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档1998张权江芸免费阅读全文无删减版

《回档1998》 第6章 守财奴的嘴脸 在线阅读

九十年代的国民经济虽然发展很快,但是物价却也跟着上涨了不少。

张权现在租住的这间小单间,一个月租金是两百块钱,拖欠了三个月的租金,就是六百块钱了。

九八年的六百块钱,可相当于是大部分工薪阶级一个月的工资了。

但张权今天来,可不是找李翠兰协商房租租金的事情……

还没等他敲开房门,大门就自行打开了。

房东老板娘李翠兰也有些意外,看到张权直愣愣的杵在门口后,立刻皱起了眉头:“张权,你小子不在外面混,跑我这儿来干嘛?”

张权直接开门见山道:“老板娘,昨天芸芸抵押给你那个金手镯,希望你能还给我……”

话音刚落,李翠兰就跟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差点跳起来。

“张权,你怕是在做梦吧?让我把镯子还给你们?那你们的房租怎么办?难不成继续拖着?还是想赖账?”

金手镯是不可能还的了,这辈子都不可能再还回去了。

昨天在拿到金手镯的第一时间,李翠兰生怕得到个假镯子,到时候赔了夫人又折兵,那就得不偿失了。

她第一时间就找了家金店验明真伪……用火烧了半天,把整个镯子都给融掉了。

事实证明,真金不怕火炼……黄金是真黄金,至于手镯嘛,是没有了,被融成了手指头那么大的一坨金锭。

李翠兰一开始就没想过要还,更没想到张权两口子终有一天会把镯子赎回去。

现在手镯被完全融掉了,这会儿让她还,她哪里还得出来?

但张权却不想那么多,深吸了口气后,故作为难道:“老板娘,请你行行好,把镯子还给我们吧,那手镯是我和芸芸结婚时的彩礼信物,意义不一样。”

“少废话……手镯你们要回去了,可租金呢?”

李翠兰话音刚落,张权内心里就冷冷一笑……早就知道这儿恶婆娘会这么说,他也早就准备了后手。

从兜里故作小心翼翼的摸出唐亮今早刚给他的五百块钱,递到李翠兰面前,随后故作为难道:“老板娘,房租在这儿,现在你总该把手镯还给我了吧?”

“这……还是不行!”

李翠兰只略微犹豫了下,就再次咬牙拒绝着。

开什么玩笑?租金拢共才六百块钱,但那金手镯,哪怕是融出来后,却也有足足十五克,按照现在一百多块钱一克的黄金价格,换算成人民币,那也是将近两千块钱了。

这一进一出,相当于白捡了一千多块钱,李翠兰昨晚做梦都差点笑醒,怎么可能又会轻易的还回去?

犹豫了片刻后,李翠兰就再次恶狠狠道:“张权,镯子是你老婆甘愿抵给我当房租的,现在想后悔?晚了……你两口子要是早点把房租交上来,至于有这么多事儿么?”

“呵呵……”张权内心冷笑,暗恨这些人都一个样,人心不足蛇吞象!

见李翠兰死咬着不松口,张权深吸了口气,逐渐的严厉起来:“根据我国《担保法》第35条规定,抵押人所担保的债权不得超过其抵押物的价值。财产抵押后,该财产的价值大于所担保债权的余额部分,可以再次抵押……”

“啥意思?”李翠兰愣神,万万没想到张权竟然会懂得国家相关法律。

“意思就是……那个手镯价值应该是两千块左右,而租金却只有六百块钱,所以我有权继续用手镯做抵押……”

没等张权说完,李翠兰就差点跳了起来:“张权,你他妈个无赖狗娘养的,别给脸不要脸,不就是一破手镯嘛?你他妈还想赖我一辈子不成?还用法律来压老娘?你当老娘怕你啊?你说啥就是啥?”

张权有恃无恐,轻描淡写道:“老板娘,你儿子去年刚考上西南政法大学,应该比我更清楚,你现在就可以打电话问问他有没有这条法律。”

李翠兰狐疑的看着张权,终究没有选择打电话询问自己儿子,张权说的究竟是不是真的。

她只是紧紧的盯着张权,想要从这个无赖的脸上看出一丝端倪。

但看了好一会儿,李翠兰终于放弃了,恶狠狠的一摆手,索性来个死猪不怕开水烫。

“手镯是不可能还给你了,至于别的……姓张的,你直接说你究竟想干嘛?”

等的就是你这句话……张权再次冷笑。

要手镯只是一个幌子而已,从一开始,他就压根儿没想过要回手镯,也早就猜到李翠兰这个葛朗台守财奴是决计不会把手镯轻易的还给他的。

那手镯是以前的张权和江芸结婚时,送出去的彩礼。对于现在的张权来说,意义非凡?那是狗屁!

张权甚至巴不得和以前的那个张权彻底的划清界限,以前的那些事情,最好永远都不要提及才好。

至于江芸那边,大不了以后自己赚了钱,再给她买比黄金更加贵重的,白金……钻石!

至于现在,看李翠兰被自己搬出来的法律压得有些服软了,他立刻趁热打铁:“不还手镯也行……但我有权用手镯超出的价值继续做抵押……”

“老板娘,我记得你好像在电子厂边上有一间门面,大概……有二十个平方左右吧?好像至今也没人租吧?”

“我要用那间门面做点小生意,这个要求不过分吧?”

张权话音刚落,李翠兰瞪大了眼睛,跳脚道:“姓张的,你还真是狮子大开口……你当你这手镯是命根子做的?就一破手镯而已,就想盘下老娘那间门面?你小子知道现在的门市租金行情是多少不?”

张权翻了个白眼,有条不紊道:“外面的行情是多少我不知道……但我知道,老板娘你那个门面地势不好,门店也不算宽敞,在电子厂那边放了三年了都没租出去……”

“老板娘,老话说的好:东西再好,摆在那儿不用,它也是废物一件……给我用还能抵手镯,可继续摆在那儿……”

“我也不占用你那间门面多长时间,两个月……只需要两个月而已,两个月过后,是选择继续租给我,还是你收回去,全由你自己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