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琛余苏的小说无广告全文免费阅读第6章

《天狼兵王》 第6章 鬼面索命 在线阅读

王家,是宁海市如今新的第一大家族。

今日,注定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

王家一举拿下同刘氏决明子集团的十亿订单,为王家进一步扩大看在东洲区的势力。

同时,王家现任家主王虎七十大寿。

宁海市东南海景别墅房群区,无数豪车令人眼花缭乱。

宁海市大大小小家族,包括东洲区的一些名流,皆齐聚王家别墅里,前来祝贺。

恭贺王虎老爷子七十大寿,更恭喜王家成为帝都刘氏在宁海的最大合作商。

十亿的订单,少说也得让王家赚它个四五亿利润。

“赵家贺礼,价值五百万的极品千年人参一株…”

萧家别墅大厅入口,司仪小姐面带职业微笑,一条条播报来客随礼。

“吴家贺礼,价值七百万的元青花瓷瓶一件…”

“徐家贺礼,战国青铜宝剑一柄,价值三千万!”

闻声,全场皆惊。

早就听闻徐、王两家交情过硬。

真没想到,徐家出手就是三千万的贺礼啊!

而且那王家家主王虎,本身就酷爱收集古物,越古的越爱。

徐家这一次送礼,可是送到王老爷子心坎上了。

别墅内,王虎身穿红色喜庆唐装,脸上是抑制不住的笑意。

“小杭啊,快来快来,来爷爷身边坐。”播报才刚话毕,徐杭就走入了王家别墅大厅,立即被王虎招呼到了身旁。

这场宴会,宁海市各大家族纷纷齐聚。

就连余家这样的小家族,为了给王家留个好印象,余英龙特地从黑市拍卖来了唐朝字画古董献上。

都想在王家面前好好表现,说不定能喝上口帝都刘氏在宁海决明子集团的汤。

也为了在宴会上,多结交名流,拓宽关系网。

萧琛已经在外面观测多时了,不断从怀中掏出那块有些破旧的英伦怀表。

这是八年前那场意外后唯一留下的物件,一直被萧琛贴身存放。

虽然八年过去了,这块机械怀表的时间读秒却还无比精准。

时针指向六,分针指向十二,两针形成一百八十度的直线。

随着咔吧一声响起,秒针同时针合成一线。

“砰——”

台上的主持人才刚刚将王虎请上来,还没说话,只见王家别墅大门稀里哗啦的碎裂开来。

众人皆朝着门口望去。

一道魁梧的身影出现在那里。

因为逆着光,众人并看不清那身影的脸。

沉重的脚步声迫近,随着那身影走入别墅大厅,众人才看清,随后,纷纷胆寒。

这魁梧身影肩上扛着一口漆黑的棺材,单手托着,迈着稳健步伐,朝着里面走来。

这棺材,少说也得二三百斤吧?

那人的脸,被整个包裹在鬼脸面具中,如同索命的阎王。

这便是萧琛了。

是北荒的主帅,更是封号天狼的兵王。

直到走至宴会大厅中央,萧琛才将那口漆黑的棺材放置在地上。

随着沉闷的声音和一阵地面颤动,众人太阳穴突突跳,眼前的这个鬼脸面具男子真的是人?

虽然知道来者不善,但是却没有任何一人敢开口,更别说阻拦了。

今日是王虎的七十大寿,这人敢直接扛着棺材闯入,不多说,必是仇家。

“保安呢?吃白饭的么?怎么能将来历不明的人随便放进来呢?”台上的王虎脸色难堪,在他的地盘竟然敢有人砸场子?当即环顾四周怒吼道。

“王虎,查收你的礼物,发货地是——地狱!”

萧琛冷冷说道。

因为戴了鬼脸面具,没人能看清他脸上的神色。

萧琛本并非那行事鬼鬼祟祟之辈,戴上面具,便是为了不叫人认出他余家上门女婿的身份。

八年前,是因为他,余苏才受苦。

他不想再为余苏带来更多的不幸,不然他欠她的,怕这辈子都还不完。

王虎吼完,也没见有保安进来维持秩序。

那些王家的走狗,早在外面的时候,就已经被萧琛打断了狗腿子。

“你…你要做什么?这里可是宁海王家!宁海第一大家族!”王虎炫耀身份,同时也是为了给自己打强心剂。

他是王家的家主,是生气都能够让宁海市抖三抖的大人物,他不信眼前的毛头小子敢乱来?

