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觅秦士杰为主角的小说 苏觅秦士杰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精彩内容试读

顾颜吓的一个哆嗦,赶紧讪笑道,“没有没有,老大你别急眼啊!”

苏觅收回了视线,顺手拿起车后座上的笔记本电脑,打开机,手指噼里啪啦的敲着代码,随口问道,“南坪那块地怎么样了?”

“十拿九稳,”顾颜正经起来,一板一眼汇报道,“除了秦氏,没人是我们的对手。”

“嗯,”苏觅一串串的代码敲进去,头也不抬道,“拿下来之后先放着,不用着急做工程。”

“好的,”顾颜应了一声又道,“哦对了,阮琴通过秦氏的旗下的娱乐公司凯旋,找到了‘苏青’头上,说是希望给阮菲写首歌。”

“没时间,推了吧,”苏觅伸了个拦腰,脑海里浮现出阮菲的脸,她现在和秦士杰离婚了,能避开就避开吧,“还有吗?”

“有,”顾颜瞄了一眼车载屏幕,照本宣科道,“有一台手术,在宏明,对方是邓铭凯。”

“那个小鲜肉?”苏觅反问了一句。

“对,还挺年轻的,得了渐冻症,怪可怜的。”顾颜顿了顿,小心翼翼道,“要做吗?”

“找到宏明林响头上了,我能不去吗?”苏觅说着话,一点也没耽误手里键盘飞舞,“你安排吧。”

“好的,那晚上……老大你住我那?”顾颜嘿嘿的笑了笑。

“住滨江公寓就行……”

苏觅毫不客气的掐断了顾颜的想法,这家伙一个大男人,八卦的很。

顾颜讪笑了两下,两人正聊天的功夫,苏觅兜里的电话响了,是秦士杰。

她拧了拧眉毛,都离婚了还打电话来干什么?

但考虑到离婚证还没到手,苏觅还是耐着性子接听了,语气和缓,“怎么了?”

“给你的房子也不要,钱也不要,”秦士杰话里带着执拗,还有点不易察觉的委屈,“你晚上住哪?”

这女人,连最后的散伙饭都没跟自己吃,就和别的男人跑了!

“随便找个酒店,再慢慢找房子就是了,”苏觅浅笑了一下,“不然还回你的别墅去住吗?我们已经离婚了。”

“住酒店成什么体统,”秦士杰好像有些生气,语气烦躁不安却固执,“回来,等找到了合适的房子再说。”

他其实是盼着她能回来的。

脑子里只要一想到,她会朝着顾颜露出那样娇羞可爱的表情,俏皮的亲密的动作,温馨亲昵的口吻,他就觉得心口一阵阵的钝痛。

这该死的女人!

“不……”

“回来。”

“……”

苏觅咬了咬牙,很气,但眼看三年都忍过来了,也不想临了添麻烦,便道,“好吧。”

挂了电话,她语气冰冷的像是能掉下冰碴来,“掉头,送我回秦士杰的别墅。”

“啊?”顾颜着实惊了一下,“你俩不都离婚了吗?还回去啊?”

“回,”苏觅沉着一张脸怒道,“回去装小白兔!”

顾颜赶紧禁了声,老大这样子他要是还敢叨叨,怕是头盖骨都要被她掀开了!

回到秦士杰的别墅,他正坐在沙发上,见苏觅回来,脊背都跟着挺直了。

“林响医生说,爷爷的病情最好有家属配合,”秦士杰脸不红心不跳的撒谎道,“再说了,离婚证还没下来,理论上你还是我妻子,这是你应该做的。”

苏觅嘴角抽了抽,要不是她自己就是林响,都要相信秦士杰这番说辞了。

秦老爷子是植物人,这种情况神仙来了也没用,只能等奇迹,这家伙倒是用老爷子撒谎框她?

难不成他后悔了?

不想离婚了?

转而又笑了,苏觅走过去坐在秦士杰旁边,给他顺毛,“你愿意让我回来住,我当然高兴了,况且爷爷有需要,我怎么会不来?”

秦士杰这才心情好了点,算这女人有点良心,没跟着顾颜撒腿就跑!

“嗯,那就好。”秦士杰答了一句,就起身往厨房走,“饿了吗?”

“不饿,”苏觅走过去,从背后抱住秦士杰,语气平稳听不出什么情绪,“你是后悔了吗?”

秦士杰心里咯噔一下,后悔?

他是后悔和苏觅离婚了吗?

和老爷子的赌约他输了吗?

拳头攥的紧紧的,秦士杰推厨房门的动作僵了一瞬,这才收回来道,“不是早就说好了吗?有什么好后悔的,还是说……你后悔了?”

“我有什么好后悔的,”苏觅轻轻笑了笑,放开了秦士杰,朝他眨了眨眼,“这三年享福也够了,我没那么贪心。”

说完她挽起袖口,莞尔道,“你去忙吧,我给你做宵夜。”

而后就径直进了厨房,丁丁当当的忙活了起来,秦士杰隔着门玻璃看了好一会儿,莫名的心慌,一丝平静都感受不到,让他加倍烦躁,最后干脆不看了,转身进了书房。

察觉到他离开了,苏觅脸上常年挂着的笑意消失的一干二净,转而全是烦躁,秦士杰这杀千刀的!

等到离婚证到手,她说什么也要离他远远的!

端着两碗面,苏觅从厨房里走出来的时候,又是温婉的笑意,“士杰,吃面了。”

秦士杰带着眼睛走出来了,忘了摘。

金丝窄边眼镜,把他原本凌厉的五官修饰的斯文了一些,颇有些禁欲的气质,休闲的衬衫家居服,领口微微敞开着,宽肩窄腰,身材比例也好,帅是真的很帅。

苏觅心情稍微好了点,她笑着拉着秦士杰,“尝尝看!”

秦士杰蹭到桌边,吃了两口,苏觅也坐下开动。

她是真饿了,折腾了一下午都九点多了才吃上一碗面。

见苏觅吃的香甜,秦士杰那股子心慌又莫名成了心疼,顾颜连饭都没给她吃吗?

看来这家伙也不怎么样。

“慢点吃,”秦士杰伸出手来,大拇指微微一蹭,帮苏觅擦了擦嘴角的面汤,然后毫不嫌弃的放进了自己嘴里,“吃的哪都是。”

他动作优雅、从容,眼神带了明显的暗示,苏觅耳根刷的一下就红到了脸上。

“这就脸红了?”秦士杰不怀好意的笑道,“那待会儿可怎么办?”

“要把自己羞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