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凉意陌千宸小说 夺妻掠爱宠上瘾章节在线阅读

噌!

傅圣杰周身蔓延着几乎要将人冰封的冷雾。

那双一直以来都波澜不惊的黑眸中,终于展露出几分情绪来。

那是转瞬即逝的不可置信。

苏沫这番话,气得他好似被钟鼓重重捶下,直叫他灵魂抽离,半晌才回过神。

连一旁的左毅,都倒吸了口凉气。

苏小姐,这是干什么啊!?

苏沫梗着脖子,脸上是张扬、轻视的笑。

“我先死?”傅圣杰冷冷咬牙,眼底满是怒意。

凉薄的唇,一张一合,却再也无法伤她分毫。

他粗暴地扯过苏沫的头发,将她拖上楼,重重扔在床上。

“你不是觉得,我害死了你心爱的女人吗?”苏沫笑得讽刺。

傅圣杰沉默着,一股燥热的火气,直直涌上心头。

他单手左右一带,将灰蓝色的领带扯出。

俯身之余,恶狠狠地抓着苏沫的双手,捆住缠绕在铁架床上。

苏沫好似一个破布娃娃,任由他摆弄,却冷傲地昂起下颚。

她嘲讽地扯了下唇,以极为天真的语气,吐出盛满恨意的话——

“那你为什么不杀了我,替她报仇呢?”

这如同打开潘多拉魔盒绝响咒语般的话,使傅圣杰定在当场。

他那冰山脸深深笼罩在阴影里,瞧不清表情变化。

“闭嘴!”

只有起起伏伏的深呼吸,伴随着恼羞成怒的吼声,几乎要刺穿耳膜。

苏沫忍住心中恐惧,狠狠咬牙:“难道不是吗?”

“你想激怒我。”

傅圣杰侧坐在床沿上,大掌如铁钳一般,毫不怜惜地捏着她的下巴。

不过短短几分钟,他便将苏沫的算计,看得通透。

果真善于把控人心,不愧是获得滨海十佳“道德”楷模的商业天才。

内心的想法被戳穿,苏沫亦没隐瞒,厌恶地扯了下唇:“对。我就是想死。”

如果,能用她的死换取小旭的一生安稳,那又有何不可?

傅圣杰淡漠地轻笑一声。

这笑声,让苏沫周身发麻,本能性地感觉到了危险。

他侧俯身,修长手掌抽出方巾,裹在冰凉的指腹上,一点点擦拭着苏沫脸上渐渐粘腻的狰狞血痕。

动作温柔,却笑言晏晏:“你死了,苏旭也不能活。”

谈笑之时,杀伐决断。

“药箱。”他略有些暗哑的声音,沉沉唤了声。

在门口等待许久,不敢轻易打扰二人的左毅,这才快步将急救药箱送来。

苏沫心口一阵发紧,却只能忍耐着心中的恨意。

她……必须找个机会,逃出去。

傅圣杰亲自用碘伏棉球擦去白皙面颊上最后一点血渍。

他瞧见一道血肉外翻的伤痕。

隐约间,傅圣杰似乎瞥见女孩那双原本空洞、麻木的眸子里,闪过一抹锐光。

由此,傅圣杰心中泛起一丝危险的感觉。

他意味深长地望了苏沫一眼,眼神里面盛满了探究。

能让顺从的她,不再卑微妥协的原因……

傅圣杰黑眸一动,望向左毅:“查一下,苏旭在疗养院的情况。”

话落,他敏锐地感觉到苏沫的眼底闪过一抹惶恐。

而左毅不敢耽搁,快速联系疗养院。

片时。

让左毅没想到的是,居然真的有人敢动傅总的人。

“苏旭已经被人接走。”

他汇报时,甚至都不敢看傅圣杰的脸色。

“被人接走……”

傅圣杰冷冷勾唇,房间内的气压一瞬降低,仿佛都快被寒冰凝结。

他点头笑了下,扬手拍掌;“苏沫,真没想到,你居然这么有本事。”

“比不得傅总。”苏沫字字句句都带刺。

傅圣杰缓缓阖着眸子,已怒到极致。

“左毅。”

他眉峰一挑,沉静往往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夕。

“全城通缉许舟,生死不限,将苏旭活着带回来。”

薄唇淡薄地吐出几个字,仿佛只是吩咐拿一杯水那么简单。

左毅跟了傅圣杰这么久,却从未见过他如此大发雷霆的样子。

只得连连点头,快速将消息传递下去。

“请张医生过来。”

傅圣杰起身背对着苏沫,身影修长却头也不回地丢下这一句话,便潇洒离去。

片刻。

苏沫强撑着的身子,好似烂泥般瘫软下来。

她实在是瞧不透,傅圣杰的心思。

许舟,你和小旭应该已经安全了吧?

她得……想个法子离开这里。

“能……放开我吗?”

苏沫抬头可怜兮兮地望了眼左毅,有些窘迫地看了下绑着手的领带,弱弱地问。

“……”

左毅摇头,没有傅圣杰的吩咐,谁也不敢放她。

直到私人医生张晨来处理她脸上伤口时,她酸涩的双手,这才得了自由。

“伤口不深,只要好好修养,不会留疤。”

瞧着眼前这个如同瓷娃娃一样好看的女孩,张晨轻声提醒道。

顾不得羞耻不羞耻,苏沫抿了下唇,小心翼翼地开口:“张医生,能借一下你的手机吗?”

“手机?”

张晨愣了下,他进门前左毅千叮万嘱,让他千万不要答应女孩的任何要求。

可他是医生,他看得出来,女孩脸上的伤口角度不对,是自伤。

无论什么原因,他都无法眼睁睁看着女孩受苦。

但他也只是个医生而已……只是借个电话,应该不会出什么大事吧?

苏沫一脸感激地从张晨手中接过手机。

她快速发了个短信给许舟报平安,说自己会再联系他,让他勿念勿回。

而后,直接删除了短信、联系号码。

她不是不相信张晨,只是以傅圣杰的手段……什么都做得出来。

五分钟后,张晨离开。

苏沫起身反锁了房门,慌张地从藏在床底下的皮包中取出身份证、护照、银行卡……

一张全家福的合照。

她指尖划过上面每一张灿烂笑脸,心中犹如割裂一般的痛。

将这些东西藏在衬衣内袋里,苏沫静静地坐在床边,看着黑沉沉的天。

时间过得极快,仿佛眨眼间便已天亮。

一天、两天……整整一周,她都没见到傅圣杰。

苏沫没有放弃逃离,她在等待机会。

大概是因为思虑太过,这几日苏沫一直睡不好,气色差得很。

左毅见此,只能让张医生每日开一颗安眠药。

这一天,推开门送饭的不是左毅,而是傅氏别墅的女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