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名是云鸢禾祁越全文免费阅读正版

云鸢禾祁越是著名作者娓祁小说作品里面的男女主角,这本小说内容特别是前期,绝对是仙草。作者对情节设定非常出色,但把握的力度刚刚好。咱们接着往下看她与祁越两人是校园情侣,那时候她美救英雄,帮助了他,从此他们之间有了羁绊;在别人看来两人是无话不谈形影不离的异性兄弟,可云鸢禾却根本不想要这兄弟情,只想做他的妻子。毕业的那天,她鼓起勇气告白,谁想到竟发生意外,被强制带到了另一个空间,失去意识之前,她没有看到祁越那焦急慌乱的神情。

《祁警官我想和你共白头》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她在安阖园。”云鸢禾只是笑了笑,说完这句话就先走了。

祁越见她走了,眼神依旧恋恋不舍的在她身上留恋,直到云鸢禾打车离开消失在自己的视线中,祁越长收起视线,开车往安阖园的方向走了。

“带我去徐国华的墓地。”祁越两步并作一步的跑了进去。

“对不起,先生我们…..”工作人员话还没说完,就看见祁越掏出了他的警官证。

“这边。”工作人员看清楚了,就带着祁越向徐国华的墓地走去。

祁越本来想问问的,但是这安阖园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他不一定知道,还是不要节外生枝。

“前面就是了。”

“我自己过去,你走吧。”祁越拦住工作人员,看到徐国华的墓地面前好像是有个人,应该就是徐涵没错了。

“好的。”工作人员说完,就转身离开了。

正在祭拜父母的徐涵听见有脚步声一开始还没太注意,以为是其他来扫墓的人,可是直到脚步声在自己身边停下来,徐涵才侧目看去。

“你找我?”徐涵也听说了夏央大学的事情,警察找上门来是迟早的事情。

“你不意外?”祁越看着徐涵她的视线一直落在墓碑上,语气平静的可怕。

“有什么好意外的,我又没杀人。”徐涵眼中毫无波澜,蹲下身子擦拭着墓碑。

“你不难过?”祁越看着从容不迫的徐涵。

“有话直说,我很忙。”徐涵见他一再试探自己,不免有些烦躁。

“祝萧韩死了。”祁越注意到在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她的手停顿了一下,但是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听说了。”徐涵继续擦着。

“你不去看看他吗?”祁越一直在观察她,想知道为什么她脸上一点难过的意思都没有,他们不是情侣吗。

“死人有什么好看的,人早晚会死的。”徐涵说的话,震惊了祁越,为什么这种人命的事情,她可以说的如此云淡风轻。

“怎么说他也是你的恋人啊,为什么你能这么无情。”这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这种事情他也不能插手太多。

“无情?我无情?”徐涵突然冷笑了起来,将抹布丢在地上,眼神凌厉的看着他。

“是,我就因该在那天的夜晚和爸爸妈妈一起去死。”徐涵眼眶一下子就红了起来。

“这样,我的奶奶也不用这么辛苦的把我拉扯长大,也不用后半生过的如此艰辛。”徐涵的眼泪一直在眼眶打转,呼吸声也重了起来。

“我知道你想知道什么,帮我做一件事,我就告诉你。”徐涵调整了一会儿,才转过身看着他说道。

“你先说什么事。”祁越不知道她经历了什么,所以他不知道他说的哪一句话会刺痛她。

“我要祝梦儿坐牢,我要她把牢底坐穿。”徐涵眼神坚定又可怕。

“祝萧韩的妹妹?”祁越没想到这件事情跟他妹妹也有关系。

“如果语言侮辱不算是暴力的话,她应该永远都会逍遥法外吧。用哥哥的死,换她成长,真不知道是幸还是不幸。”徐涵说完之后,蹲下身子将拿来祭祀的东西整理好。

“你不是想知道吗,跟我来吧。”徐涵自从奶奶走了之后,就已经下了决心,她不想活下去了。

祁越看她拿着东西,向园外走去,就也跟了上去。

“喝水吗?”徐涵拿出一瓶水和面包递给他。

“谢谢。”祁越接过徐涵的水和面包,到了饭点确实有点饿了,在公园的石凳上坐下。

“四年前,祝萧韩的妹妹从北京跟她父母来到了这里,也就是那一年,成为的我噩梦的开始。

因为她的父亲是政府官员,所以不论是老师,还是学生,都想要讨好她。可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也不喜欢与他人交流,总是一个人很孤僻。自从那一天,我拒绝了她的求助,她就开始带着同学孤立我。

