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悠免费阅读小说 《神龙弃婿》最新章节列表

《神龙弃婿》 第1章 赝品 在线阅读

“你竟然说我送给爷爷的寿礼是赝品,三妹,你这个废物老公不但脑子不好使,眼睛也瞎了吧?”

山北城最大的世家之一,卫家的掌门人,卫沧海的寿宴上,一名西装革履的男人,怒目道。

卫青青赶忙拉拽着口出狂言的肖天,低声道:“你不懂不要乱说,我大哥是帝豪集团的总经理,怎么可能送给爷爷假货呢。”

今天,是卫沧海的七十大寿,家族内全部子嗣都到了场,准备了大手笔的寿礼。

而肖天,便是卫家的一名赘婿,是整个卫家地位最低贱的人。

一枚血红色的玉佩,此时正静静的装裱在一个木制的锦盒中,懂行的人都能看出,光是装这块血玉的锦盒都是正宗的海南黄花梨制作,价值数万!

这里面的血玉,更是通体妖艳,哪怕是关上灯,都能散发出斑点的红光,只看一眼,便觉得温度都清冷许多。

“要我说,就是有的人没见过世面,没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才会在这里叫嚣,无非就是想刷点存在感罢了。”

一个刁钻的女子在一旁迎合道,她便是卫青青的二嫂。

再看卫沧海,坐在主席位上,面色阴晴不定,只是摆摆手,说:“算了。”

“姥爷,这是我送给您的陇南天真迹,梅兰竹菊一副,市场价值在二百万左右。”

陇南天。

梅兰竹菊。

肖天的头突然又剧烈的疼痛起来,脱口而出:“这也是假的!”

脑海中依稀出现了几个画面,一个佝偻的老者在自己面前,恭敬的提笔作画,又送给自己……

“假的?我说肖天,你一个窝囊废也太牛了吧?价值五百万的血玉你说是赝品,就连一幅画你也能看出来是假的?”

“就是,虽然说陇南天是当代画家,年龄不过九十来岁,但毕竟是齐大家的传人,他的一幅画市场价随随便便也数百万了,你也能看出来是假的?”

在场的众人,无一不在挖苦自己。

“如果我说,陇南天曾经亲自作画送给过我一副一模一样的梅兰竹菊,你们信吗?”

“如果我没看错的话,这幅画应该就是临摹的我那副。”

此话一出,场上哄堂大笑。

就连卫青青,脸也红到了脖子根。

吹牛不打草稿?

陇南天是什么人?就连卫老爷子请他,人家都不见得会赏脸,可肖天一个穷小子,也敢口出狂言?

“是吗,既然如此,那你说说你那副真迹现在身在何处,可否拿来让我们这些土狗瞻仰一番?”

卫沧海的外孙,卫子君嗤笑道,他的父亲是上门女婿,所以自己也随了卫家的姓氏。

“我想不起来了,好像是捐给华夏博物馆了。”

“好了,谁也不要再说了!”

卫沧海一拍桌子,怒斥众人,但随后,又朝着肖天一笑道:“快坐下吃饭吧,一会儿菜都凉了。”

诸人疑惑不解,肖天分明就是一个身无分文,还爱吹牛的穷鬼,为什么老爷子对他一直如此包容?

哪怕是过寿,家里人谁不拿出价值百八十万的礼物,只有他肖天只是说了一声生日快乐而已。

这么多年,卫家小妹卫青青,跟着肖天吃了多少的苦头,难道卫沧海没见过吗?

但其中的缘由,似乎只有卫沧海知道。

……

厕所内。

肖天不断的捶打着自己的头。

“为什么!我为什么还是什么都想不起来!”

三年前,他失忆了。

醒来之后就被卫沧海收养,受尽了他的恩惠。

甚至还歪打正着的娶了卫家长得最漂亮的小妹卫青青,直接成了卫沧海的孙女婿。

他努力的回忆着曾经的一切。

身上的弹孔。

刀疤。

烧伤。

以及腹部那道几乎把自己一分为二的贯穿伤,到底是怎么来的?

可每次深入想起,头都像是要爆炸一样。

就在这时,一道倩影推门而入。

是卫青青。

她漠然的看着自己,问:“为什么?为什么你明明什么都不懂,却还是要乱说。”

“我知道你穷,但是我并不想被家里安排婚姻,所以选择嫁给你,但我没想到,你今天会让我如此难堪。”

“你知道他们在家族的微信群里说什么吗?说你就像是一条狗……”

卫家有一个微信群,所有人都在群里,唯独没有人拉肖天。

不,曾经拉过,但是被卫子君踢了,说是手滑踢错了。

“青青,你相信我,那个一定是假的。”

“不重要了。”

此时此刻,她的心已经完全冷了。

随后,转身离去,留下一句:“我们离婚吧。”

结婚三年,他虽然从来没有碰过卫青青,但却早已经把她当作了自己至亲的人之一。

和卫家其他人不同,只有卫青青把自己当作人看,从来不会挖苦,不会嘲笑,心甘情愿的和自己过苦日子。

但今天,自己的行为似乎彻底伤了她。

……

走在冷风中。

他怒骂问着自己为什么。

“贼老天,如果你有眼,就把那些嘲笑我的,该死的卫家人劈了!”

原本只是撒气的一句话,可下一秒。

天空突然乌云密布!

原本朗朗的夜空,突然勾起几道惊雷,朝着酒店的方向劈去!

霎时间,全城停电,整个城市步入了一片黑暗!

肖天的酒也醒了,这么巧?

与此同时,天空中传来了一阵悠扬的声音。

“你……终于想做回你自己了吗?”

是谁在说话!

他打了一个冷颤,咬着牙关看着天空。

天空中仿佛出现一道人影,下一秒,一个人便出现在自己的身后。

神不知鬼不觉。

看到自己,他突然下跪。

“主公,属下来迟,请您赎罪!”

“您确定已经想好,做回自己了吗?”

他猛然起身,突然伸出手对着肖天的额头一指,一道光芒瞬间汇聚到眉心,消散在体内。

肖天只感觉头颅炸裂一样疼痛,随后大量的记忆瞬间汇聚脑海……

三十年前……龙南山六十岁时,送给自己梅兰竹菊。

九十年前……齐大家上门送给了自己一套珍稀墨宝。

一百五十年前……大军阀跪地托孤。

四百年前……

目录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