就不支持你,所以你哪有经济来源去实现你要的自我?”

“我……”

我点上了一支烟,平静的看着把什么都当儿戏,却在此刻无法反驳我的杨思思。

终于,她开口对我说道:“你不用和我说这么多,我回上海还不行嘛。”

“成,那我现在给你订一个房间,还是之前那个可以看江景的江湾国际酒店行吗?”

“你住哪儿我就住哪儿。”

“我那是快捷酒店,酒店设施很低档的。”

“我没有非要和你区分出三六九等,一直都是你在故意撇开我。”

……

这个夜晚,杨思思在我隔壁的房间住了下来,算是让我重新认识了她,她确实和城市里那些披着小资外衣,死活都要强调生活品质的姑娘们不一样。可这也不代表,她在没有了经济来源之后,依然能在大理玩下去。

夜深了,窗外刮起了大风,雷声不绝于耳,然后一场暴雨便洗礼了武汉这座陌生的城市,而我也在这样的动静中失眠了。对于大理,我也有过耳闻,听说每一个决心留在那里的外地人,身上都充满了故事。

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是一个有故事的男人,但我一定是带着从大城市遗留下来的落寞去了那里,我会在那里想念汪蕾,也会想起将我遗弃,去追求更好生活的陆佳。

我解锁了手机,然后将里面的所有照片都看了一遍,心里对大理的期待又增多了一分,因为这些照片的背后,都是我对大城市的厌倦。

此时此刻,我不知道陆佳在那里,但我还是想和她说说话,于是我又给她那个已经注销的号码发了短信“你离开了上海以后,我一直在思考,你到底带走了什么,于我而言,又留下了什么?其实我很明白,这样的思考是没有意义的,因为答案都在你那里……对了,继你离开之后,我也离开了上海,希望新的城市能有不一样的生活,也希望你一切顺利。”

发完这条信息,窗外的雨也停了,我这才有了倦意,又过了一会儿,便进入了睡梦之中,但睡眠质量不高,做了很多有关过去的梦。

……

次日,我五点半便起了床,准备办退房手续的时候,杨思思竟然已经坐在了大厅的沙发上,但却不和我打招呼,她气鼓鼓的走到我身边,然后将她那张房卡也递给了我。

我问道:“怎么不多睡一会儿?”

“送你去机场,你不仁我不能不义。”

“我自己坐车就行了,这儿离机场也不远。”

“别废话,赶紧退房。”

杨思思一边说,一边将我手中的两张房卡都递给了服务员,服务员刷过卡后,皱着眉头说道:“这两间房是一张身份证开的,其中一间没有把登记信息传给公安系统。”

我赶忙解释:“我朋友忘记带身份证了,昨天晚上我已经跟你们主管说明情况了。”

“现在都是和公安局联网的,如果像你这种情况被查到,我们酒店可是要被重罚的,虽然最近管的比较松,但你最好还是带你朋友去派出所办一个户籍证明,你后面住其他酒店也方便。”

“谢谢。”

随后,我又对杨思思说道:“看见没,虽然我有身份证,可也不是你的护身符,现在连住个酒店都要去派出所打证明,你嫌不嫌麻烦呐?”

“不麻烦,我就喜欢这种亡命天涯的感觉……不过你放心,我不会再缠着你了,我把你送到机场以后就回上海。”

……

早晨六点,杨思思开着她的陆巡,顶着烈日,穿梭在大街小巷。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我越来越感觉不对劲儿,赶忙拿出自己的手机设置了到机场的导航,却发现离机场已经有30多公里远。

杨思思带着得逞后的笑容对我说道:“你抬头看看前面的指示牌。”

我放下手机,往车窗外一看,指示牌上俨然写着距离杭瑞高速的入口还有500米。

惊慌失措中,我一句“卧槽”脱口而出,我怎么能这么轻易就相信了杨思思这个胡作非为的富二代,我浪费掉的不仅仅是时间,还有一张价值过千的机票。

“大叔,是不是感觉人生处处有惊喜呀?我早就和你说过,我是个执着到让我自己都感觉发指的女人,我这辆陆巡就是你下不了的车,大理我是去定了……回头上高速换你开,我为了盯着你,昨天一晚上都没睡好觉。”

“我操,我到底是哪儿吸引你了啊?……倒了八辈子血霉了!”

“别自作多情了,我就是缺个到大理的司机和取款机,等到了大理以后,咱们马上就可以老死不相往来。”

我被她怼的无话可说,而车子在下一刻就到了收费站的入口,杨思思用最快的速度取了卡之后,便将车停在了高速公路的临时停车区,她满脸得意的晃着手中的收费卡对我说道:“哼哼……只要思想不滑坡,办法总比困难多,就你这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态度,更加坚定了我要去大理的决心,我才不会半途而废让你们这帮人看了笑话……哈哈,怪不得人家说旅行是人生最好的导师呢,我这不就知道了去派出所办个证明,就算没有身份证也能住酒店了嘛。”

……

太阳愈发的刺眼,杨思思貌似很贴心的将墨镜递给了我,然后又打开主驾驶室的车门对我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我看了看时间,已经快七点钟,就算我脚下踩着风火轮也赶不上之前订的航班了。妈的,我不光被老黄算计,还被杨思思这个小丫头片子算计,从这点来说,他们倒真的挺适合做一家人的。

我心有不甘地从她手中接过了墨镜,她又对我说道:“大叔,我看了下导航,差不多傍晚的时候就能到凤凰,我想停在那边玩一个晚上,再顺便去派出所办个能住酒店的证明。”

想了想,她又一脸嘲讽的对我说道:“凤凰好像没有到昆明的火车和飞机哦。”

……

从湖北到湖南的这一路上,杨思思一直在睡觉,中间曾被手机铃声吵醒过,她不耐烦的看了一眼之后,便挂断了。差不多五点钟的时候,我们到了湖南境内一个叫泸溪的地方。

在上海待的久了,猛然见到这么山清水秀的地方,实在是心旷神怡,杨思思更是兴奋的不行,非要我将车停在高速的观景台上,让我给她拍照。

我敷衍了事之后,便趴在观景台的护栏上眺望着眼前这座被山水所包围的县城,我想:这里的房价一定会很便宜,如果我在这里能保持和上海一样的工资,那买套房在这儿生存下去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可是,这个世界上会有那么一个女人,甘心和我在这样一个小县城里生活吗?这里可没有爱马仕、没有LV、也没有普拉达……

失神中,身边的杨思思推了推我,然后对我说道:“大叔,你快看,我们的车旁边停了一辆上海牌照的车。”

我顺着杨思思所指的方向看去,果然有一辆上海牌照的大G停在陆巡的旁边,随后便从车上下来了一个戴着墨镜的女人。只是一眼,那种漠视一切的气质便让人过目难忘。虽然她很美,但是美或不美,在她特别的气质面前,似乎已经不那么重要了。

我多看了她一眼,就在夕阳下,湖泊旁,我知道这种偶遇,一辈子可能也就这么一次。虽然这一刻我们停留在这里看一样的风景,但下一刻便天南地北,不会再有任何形式的交集。而我之所以多看一眼,是因为人对美好的事物或同类总有本能的向往,但这种向往又不同于幻想,这种微妙的区别,恐怕只有身临其境的人才能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