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辛顾阎小说全文 时辛顾阎小说免费阅读大结局

时辛顾阎是作者温絮如初成名小说作品中的主人翁,这部小说文笔有保证,基本不会给读者喂毒,是作者很有代表性的一部穿越架空小说。时辛上辈子为了升职加薪,够买新出本的孤品,猝死了……穿越到了一个即将被卖的孤女身上,大型人贩子拐卖现场。时辛一咬牙,给自己挑了个老板,一脚踏入祈王府,成了个扫地丫鬟!

《穿越后,我抱紧了金主大腿》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我没有偷懒!”睡梦中的人一个鲤鱼打挺坐直了身子。

顾阎:“……”

气氛凝却片刻,萧瑟寒凉的风从窗户的缝隙间吹来,吹散了她的睡意。

时辛后知后觉的松一口气,“做噩梦了!”

顾阎似笑非笑的眯起眼,咬牙切齿道:“你打自己试试。”

时辛:“……”那属实下不去手。

她揉了揉眼睛,脑子懵了一瞬,转过身来看着他,恍然大悟道:“差点忘了,我穿越了!”

顾阎没听懂她这话什么意思,倒也没有追问,而是黑着脸,“下去。”

“为什么啊?我还困着呢!”时辛说什么也不敢,理直气壮的反驳,“昨天晚上你发烧还是我照顾了你整晚,你现在还过河拆桥。”

面前的姑娘清洗过后的小脸干干净净,柳叶眉,桃花眼,多情又招人,直勾勾看着人倒是带了三分魅色。

顾阎一时语塞,苛责的话到了嘴边却变成,“男女授受不亲!”

时辛:“……”果然,长得好看的人都挺洁身自好,守男德。

骂骂咧咧的从床上下去,一双已经看不清颜色的绣花鞋早就磨破,她也不介意的继续穿着。

顾阎捏了捏眉心重新躺回去,“收拾收拾,得离开此处了。”

这地方不太平,以防万一,还是要早些离开比较好。

况且皇姐到底如何了,他得亲眼看见才能放心,最重要的是他失踪三四天,朝堂中的那些老东西必然已经开始起疑心。

时辛将繁琐的头发给简单编了个麻花辫,清洗过的笑脸在秋日朝阳下显得更加白.皙,闻言,立刻来了劲儿,一溜小跑到他的面前,“你家在哪儿呀?远不远?大概走多久?”

“半日路程,不远,日落之前必须赶到。”顾阎撑起身子来开口道,想了想又怕她生疑,补充了一句,“回去晚了,家中人会担忧。”

一拍即合,时辛嗖的一下站起来,摩拳擦掌的笑道:“可以,但是你得等我一会,我要出去一趟。”

顾阎立刻起了戒备心,“你要做什么?”

“我娘肯定是出意外了,所以我得去找到她的尸体才行,带着你不方便,而且这个天花有些危险。”时辛简简单单的解释了一下。

顾阎蹙眉,“你需要多久?”

“大概半个时辰。”时辛一边收拾一边回道。

还好她读书多,上课没开小车,要不然可就应付不了这些个古代人了。

顾阎点了点头,“好。”

他现在一个人也赶不回燕都,若是再遇见那些人自然是对付不过来的,有个人也好有个照料。

见他如此爽快的答应,时辛也没再耽搁,麻溜儿就打算出房门,临走又想到什么似的交代道:“你的伤昨天晚上我已经给你包扎了,药也上了,但是这个地方没什么名贵的药,等我回来的时候咱们路上采些,我等会让小二给你送饭菜,你别下床。”

顾阎眉心一挑,不明所以,这个女人对他的关心未免有些过头了。

莫非是……见色起意?

然而,时辛满脑子都是这个金主爸爸不能出事,人在江湖飘,不得不弯腰啊!

那不得好好伺候着嘛!

顾阎难得的脸色温和下来,微微颔首,还不忘提醒,“把脸遮一下。”

时辛听了这话顿时恍然大悟,不死心的重复着昨晚说过的话,“我刚刚看过了,我长得还行,要是你觉得不想和我拜把子的话,你娶我,我也是可以接受的。”

顾阎:“……”

被赶出房门的时辛,一下子引来不少人的注意。

原本还热闹非凡的客栈顿时安静下来,齐刷刷看过去,皆是不约而同的吐出两个字来。

“好丑!”

大早上的还真是影响心情,这辈子都没见过这么丑的妞儿,真是倒霉到家了。

时辛没在意,她也就是随便给自己描了个妆容罢了,美得比较过分,随后跟聋了一样,就这么离开客栈。

这个市场并不大,但居民却不少,都是在刀剑上赚钱的,有的钱赚到了,人没了。

凭借着记忆,她蹑手蹑脚的去了人贩子挖坑埋尸体的地方,昨夜去了那些人的落脚处,并没有看见原主母亲,若是再找不到尸体的话,那很有可能还尚在人世。

只是这样的可能性很小,毕竟母女连心。

秋霜染了一地的白,路边杂草早就蒙上了一层碎碎的冰渣,时辛搓着手绕开人群往偏僻处而去。

顾阎独自一个人坐在屋内,正苦思冥想时,店小二推开房门送来吃食,一抬头就瞧见了那坐在床上的男子。

昨夜此人被那姑娘背着,所以瞧得不真切,如今一看,当真是惊为天人啊!

只是眼神不大友好,凶神恶煞的看得人心里头发麻,跟要吃人似的。

“客观,您的饭菜,小的就放在这里了。”店小二心里犯怵的把饭菜放下。

顾阎点了点头没说话,人走后这才掀开被褥,将衣物重新床上,鼻子忍不住的皱起,这衣服上都是鲜血,味道很重,可他也顾不得许多了。

简单的吃了些东西,顾阎便在屋内等着时辛,推开轩窗瞧着人来人往的集市,叫卖着的都是一些不堪入目的商品,他剑眉聚拢,抿了抿嘴,重新把轩窗关上。

然而就在下一瞬,原本还喧闹的集市突然响起一阵不合时宜的马蹄声。

“给我收!挨家挨户的收!”

顾阎一愣,瞬间警惕起来,眼中杀意弥漫,转身拿起桌子上的匕首,缓缓走到门边。

很快,那一队人马就搜查到客栈,掌柜的吓得不轻,在场众人也只能老老实实的任由搜查。

眼瞅着外面的人离房门越来越近,顾阎眯起眸子,手中匕首也随之握紧几分,直到房门被人一脚踹开,他侧身躲开,来人凶神恶煞的,脸上的伤疤纵横交错。

“愣着干什么?还不给我们李爷磕头?交钱!”伤疤脸身侧的矮个子趾高气昂的道。

顾阎冷笑一声,俊逸的脸上飞了霜雪,“你是个什么东西?也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