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甜妻契约总裁很缠人顾悦书方述之小说在线免费阅读

《腹黑甜妻契约总裁很缠人》小说主角名为顾悦书方述之,是五十弦上银为大家带来的超精彩言情小说,目前正在连载中。全文讲述了顾悦书是海达集团刚刚转正的员工,她只想好好的生活,以此来表达对人生的重视。但是却不知道从何时起,她的身后竟然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而在后来她才知道,对方竟然是自己的直属上司,也是公司的总裁方述之。不仅如此,方述之已经缠上了顾悦书,还要求她签下合同,当她的男朋友………

《腹黑甜妻契约总裁很缠人》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方述之胸口被堵住了,但是他一个男人总不能对一个小女生动粗,他不耐烦掏出手机示意车窗外的人。顾悦书也明白他是要跟她换回手机,她没记着把手机换回来,而是好奇:“你一路跟着来,就是要跟我换回手机?”

“我没有跟着你。”他不承认。

郑原:“……”

“所以……我们是在偶遇?”不是跟着是什么?她觉得好笑。

方述之突然无言以对。他更加不耐烦的晃了晃手机:“你是不打算还我手机?”

顾悦书不知道这个人搞什么,但是还是得把手机要回来。她跟他换回手机后,又看了他一眼。

今天去买咖啡和开会的时候他都是戴着口罩,只看到他深邃的双眼,现在的他是摘下口罩,没想到很俊俏啊!

看在他俊俏的样子上,她就不计较了。

顾悦书放好手机,撑着伞慢慢地往前走。坐在车上的方述之凌乱了……

她刚笑了一下,笑什么?

方述之又凑在倒车镜前照了一下,没有什么滑稽的地方啊!

郑原也开始怀疑董事们的质疑了,他们的方总陷进去了?可是,这个小萝莉是从哪里蹦出来的?什么时候又是如何让他们的方总沦陷的?

方述之说:“郑原,你说她笑什么?”

“啊?”郑原刚才都是通过倒车镜观察她,但看不见她的细微表情,“我没看到。”

方述之又不屑道:“手段真低级。”

什么手段?恋爱手段么?

郑原不确定他讲什么,所以也不敢应。

“唉……”

“方总……在苦恼什么?”郑原问。

方述之正对着镜子整理发型。

镜子里,他的锁骨明显,但好像身材确实不够好。

怎么了?火柴人?——

火……柴……人……

这个称呼真的是戳中他的心痛之处。他突然有些烦躁,说:“帮我找个健身教练。”

嗯?经常通宵达旦的,方总还显不够累吗?

但郑原也不敢不听话啊,他说:“好的,方总。”

说他是火柴人?等他练成八块腹肌,直接拎着她走!

早上九点,都市忙碌的一天刚刚开始。

海达人事部。

在会议即将开始时,张立莲问李爱媚:“策划你看了吧?悦书是个新人,能做到这程度真的很优秀了。但你到底是有经验,还是要多多教导她。”

新人?

能力从来都跟年龄无关。要说资历,她第一次接触这种简单策划是在高中暑假吧,十来年前?但是顾悦书面无波澜地听着,当李爱媚看向她的时候,她还微微一笑,就好像昨天的事没发生过一样。

李爱媚心想,这小妮子太冲动扔了她的手机,现在是怕了,所以谄媚讨好的对自己笑么?敢把她的手机扔了,看她不整死这个小妮子?

李爱媚说:“我没有看到她的策划。”

谁都知道她睁着眼睛说瞎话,毕竟昨天还在办公室里当众批评顾悦书的策划,现在又说没看过?

她又一副高傲的姿态:“昨天给了你些建议后,你修改的策划怎么没给我看?”

顾悦书也不着急,从容说道:“已经发到您邮箱了,今早上也发了信息给您。”

李爱媚看了一眼手机,是有一条信息,早上八点五十分发给她的。这个时间点是大家准备开例会的时间,她通常都是急忙忙吃早餐,也不去看手机。

这小妮子是故意的!

李爱媚瞪了她一眼,说:“我还没看。”

“没关系,一会悦书要讲解。”张立莲经理说,“大家开会吧,就以悦书的策划讲解开始。”

李爱媚等着看她笑话。

因为策划已经被她删了,她就不信顾悦书这么快就能再写一份。她也不行顾悦书能在这里呆的下去!

然而,一分钟后,顾悦书打开PPT,展示了策划书的PDF文件后,李爱媚笑不出来了。

她甚至有些不敢相信,这些被她确认彻底删除的文件竟然回来了?

十分钟后,在顾悦书淡定讲完了整个策划后,李爱媚都没有反应过来。

张立莲很满意,但还是象征性地“尊敬”前辈:“爱媚姐怎么看?”

“呃……”她脸上表情僵硬,“很……很不错。”

她根本一个字都没听进去。她看向站在荧幕旁的顾悦书。

这孩子个子小小的,白衬衫也衬托不出干练,那一张温润柔和的脸和昨日在天桥上的狠绝完全是两个人。

“那你是没什么意见是吧?”张立莲明显有些不耐烦。

“没、没有。”

李爱媚想不明白,她到底是怎么把资料找回来的。

十九楼,总裁办公室。

郑原拿着一堆资料进来,放在办公桌上,颇有些激动:“不得了!想不到这小萝莉竟然是个这样的人物!”

方述之的好奇心一下子就被激起了,翻阅资料。

郑原说:“她在人才库里的资料是个普通国内本科生,所以目前只是海达的普通派遣员工。这些,是我查到的。想不到是哈佛的高材生。”

方述之问:“其他的呢?”

“我能查到的只有这些了,家庭方面查不到什么。”郑原说,“一个高材生,为什么要在这里拿个七八千的工资?”

方述之也微微眯眼思忖。

这个女孩子……不简单!

“对了,方总,今早*碰见她了。”

“顾悦书?”

“是的。”他说,“我五点半就到公司了,她送走了一个男人。”

“带我去见那个男人。”

现在海达也是暗波汹涌,一个这样的觉得藏在他的公司里,还是要留意的。

郑原是个细心的人,早上就跟着那男子,直至确认他的去处才回公司。他载着方述之到一个维修电脑手机的小铺子。

“就是那个穿黑色T恤的。”

方述之直接走过去,开门见山:“我今天见到过你,你去了海达?”

男子眸子一丝警觉,手里的活停下来,应了句:“是去了,怎么了?”

“你去做什么?”

“有个顾客的资料丢了,我去帮她复原。”

方述之看不出他有什么可疑之处,又说:“像海达这样的公司,一般有专门的维修部,她怎么找你?”

“他们复原不了。”

方述之眉头一凝:“你的意思是你比海达的高材生还厉害?”

男人鄙夷冷笑了一声,没搭话。

方述之正想离开的时候,他说:“那个女孩子说,她的同事故意清除掉了她的策划书,今早上开会就要用。就算是找同事修复,也来不及,昨夜里就找到了我。只是我昨晚忙,拖到早上才去做这单生意。”

“谁?”

“什么谁?”

方述之问:“谁把她的资料删了?”

“她部门的同事,好像叫什么李爱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