也不知道她和我的舍友说了什么,导致我的舍友都迫不及待的想离开我,搬离我的宿舍。团建的时候,也会有个人奇奇怪怪的走到我身边问我桌上的饮料好不好喝?那时的我一脸迷茫,根本不知道什么意思,只能附和的说还不错。后来我才知道,是那个人打赌打输了,拿我当玩具罢了。

再后来,我总是莫名其妙的遇到各种各样的状况。就比如走路经过篮球场总是会被打,在排队的时候总是会*队,甚至会在人群中跌倒被别人踩伤手,自己辛辛苦苦做好的ppt,一觉醒来也会消失的无影无踪。我又不是傻子,我当然知道这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

可是只凭我一人之言,又怎么可能让大家信服,而且这些攀龙附凤之人,又怎么会真的听进去,不过就是听着玩的。慢慢的,说不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被模仿,被嘲笑,被捉弄,我只能忍气吞声,因为反抗是没有用的。我也试着反抗过,就像是一把利剑捅进了一团棉花,那种校园生活让我窒息,让我痛苦。看她每天人畜无害,一副纯真的模样,任何人都会无条件的信任她,而怀疑我。我恨,恨天道不公,人心不古。”说到这里,徐涵才终于克制不住的流下了泪水。

“再后来,我很庆幸那是自己初中最后一年。祝梦儿也跟着她的父母,去了南京。高中的三年,我过的很快乐,也慢慢的打开了自己,我给自己改了个名字叫徐涵,我以为这样就可以忘记那黑暗的一年。也就是在那段时间她的哥哥祝萧韩追求了我,他追求的是阳光向上的我,他不知道我从前经历了什么,我不配被他爱,他的爱就像枷锁,把我牢牢的困在他身边。

在那场爱情中,他就像是一束光照亮了我,他说他爱我,想娶我,想和我白头偕老度过余生。从前的我他不在乎,只有我是我就可以了。一开始我拒绝了他,拒绝了很多次,但是最后我还是被他的坚持打动了。就这样,我跟他在一起了,我试着放下心防,去相信那是那个会保护我一辈子,带我抵御一切黑暗的人。

直到今年我才发现,他是她的哥哥,是她的亲生哥哥。祝梦儿就像是个从天上掉落凡间的小公主,而我应该就是那个灰姑娘,那个没有王子,死在小黑屋的灰姑娘。我又掉回了那个深渊,所以我才开始逃避他,反抗他,恨他。他不知道他的妹妹究竟对我做过如此恶毒的事情,所以他会让他妹妹来跟我道歉,祈求我原谅她,原谅那一年的种种。”徐涵说着说着又笑了起来,笑容中充满了苦涩与绝望。

“再后来,他会跪在我的宿舍楼下,光着膀子泡在一整桶冰水里面。他说他妹妹对我做的,他用十倍来还。还真的是兄妹情深啊,他妹妹更是一脚踹开我的门,质问我。她说现在这个样子,我满意了吗?我冷漠看着她,也冷漠的看着楼下的老师围成了一圈。我对她说我从来没有要求你哥哥做过什么,这些东西你哥哥在替你赎罪,可是现在做这些又有什么用,就可以把过往你对我做的一切一笔勾销了吗?或许是因为她觉得我可怕,在众目睽睽之下那个天生骄傲的小公主向我下跪了,这件事情我在学校的论坛上火了,大家都说我得理不饶人。他们不知道我所经历的一切,为什么可以随意的发表一些他们自己的看法?造谣的成本可真低啊,只需要打几个字就可以审判任何人。一天之后,他们找到了我家的地址,每天去*扰我的奶奶,所以不久前,奶奶离开了。你说我怎么原谅他们?我凭什么要原谅他们?”徐涵边说眼泪边从眼眶中流下。

“因为不想让奶奶这么辛苦,每年假期我都会出去打工。因为不想被那些猥琐的大哥,不知道什么时候会被他们占便宜,所以只能洗碗。别人的手是纤纤玉指,娇嫩到不行。可我的手去向年过半百的老人家一样,每个人生来就是不公平的。有人被追捧,就有人生活潦倒被别人看不起。有人注定不需要努力就可以获得很好的生活,可有的人就算努力了一辈子也不一定能够活的比他好。我梦寐以求的却是别人唾手可得的,真的好讽刺啊。我为什么要活的这么辛苦啊?换个意思就是我这种人活着浪费空气,死了浪费土地。”徐涵的眼神中是暗淡无光的,好像看透了一切一样。

