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我的1990铁军铁军铁花by夜夜熬鹰全文免费阅读

第19章

“哥,咋还坐车?去哪儿啊?”

停到公交站牌前,大壮好奇的看着铁军。

“我在核计去秋林呢,还是去百货?”

“啊?哥,你发财了?秋林也敢去?”

不怪大壮惊讶,这时还没有专卖店,精品屋,秋林是最豪华的百货,老毛子开的,有钱人的购物天堂。

大壮这一问,铁军也犯嘀咕了,是呀,兜里银子是少点,得了,人民百货吧!

人民百货商店,位于靖宇大街,得倒车。

“敢去是敢去,银子带少了,算了,饶了秋林,去百货!”

“还饶了秋林……嘿嘿,车来了!”

公交进站,下来几个人,大壮先上去,铁军跟上,打了两张票,人不多,哥俩到后面坐下。

过了几站,人开始多了起来,铁军身边站了一个带前进帽的青年,把着栏杆,竖着耳朵,佯装看窗外。

这年月贼多,没想到重生回来,第一次坐公交就赶上了,铁军心里打鼓,一会这犊子作案管不管?

管鸡毛啊,人家最少仨人,肯定还带着刀!

看情况吧,有人出手,可以助攻一下,好歹打点输出!

必须管呀,重生一世,弘扬正义,见义勇为都不敢,你丢不丢人?

还在斗争呢,肩膀被身后坐着的大壮顶了下,铁军回头,大壮往外面看,笑的很开森。

完了,管不管也得管了,咱家恨天下太平有表示了,只好一上就下死手了。

主意打定,铁军往后靠,眼睛眯成一条线,寻找前进帽的同伙。

车门一花衬衫,挡着售票员,算一个。前进帽身后有一潮姐,吹着大大泡泡糖,胳膊上的风衣蒙在一中年男的夹包上。

肯定又一个,倒霉蛋也找着了,筛了一遍,好像就仨,铁军对重生之眼还挺自信。

接着就是行动计划,大壮肯定能轻松干倒一个,自己不好说,干那女的还行,男的没谱。

“吱!”

“找死啊,眼睛长到**上了?”

司机骂了一句,一车人一晃,铁军还以为老王头上来开车呢,骂的一模一样。

我靠,中年人的夹包掉到地上了,红色高跟鞋一磕,包滑向门口。

“你干啥呀,吃老娘豆腐,臭不要脸的!”

高跟鞋骂中年人,中年人一脸懵逼,花衬衫探出三接头皮鞋,奶奶的,这年月穿这鞋的就没有好饼。

前进帽把手伸进裤兜,铁军毛了,妈呀,要掏家伙了!

“开门,我要吐!”

最后一排一个妇女“哇”一口吐到地上,司机还挺从容,伸头看了眼倒车镜,白手套一摆。

“张姐,开门!”

门一开,四面齐动,行动开始,当然了,包括铁军哥俩。

花衬衫脚一收,大爷的,鞋尖把夹包踢到车下。

“动手!”

铁军听见了,前进帽喊的,心下忐忑,脚下生风,“砰!”,“哎呀!”成功了,铁军大喜,前进帽捂着小弟弟团成一团。

大壮也动了,人跳起来,斜着把花衬衫扑出车门,“哇!”一股韭菜味呲了花衬衫一脸。

铁军根本没停,跟着掐住高跟鞋的脖子,一下扑在售票员面前。

“她是小偷!”

铁军喊了一声,售票员大姐特镇定,票夹子抡起,“啪!”高跟鞋哼都没哼,往地上出溜下去。

“高队!”

“别管了,先抓罪犯!”

这两句话啥意思?铁军刚要去支援大壮,中年人和前进帽一起喊道,铁军隐隐感觉不对劲。

“呵呵,爷早看出来了,你也不是好东西!”

中年男扑出来,迎接他的是大壮的勾拳,“砰!”鼻血横流。

“给,绑上!”

大壮把中年人的领带扯下,扔给一发呆的老头,“好勒,小英雄!”老头拿拐杖敲了中年人一下,扑上来把手捆上了。

“全搞定!”

大壮跳了起来,上车,把前进帽甩下车。

花衬衫的两根大手指,被一根鞋带系的死死的,脸上绿幽幽一片,来回扭动,像绿毛毛虫。

地上还躺着一只白运动鞋,是大壮的,哥俩配合默契,五分钟,全歼!

铁军和那个售票员张姐,把高跟鞋抬了下来,“都下车吧,估计走不了了,得上派出所了!”司机灭了火,下车绕了过来。

“哈哈,人民警察真及时啊!”

一脸警用面包车开了过来,急刹,跑下来三个着装的警察,看见地上一堆人,一起愣住了。

“老田?啥情况?高队怎么了?”

一个胖警蹲下看高跟鞋,铁军心中万马奔腾,猫到售票员张姐后面想哭。

“被见义勇为的干了,还好,逃犯也逮住了,真丧!”

傻子都明白咋回事了,大壮尴尬的往后退。

“谢谢你,小伙子!”

前进帽站起来,跟唐老鸭似的来握大壮的手,大壮嘿嘿傻笑着伸出手,“那是我哥!”铁军又是一声,我靠!

鼓捣半天,高跟鞋也醒了,咬着牙看铁军,这回看清楚了,还挺好看,尤其那小嘴,樱桃一点红。

“对不起,警……”

“带走!”

一声娇喝,铁军被按进面包车里,女队长对司机和售票员说道:“谢谢你们的配合,我们会表彰你们的!”

两人同样尴尬,心道,我们配合啥了,要说配合,那也是配合把你削晕了。

又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一个人,喊道:“高队,吴局让你把犯人直接押到他那!”

“哥,整大刺了!”

大壮也进来了,坐到铁军身边,铁军苦笑一下,“别怕,人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大壮点点头。

“往里面点,臭流氓!”

女队居然上了面包车,使劲挤了挤铁军,“我坐后面吧!”大壮起来跨到了后排,铁军暗骂大壮不地道。

“谁是臭流氓了,谁知道你们是不是好人啊,我们也是好心……”

“闭嘴,一会有你说的时候,再往里面点!”

女队又是一肘子,铁军倒吸一口凉气,痛呼:“大姐,再往里就出去了,啊呦!”

“叫谁大姐呢?”

“小姐!”

“你才是小姐!”

肚皮一紧,一只小冰手伸了进来,成螺旋状拧动,铁军呵呵笑了起来。

“神经病!”

“不是,大……小……姐,我肚皮有痒痒肉!呵呵呵呵,哈哈哈哈!”

一车人不说话,极其压抑的感受着两人调情式报复。

“抓走,抓走,抓走!”

警灯旋转,警笛长鸣,两辆车飞速往市局开去,铁军看向窗外,没白重生,还坐了把警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