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罩你免费阅读小说 《重生八零之火辣娇妻不好追》最新章节列表

《重生八零之火辣娇妻不好追》 第三章 装晕 在线阅读

“死丫头,你给老娘站住,小心回去我打断你的腿。”

韩梅心里都要吐血了,脚底疼得都快没知觉了脚步都不敢慢半分,她跑得越远,季贤良越安全。

只是这季秀娟长了一身的横肉,咋滴跑起来这么凶悍,都骂了她一路了,声音还这么洪亮。

最后韩梅实在跑不动了,可扭头一看身后季秀娟一脸要吃人的模样,头皮一阵发麻。

最后跑了几步,暗自咬牙,眼睛一闭,往前扑去。

日了狗了,她还是装晕算了。

不管三七二十一,等回家了再说。

季秀娟撵上来,看着倒在地上的韩梅仿佛只是看一堆草而已。

抬脚踹了她几下,还骂道:“死丫头,赶紧给我起来,躺在地上装什么死。”

韩梅在心里无数个卧槽想要骂出来,这特么是后妈吗?有的后妈都比她好吧。

她都晕过去了还踹她,就没有一点同情心。

“算了娟妹子,快吧闺女带回去吧,你看她脚底全是血。”

有村民看不下去了,上前拉了拉季秀娟。

韩梅脚底不断往外冒血,身上一点肉也没有,惨白着脸,浑身又湿漉漉的躺在地上不省人事,他们都看不下去。

这季秀娟一个亲妈,女儿都这样了,竟然还对着她踹两脚,怎么狠得下心啊。

“呸,赔钱玩意死了更好,老娘我眼不见为净。”

村民的话不但没有让她收敛,反而继续对着韩梅打。

躺在地上的韩梅心都凉到脚底了,怪她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这特么还要打多久啊。

悔不当初啊,哎……

就在她考虑要不要醒了算了的时候,不知是那个村民高喊了声:“老韩,这儿,你闺女在这儿!”

听到老韩来了,韩梅差点感动到哭。

嘤嘤嘤,来救她的来了。

韩梅的爹在家是唯一护着她的人,可因季秀娟的蛮横无理,一家人都被她压得死死的,哪怕在想护,也是心有余力不足。

老韩本来在田中忙活,听到有人说闺女满身是血的倒在地上,吓得放下手里的工作就急忙赶了过来。

看到他来,人群自动往两边退为他让出一条道来,看着倒在地上奄奄一息,还被季秀娟推搡指骂的闺女,心中百般不是滋味。

“泼妇,你在干什么,疯了不成?”粗鲁的推开季秀娟,黑着脸吼了她一句便默默的背起地上的闺女往外走。

这还是他第一次骂季秀娟,也是实在气到没有办法了,哪里有当妈的这样对自己的女儿,还在如此多的人面前,这是摆明要让外人看他老李家的笑话啊!

季秀娟也是头一次见老韩这样,一时间有些懵了,看着二人离开的背影很快又反应了过来。

对着二人的背影就开始指桑骂槐,话难听得一旁的村民们都听不下去了,想劝,又都不敢去劝。

毕竟季秀娟那季嘴凶狠得很,连自己亲女儿都那样对待,更别提她们这些无亲无故的人了。

更何况,这终究是人家家务事。

摇摇头,都纷纷散开了。

老韩把韩梅背回家,请邻居家的姑娘过来帮忙给韩梅换了身干净衣裳,又去找来赤脚医生给韩梅包扎脚底的伤口。

这一切韩梅都默默记下了,折腾这么久实在太累,直接悠悠的睡了过去。

再次醒来已经是第二天下午,因为老韩发了狠,把季秀娟吓住了,让她不准动闺女半分,这才是让她能一觉睡得这么踏实安稳。

韩梅醒来浑身没有力气,加之脚也被裹得像粽子一样,压根就不方便她行走。

想了想,只能唤老韩了。

“爹,你在家嘛?”

季秀娟正在厨房做晚饭,平日里这些都是韩梅在做,她哪里会管这些。

昨天罗大陆哪里本可以成的两百大洋彩礼因为昨天那一闹,也直接没了,到嘴的鸭子就这样飞了。

这事情这么一闹,除了季贤良哪里看能不能要到点彩礼钱,闺女能不能嫁出去都是个问题。

心里本就窝了一肚子火没处发泄,这下听见韩梅的声音就恨不得打她解气。

可老韩出门对她再三叮嘱的话还在耳边回响。

‘志成是我儿子,梅子是我闺女,都是我亲生的,昨天闹出那么大个笑话你要还嫌不够,在闹什么幺蛾子,我休了你。’

虽然季秀娟天不怕地不怕,也能吼得住老韩,但是毕竟还是封建思想的,老韩人虽老实,但发狠了也不是好惹的,都年过快半百的人了,要是闹分家,她以后在村里可还怎么混。

锅铲敲着锅边发出刺耳的声音,插着腰吼道:“吵什么吵赔钱货,醒了就赶紧出来把活给我干了,还想找人来伺候你不成?”

“……”

mad,她此刻真想把季秀娟的心挖出来看看是什么颜色的。

才刚醒就让她干活,她的脚都裹成这样了,站都站不稳,浑身一点力气也没有还干活……这也忒没人性了吧?

可是老韩不在家,依照她的脾气,要是自己迟迟不去干活,一会又免不了一顿骂和打。

咬咬牙,只能忍着痛,扶着墙一瘸一拐的去到厨房。

看到季秀娟就硬挤出一个笑脸,道:“妈,有什么活需要我做?”

“哼,死丫头赔钱货,不要叫我妈。”季秀娟眼神像是要吃人一般狠狠的剐了韩梅一眼,接着指了指外面盆里的一堆衣服。

“去把外面的衣服洗了,洗不好不准吃饭。”

在心里翻了无数个白眼,她还不想叫她妈呢,这样的人配当妈?

随即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外面的木盆里堆的衣服都快成小山了,先不说洗完怕是他们都睡着在做梦了,就单单洗衣服铁定会湿脚,她脚上着伤口不溃烂才怪。

默默在心里为季秀娟点起三炷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等她缓缓,养好了精气神,脱离这个家再说。

撇着嘴,抬眼就是眼泪汪汪的模样,小声道:“可是妈,脚上敷了药,一会要打湿了换药又要花钱。”

听到要花钱,季秀娟这才对着她的脚多看了两眼,她可不想在这儿赔钱货身上花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