肖天卫青青全篇免费阅读 神龙弃婿第5章

《神龙弃婿》 第5章 居心何在 在线阅读

到时候,肖天肯定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卫青青终于急了,她连忙拖着裙角跑出来说道:“爷爷,请您放过肖天一次吧,他是为了我才再闯卫家的,他以后不会再这样了,您放过他吧!”

卫沧海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不放过他,是他一开始,就把自己的路给走绝了,我和他之间的最后一点情分,已经没有了。”

卫沧海看着自己最心疼的小孙女还在维护肖天,一时间有些喘不上气来,脸色也变得苍白起来。

原本是生日寿辰这种高兴的日子,被肖天搅和成了这样,就算卫沧海商海浮沉了大半辈子,心脏在此时此刻还是有些受不了了。

他长长的呼出一口气,“谁也不要多说了,肖天,你现在辨别吧,是走是留,就看看你有没有真本事了!”

说话间,已经有人把静上观云图给抬了过来。

朗云和郎工幸灾乐祸的看向肖天。

这副静上观云图,绝对是货真价实的宝贝,他们两个人可是从拍卖会上买下来的,足足花了三千多万。

最终若不是利用家族势力去欺压那些参与拍卖的人,这副画的拍卖价格,绝对是这个数字的两倍。

就算是辨别,那肯定也是真迹。

再者说了,肖天这种认在他们眼里就是吃软饭的废物,会辨别个劳什子画作?也就是在承蒙罢了。

郎工甚至都已经想好怎么在肖天和那个自称龙灭天的彪形大汉,被赶出卫家之后,被朗家的人抓起来折磨了。

卫青青对肖天疯狂摇头,她的眼泪顿时间就流了下来,她现在十分后悔给肖天打那个电话,如果她不打,肖天就不会陷入这种危险飞境地。

“不要……不要!肖天,不要辨别了,我去和爷爷求求情,他一定会放过你的,肖天,你千万别辨别,可以吗?”

肖天伸手擦了擦卫青青的泪水,他柔声说道:“青青,从认识你以来,我都没有对你说过慌,以至于我有很多时候看似很自负的样子,让你觉得十分丢人。”

“但是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说出来的那些话都是真的,别人有不信的理由,你不能不信我。”

卫青青从肖天的眼神中,看到了十分的真诚,竟然是鬼使神差的“嗯”了一声,“我相信你。”

而龙灭天也是瞪大了眼睛,这么温柔的龙神大人,他也是第一次见过,哪怕大人在面对龙灵儿的时候,也从来都没有这样过。

肖天笑了笑,又对卫沧海喊道:“卫老爷子,我可以辨别,但是条件你要换一下,我希望我辨别出来之后,别让卫青青嫁给朗家,如何?”

“放屁!”

卫子君大骂道:“婚姻大事,岂能儿戏!”

肖天对卫子君没有任何好感,他针锋相对的说道:“你们不是已经儿戏三年了吗!”

“你!哼!我不同意!”

卫子君一扭头,不再搭理肖天。

肖天又看向朗云,“怎么样?敢不敢赌一把?你赢了的话,我的命就是你的,如果你输了,从今天起,不要再觊觎青青了。”

朗云嗤笑一声,“你有什么资格和我谈条件,你的命能值几个钱?不接!”

肖天有些无奈,他说道:“我是说在我辨别成假画的情况下,如果你这幅静上观云图是真的,你为什么不能和我比一比?还是说,你原本就是假的!”

“口出狂言!此乃真品佳品!岂是你这种废物可以认得出来的!好!你这个激将法我吃了,若是此画是假的,那么我不仅不娶卫青青,还当场把这个画给吃掉!”

“好!一言为定!”

肖天没有任何犹豫,指着画说道:“辨别好了,这是假的。”

此言一出,满堂寂静。

这就辨别好了,这不就是把之前的话又说了一遍吗?

随后,就是郎工的讽刺笑容。

“真是笑死我了,指着说是假的?肖天,我指着你说是假的,难不成你不是人吗?”

龙灭天动了动,但是碍于龙神大人下过命令,他没有轻举妄动。

卫沧海强压下心中的怒火,“肖天!你是用什么来判断这是假画的?!”

肖天叹了口气,没有正面回答,反而是反问道:“诸位都是大人物,应该知道华夏文物都在华夏博物馆之中吧?”

朗云闻言讥笑道:“你不会认为这副画在华夏博物馆之中,就觉得这副画是假的吧?我告诉你!这副画是用来义卖的!”

所谓义卖,就是拍卖出一件件商品,将拍卖的钱全部捐出去。

肖天摇了摇手指,“我有这么笨么?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陇南山落款印记上,有一个绿豆大小的墨汁,在群山之中的颜色最深处,有一个巴掌印。”

“最后一个,陇南山封笔之日印章断墨,那次的盖章是寥寥草草就盖上了,就这三个点,我敢说里面绝对没有!”

卫沧海见肖天竟然说的那叫一个头头是道,他歪了歪头,立马就示意两个保镖去仔细观察。

“报告卫老家主,上面没有墨汁和手掌印,盖章也不断墨!”

朗云一惊,他呵斥道:“你就说出几个莫须有的点,谁知道会不会是你瞎编的!”

肖天胸有成竹的笑道:“这就是刚刚问大家相不相信华夏博物馆的原因,如果你们相信,可以去搜华夏博物馆官网,在近代文物之中,序列号是1985,这是陇南山画出这画的当天时间。”

话音刚落,顿时间就有人喊了一声,“我搜到了我搜到了!华夏博物馆那一张上面有两点墨汁,还有断断续续的印章。”

肖天呵呵一笑。

当初陇南山就是在他身边作画,那一滴墨汁是陇南山的酒瓶滴落。

而陇南山当时是喝多了,一个没站稳就压在了静上观云图上,留下了一个手印儿,若不是肖天及时拉住,恐怕后世就看不到这一副恢宏的静上观云图了。

卫沧海眯起眼睛,看向了朗云,“解释解释,这到底是什么意思?”

华夏博物馆自然是真品,那么朗云这个,就是假的了。

送给卫沧海赝品,居心何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