“努力生活是没有错的。”祁越知道她也有过很快乐的时光,现在的她想法却很极端。

“我不想努力生活了,你听不懂吗?如果死了就能解脱,那为什么不去呢?”徐涵把自己的脸凑到了祁越的面前,说完之后,就张狂的大笑了起来。

“你冷静一点,死亡只是逃避,不是吗?”祁越握住她的肩膀用力的摇晃着她。

“对,我就想逃避,不可以吗?我为什么要去面对那些?那些人什么都不懂,凭什么来污蔑我?”徐涵说完像失了心智一般,跌坐在地上,抬头双目无神的看着娇嫩的绿叶。

“每天太阳都会照常升起,热爱生活的人们依旧很多,公正也一定会站在你这一边,难道你就不想看看?”祁越不知道怎么样去安慰她,就像昨天看见祝萧韩在自己面前跳下去,自己也束手无策一样。

“我不想等,也没办法在等,我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光,你就放过我吧,好吗?”徐涵一脸绝望的看着祁越,她从来都不相信世界上有什么所谓的好人,这个世界她看透了,也不想再看了。

祁越静静地看着徐涵理了理她的长发站了起来,一直跟着她来到了一家便利店。祁越就站在门口等她,不一会儿,她拿了一把剪刀走了出来。

“别做傻事啊!”祁越握住她拿剪刀的那只手。

“我只是想剪头发。”徐涵又变成那个平静的她了。

祁越听她这么说才放开了她的手,只见徐涵扯下皮筋,站在一个垃圾桶旁边一刀一刀的剪着头发。虽然剪的惨不忍睹,但是从长发变成了短发。

“为什么想起来剪头发了?”祁越有些搞不懂的问到。

“因为他不喜欢短发。”徐涵将剪刀丢进了垃圾桶,又蹲在地上捡起那些掉在旁边的碎发。

那个他应该就是祝萧韩,果然一段感情是不会这么轻易消失的,所以她的长发也随着祝萧韩的离开而离开了。

“那你……”祁越话还没说完,就被一个电话打断了。

“怎么了?”祁越看着来的号码是邵延,就没好气的说道。

“祁队,夏央大学又死人了。”

“什么?!”祁越意识到这已经不是一个普通的案件了,现在已经死了三个人了。

“你快过来吧,李所都到了。”邵延捂着手机,小声的说道。

“邵延,还不过来,在哪里偷偷摸摸的干什么呢?”李肖国一抬头的功夫,邵延就跑没影了。

“来了,来了。”邵延拿开手机高声喊到。

“你快过来啊,我一个人不行的。”邵延又小声的说了一句,才挂了电话跑了过去。

“你。喂?”祁越听的云里雾里的,真是急死了。

“你有事,就先忙,我没事的。”徐涵为了不让祁越为难还硬生生的扯了个笑脸。

“那我先走了,有事打给我。”祁越见她这个样子应该没事了吧,递给她一张名片就开车走了。

徐涵留恋的看了一眼手里的名片,又看着他离开的方向,好像做了什么决定一样将名片连头发一起丢进了垃圾桶。

“什么情况?”祁越是一路飙车过来的,在车里也听的不是很清楚。

“死的是祝萧韩的妹妹祝梦儿,好像是跟父母吵架了,然后从七楼的画室失足掉了下来。”邵延看着身边的祁越,指着上方窗户大开的画室。

“人呢?”祁越见地上只有血迹却没有尸体。

“李所说为了防止二次伤害,先带回去了。”邵延有些害怕的回到。

“那我们也赶紧回去。”祁越知道这老头摆明了就是在说他嘛。

“你这状态就别开车了吧,我怕出车祸,我妈还在等我回家吃饺子呢。”邵延拦住要上车的祁越。

“今天你还想回家?想得美。”祁越犹豫再三,还是在副驾驶坐了下来。

“不是吧!”邵延一想到要熬夜,整个人都软捏捏的。

秦苗苗在人群中看着他们离开,又抬头看了看画室,又低下头看着平板上跳动的红点。

“午后的太阳还是如此火热啊,就是不知道这场游戏什么时候会被发现呢。”秦苗苗小声的嘟囔着,抬头看着天空中的阳光。

而这边的祁越原本好好的坐在车里闭目养神,但是却突然被邵延吵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