裴意元止寒江米婆小说免费 裴意元止寒江米婆第2章在线阅读

裴意元止寒江米婆是作者苏凉热门小说里面的主角。小说情节很吸引人,是一本罕见的好书,强烈推荐!内容主要讲述裴意打出生的那天起,她的后腰上就有一块巴掌大的黑色胎记,随着她的长大,胎记也在不停的长大。并且还在四岁的那年,隐隐犯痛,所有人都说裴意活不过四岁,可是爷爷的去世,让她成为了一个平常人。本以为在之后的日子里,她的人生再也不会有奇怪的事情发生,然而令裴意万万意想不到的是,她所有的怪事在十八岁那年正式开启………

《蛇祭》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我是被一股强力从梦境抽拽出来的。

睁开眼睛,房内昏黄的烛光笼罩。

想到方才旖旎的梦,我不禁红了脸,却又止不住心生流连。

“意意,怎么睡地地上啊?凉……凉……不乖哦……”

我应声抬头,对上奶奶痴傻的脸,她歪着脑袋,咬着手指头对我笑。

我立即回过神,将自己的心虚藏起来。

“哦哦……”我想告诉奶奶,我左腰又开始疼了,却发现自己竟然说不出话了!

“哦哦哦!”我急躁着想要开口,却只能发出诙谐的哦哦声。

情急之下,我忘记自己偷偷跑出去纹身的事情,手指向左腰向她示意。

等我反应过来想要反悔后撤,奶奶已然掀开了我的上衣。

“血……意意淌血……”

我借着烛光,看清了左腰的皮肤。

此时哪里看得清什么纹身,已然是一片血肉模糊。

不知是不是屋里视线过于昏暗,我在皮肤溃烂处甚至看见了莹莹绿光。

伤口虽然触目惊心,好在已经不疼了。

我偷偷松了口气,可下一秒,奶娘却突然大叫起来:“睡觉!意意……睡觉了!”

不等我反应,奶奶一把将我推到黑棺前,我想挣扎一番,却是一下子没了气力。

自打我四岁以后,我就一直睡在棺材里,奶奶说这是护我平安的。

我奶奶自幼痴傻,可痴傻的外表下,却又好似留了一份理智。

我一向无法反抗她对我的命令,索性顺着她的*闭上了眼。

奶奶把棺材盖盖上的时候,我也陷入黑暗,黑棺虽然透着诡异,但我睡了这么久,抵触的心理也没有那么大了。

原以为这个夜晚就会这样过去,可突然,恐惧的窒息将我淹没。

我踢打着脱离梦境,可身上恍若压着千百斤的重物。我抬头,只见数不清的黑蛇在我头顶缭绕。

“唔唔唔……”

救命!

黑蛇越来越凶恶,几乎下一秒血盆大口就要将我吞噬!

不要!

“哗——”棺材板被打开。

我喘着粗气,浑身竟然都是冷汗。

“唔唔……”我说不出话,真切的窒息感和危机让我控制不住的浑身僵硬,生理性的泪水一个劲的往下掉。

奶奶咯咯直笑,将我从棺材里扶出来。

奶娘虽痴傻,可村里有什么重要的大事儿都会请她上桌,说什么她是守村人,村名更是以她的命名为“烛家村”,烛是上古龙姓之一,人家都说我奶奶是下凡渡劫的龙。

我一直相信她说的话,而这一次,我却觉得这一方黑红的匣子好似恶魔的血盆大口。

我下意识回头,忽而觉得黑红色的棺木好像梦里险恶的黑蛇

“唔唔!”我急得跳脚,拼命指引奶奶。

棺材边,赫然杂七杂八的躺着十几条软瘫的黑蛇!

如果不是盖上棺材板,那我是不是就会被咬死!

奶奶好似根本听不见我说的话,冰冷的手一直拉着我到祠堂去。

我跪在地上,根本不敢抬头。

奶奶似乎有些不悦,声音莫名有些阴冷,“不抬头,不敬……”

我迫不得已的抬头,我爷爷和我爹的遗像映入眼帘。

我满眼泪水的看向奶奶,不知道她让我跪在这里究竟是为了什么。

难道这一切,都是她洞悉我偷了钱,才给我的惩罚?

我求证般看向她,可奶奶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口齿不清地说,“要来了,要来了……”

什么要来了?

奶奶将香递给我,粗糙皱巴的手抵在唇边,“意意,不要问,不要问……”

我只好颤抖着手,将香上好,接着扯住要回屋的奶奶,向她示意我的惶恐。

奶奶回头,浑浊的眼睛闪过一丝我从来没有见过的清明,却也只是一闪而过,“不怕……回去睡觉……”

下一秒,奶奶隐没在屋内的黑暗中,低着头关上了房门。

我擦了擦脸上汗水和泪水,迈着必死无疑的步子回到我的棺材屋。

我拿着火钳子,想要防身,却没想到那些刚刚还软瘫在地的死蛇此刻通通消失了。

所以,刚刚我见到的场景会是我的错觉吗?

一股冷流从背上直达头顶,我一丝睡意全无,喘着气躺进了棺材里,下一秒,棺材盖吞噬了所有光明。

方才意识清醒的我,又一次沉沉进入梦乡。

我知道,有些事情再也不会是原样了

第二天,奶奶天不亮就叫醒了我,让我准备好上等的香茶纸火,让我好好在堂屋等候。

我本想问出口,却也作罢。

奶奶忽而一把抓住我的手,眼神坚定又锐利,“都同意,都同意,这样才能活,知道了吗?”

我面露不解,奶奶却一把捏住我做手势的手,力气之大,钳制得手腕生疼,“记住了吗?”

我大气都不敢喘,忙不迭点头。

门突然急切的被拍向,奶奶松开我示意我去开门。

一开门,苍老的江米婆满脸惊恐,似乎是有什么急事,断断续续道,“裴意,我有法子护你了!”

我不明所以,回头看向奶奶,却发现刚刚还在的奶奶此刻却不见踪迹。

江米婆见我满脸茫然,冷声道,“听见没有!”

我自幼被黑蛇侵扰,每每遇上一回,都会高烧不退,我爹也怕我夭折,花钱请她过来做法护我。

睡在棺材,不见黑蛇,护尔平安。

这是她临走时说的话,我一直都记得。

只是,十年了,她为什么会突然想起我?

护我什么?

我脑海里闪过奶奶刚刚说的话,敛下心中的疑惑,点了点头。

江米婆恍若如临大赦的松了口气,恭恭敬敬的走向门口,那一刻我仿佛看到了摇尾乞怜的卑微,“爷,您请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