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新娘超凶的安初然傅云深免费阅读全文无删减版

《替嫁新娘超凶的》 第2章 重获新生 在线阅读

安初然第一次见识了什么叫分量。

傅云深简短的几句话,竟足以解决她的困境。

这一刻,她感觉自己身旁这个面无表情却稳如泰山的男人似乎加了滤镜。

竟然……有一种莫名的安全感。

察觉到宾客异样的眼神,安若溪眼底闪过一抹慌乱。

她竟然……

傅恒赶紧干咳两声,打圆场地说:“误会,应该是误会。”

宾客们见事态发展不对,也都识趣的离开了。

本以为这件事就要就此结束,可谁知安若溪却是前后趔趄几步。

“若溪,你怎么了。”

“傅恒,你相信我,你相信我,我没有……”

她两眼一翻,直接晕了过去———

“若溪。”

“若溪。”

傅恒眉间染上焦急,刚刚赶来的安贺利更是直接冲上来将女儿护在怀里。

看着傅恒将人抱走,他满眼的担忧。

“我女儿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跟你没完!”

沈丽哭着喊着:“我的女儿这三年来过的是什么日子,你过的又是什么日子,就算犯了一点小错,你当姐姐的就不能让着点。”

“干嘛上纲上线,我可怜的女儿哟。”

“我看安家是容不下你了,我也不想在看到你,你给我滚!”

……

看着这一幕,安初然感到了深深的刺眼。

记得有一次她练舞蹈练到全身脱水,吐的不省人事,沈丽却只是沉声骂她没用,并吩咐老师让她继续。

直到最后,她累昏了过去———

医生说,晚来一小时就可以直接准备丧事了。

可笑的是,她那时还天真的以为她是为她好。

还有好多好多,她记不清了。

这三年来,她也累了。

安初然敛了敛眸子,深叹一口气,再抬眸时,眼中多了几分轻松。

“第一,三年前是你们强行改变了我的生活方式,并不是我要求的,而且,我过的并不好。

第二,你们都记错了,我比安若溪还要小两个月,所以并不是姐姐,就算是,我也没有义务让着她。

第三,我可以离开安家。”

说完这些,安初然感觉身上的任督二脉都被打通了。

浑身的舒畅。

傅云深的人眉头轻皱。

就连安贺厉和沈丽也是满眼的惊愕,不敢相信她就这么轻易的答应了。

“你真的愿意离开安家?”

安家在抚城也是强族的存在,抱大腿还来不及呢,竟然主动离开?

沈丽第一个不信。

“好,过两天我会寄解除监护人关系的合同给你,别想给我耍什么花招。”

安初然声音微哑,但还是不卑不亢的说了一句:“好!”

这或许,也是一种解脱。

见她这样逆来顺受,沈丽只觉得她还是那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心里不屑冷哼,也更加得寸进尺起来。

“光是解除关系恐怕不行,这三年你吃我们的喝我们的,你报的钢琴舞蹈书法班,哪一样不需要花钱?

我也不要求你全部偿还了,你就偿还百分之五十吧,毕竟……养只狗都需要花钱。”

安初然一阵错愕。

沈丽最后那句话在她脑子里不停的循环播放着。

眼睛里渐渐水波荡起。

最后,她咬了咬牙,语调却是平淡无波。

“好。”

钱可以赚,她现在只想离开安家。

“真是没出息的东西!”

安贺厉和沈丽转身气囊囊的离开了。

“呼!”

“谢谢你,我自由了。”

不管傅云深是出于维护傅家的面子还是别的什么,他的确帮到了她。

傅云深点头,算是回应。

随后他看着几乎毫不留恋,转身离开的安初然,一向习惯隐藏表情他,眉心微微皱了起来。

那背影明明小小的,弱弱的,却透着一股坚定,宛如充满自信的女战士……

从安家出来,安初然鼻子有些酸。

三年了,说没有感情是不可能的。

三年前,她的妈妈因病去世,外婆一时接受不了也进了ICU,是安贺厉出现,替母亲办了葬礼,又安顿好了外婆。

虽然恨他,但更渴望父爱。

安初然终于忍不住,身体蜷缩成一团,肩膀不停的抖动起来。

嗤———

一辆黑色迈巴赫突然停在她面前。

车里传来毫无悬念的声音。

“上车。”

安初然被车灯照的有些晃眼,但还是能通过声音听出这个人是傅云深。

他的声音有自己独有的特点,很容易辨认。

强行压下心中的难过和委屈,小心翼翼的拒绝。

“不,不用了,你放心,和傅家的婚约我会解除,不会赖上傅家的。”

她现在不需要任何人的怜悯。

傅云深好整以暇的看着她,嘴角几分不详的意味。

原来是以为他要谈解除婚约的事。

“八点四十分,你确定?”

天已经彻底暗了下来,这么一个小姑娘,又能去哪呢?

不管怎么说,这个人跟傅家有关系,他也不能放任不管。

再说……

安初然咬了咬唇:“我不怕黑。”

傅云深搭在腿上的手指尖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膝盖。

半晌,他面无表情的提醒道。

“这里是抚城,不是长安村。”

安初然心脏一颤,是啊,这偌大的城市,她却找不到一个安身之地……

“那就麻烦傅先生了。”

“嗯。”傅云深点头,面色不改,语调平淡却又理所当然,“不麻烦,你以前也帮过我。”

“嗯?”

安初然刚沉下去的情绪又提了起来。

对啊,傅云深怎么知道她是长安村的。

“开车。”

还没等安初然问个清楚,傅云深就好像预料到似的已经闭上了眼睛。

车子启动,绝尘而去。

车子刚走,傅恒气喘吁吁的从安家追出来。

“什么玩意儿,我看错了吗,小叔竟然跟那个女人在一起?”

难不成小叔跟这个女人———

小叔明明最不爱多管闲事,刚才竟然站出来帮她说话,他就知道不简单。

一定是安初然。

勾引他小叔,在自导自演让他误会若溪,连同讨厌自己。

怪不得小叔这次回来对他态度冷淡,本来是将他调到公司本部培养的计划也都临时取消了。

“好啊,臭婊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