“取你狗命。”

萧琛目的明确,今晚来此,便是报仇。

“放肆,这里是宁海第一大家族王家,岂能容得下你放肆?”一个三十岁左右模样的男子挡在了萧琛的身前。

“不管你是谁,来我王家放肆,就别想站着出去。”那男子说着,就上前准备动手。

萧琛冷眼,真是巧了,这跳出来急于表现的,果然是那王力夫。

他的“好姐夫”啊。

“我倒要看看,你是什么货色,竟然敢来我王家撒野?”王力夫说着,就要伸手去摘萧琛的面具。

他幼时被送山上,也跟着山上的老道练过几招。

常人里,算身手不错的了。

王力夫是个私生子。

他爸还上高中的时候,就把女同学的肚子搞大了。

后来有了他,王家不认。

直到,他认识了萧珏,那个善良好骗的女孩子。

利用萧珏,他在萧家做了卧底,这才被王家准许认祖归宗。

里应外合之下,除掉了萧家,他功不可没,在王家的地位也水涨船高。

这次,同刘氏决明子集团谈成订单的,也是他为主要负责人的天逸药厂。

王虎已经暗示过了,只要他继续好好表现,可以成为继王虎的之后的下一任王家家主。

当然,这还只是事业上的而已。

他看向人群中那光彩夺目,才二十来岁出头样子的美女。

那是他老婆徐妍。

徐家徐放的女儿。

徐放那可是有军方背景的存在。

有这么一个厉害的老丈人,和貌美如花的老婆,王力夫表示很骄傲。

下一秒,王力夫的手停滞在半空中。

萧琛赫然出手,再一用力,就将王力夫来了个过肩摔。

想起来姐姐萧珏的错付,萧琛气不打一处来。

萧琛脚踩在王力夫的大腿上,同时手抓住小腿,反向用力。

“咯吧——”声音响起。

然而这还没结束!

萧琛继续用力,只见王力夫的右腿小腿被直接掰断,还扯了下来,鲜血喷涌而出。

王力夫背叛了姐姐和萧家,废他一条腿,算是轻的。

萧琛暂时不打算要他狗命,留着还有用。

王力夫发出了痛彻心扉的吼叫声,那是被活生生扯断腿的痛苦。

在场来参加宴会的,都是名门上流,不是名媛就是贵公子,哪里见过这种杀人架势的场面?

这些人纷纷退后,生怕波及到自己。

“力哥!——”

人群中一珠光宝气的女子也发出惊呼,就要扑过来。

看着反应,萧琛也猜到了,这便是徐妍了,徐杭的堂妹,徐家人!

萧琛猛然回转,薄如蝉翼的刀片飞出,擦着徐妍的脸而过。

那张艳丽的脸,瞬间,流出了血花。

“啊!我的脸!”徐妍崩溃,开始在人群中乱窜。

王家别墅大厅乱作一团。

萧琛却死死的盯上了不远处的王虎,手中还拿着王力夫的一截小腿。

在场的王家人都打着寒颤,腿软脚麻,连动一步的勇气都没有。

谁也不知道,这是哪路仇家,但是毫无疑问,是奔着王家来砸场子的。

王虎的手摸进自己后腰里的裤兜中,那里面有他托人从黑市高价购入的火器。

同时,王虎身子不断后退。

他还在思考。

若是开枪射杀眼前的鬼面具人,有可能会被人抓住把柄。

但是若是不开枪——

那眼前鬼面具人,将会取自己性命啊!

不远处,王力夫疼昏了过去,而徐妍也被吓晕了。

现场很安静,只能听见阎罗索命般的皮鞋落地声。

萧琛一步步朝着台子上的王虎走去。

“王虎,你可知罪?”

“我…我王家做的可是正经生意,何罪之有?”王虎虽然心虚,不过还是强行说道。

“跪下!”

萧琛气势如虹。

“咚咚咚——”

满屋子的人皆跪倒在地,包括王家人和王虎在内。

萧琛身上弥漫的杀气,在一般人感觉,是无比的寒冷,在他周围,就会忍不住的胆战心惊。

方才王力夫的腿被废掉时候,众人可都看的清清楚楚,此时当然被吓得都跪倒在地了。

王虎自知,眼前的杀神是冲着王家来的,他心中十分恐慌。

面对对方的一声“跪下”呵斥,一时间,也忘了身份,只想求着饶命。

他可是宁海市数一数二的大人物,自打他当上王家家主后,还是第一次如蝼蚁般跪倒人前。

“王虎今年已经七十,是只剩个脑袋在黄土外面的人了,还请大人能够高抬贵手、网开一面?”

王虎本想站起来,却发现腿脚软绵绵的,不听使唤了。

而且他也看出来,眼前鬼面具男子,绝非常人,便想着向对方求饶,说不定对方看他是个老头子,就放一马呢?

萧琛闻声冷哼,高抬贵手、网开一面?

当年他们火烧萧家的时候,有没有想过放萧家百余口人一马?

不,他们没有。

所以,王虎该死!

四大家族的人,都该死!

“八年前,海潮居,萧家别墅,一百零三口人,可曾记得?”

“现在,可以死个明白了吧!”

愤怒、冷酷的声音落下,如雷击电在王虎的心头。

“你!你是萧家余孽!”

王虎说着,快速掏出身后的火器,本来还想求饶,但是在知道对方萧家人身份的那一刻,王虎知道,对方就是来要他死的!

他必须自己搏一把方能救自己。

然而下一秒,王虎的人头落地。

萧琛的薄刃更快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