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思凡林夏颖《超自然诡事录》第10章在线阅读

《超自然诡事录》 第10章 心照不宣有秘情 在线阅读

林夏颖被韩冬梅压制在简易行军床上动弹不得,撕烂的皮衣皮裤散落在地上,一件崭新的黑色皮夹克穿在林夏颖身上,配着一条短皮裤,将曼妙娟秀的身姿包裹得越加的腴满润圆。

“鬼灵姐,她都这样了,干嘛还要换上超短裤呀!”

岳思凡冲进屋子,发出怒问声的同时,躬身从地上捡起被撕烂的皮夹克,毫不犹豫地盖在了林夏颖乱踢的双腿上,侧身一转的那一刻,又伸手按住了被皮夹克盖着的双腿。

“不穿短裤穿什么?我除了有这一套备用的短裤之外,还真找不到更适合林所长穿滴!”

韩冬梅瞟了一眼岳思凡,又拧着脖子朝身后张望着,当目光投向李彦霖的瞬间,白皙的脸颊上泛起了怒色。

“赶紧想办法让林所长安静下来,再这样折腾下去,咱们还用不用开展工作,这里的任务什么时候才能完成。”

被林夏颖折腾了好久的韩冬梅不仅精疲力尽,而且还有着难以抑制的恐慌情绪。由于林夏颖失去心智的野蛮举动,以及毫不顾忌的乱蹦乱动,几乎让身子裸露着呈现在了别人的眼前。正是因为看到了这些,才让她想到了万一在自己身手发生这样的窘困局面,会有多么的丢人现眼,毕竟自己是结婚的有夫之妇。

岳思凡没等李彦霖回话,立即转头面对着李彦霖和一前一后的王文昌与孟子义,同时发出了制止说话的暗示。接着用摆动着下巴的动作,指挥三个大男人转过了身子,用脊背对着躺在行军床上的林夏颖。

“鬼魂鬼魄,我不用交代你们应该知道干什么吧!”

他怒怒地吼完之后,也不等回应,立即转头面对着韩冬梅说道。

“鬼灵姐,真是难为你了,林所长只能请你照顾,我们都是些笨手笨脚的大男人,而且,有些时候还不是很方便。”

吞吞吐吐说完时,岳思凡好像很不放心地回头瞅了一眼背着身忙碌的三个人,这才放心地从嘴角挤出了不自然的笑容迎住了韩冬梅疑惑却又惊讶的目光。

“老大,我怎么觉得你另有所图呀!”

韩冬梅犹豫着发出怒问声时,慢慢地松开了摁压着的手势,其实,神志不清的林夏颖在岳思凡从地上,捡起破烂皮衣盖上光着的双腿,尤其是左手轻轻按住膝盖的那一刻,林夏颖已经停止了挣扎,很安静地仰躺着,只是目光呆滞,神情死板而已。

岳思凡并没有听清楚韩冬梅到底问了一句什么,而是通过观察韩冬梅的眼神和表情,才有所意识地微微一笑道。

“人家林所长第一次跟咱们鬼四铁合作,不能让人家看遍咱们,我这是为咱们的名声着想,绝对没有其它想法。”

他感觉到韩冬梅眼眸里透出的鄙视,也看到韩冬梅脸上挂着的不屑表情,心里藏着的那点事不言而喻地表露了出来。

“他们几个是大男人,难道你就不是啦?”

韩冬梅彻底地放开抓着林夏颖的手腕,直接转身站成了面对着岳思凡的姿势,落眸扫视着林夏颖腿上盖着的破烂皮衣,好像不由自主地摇了摇头,撇嘴的样子仿佛咽下了没说出的话语。

岳思凡被韩冬梅挑明了的问话,臊得满脸的红光。

“正因为我也是大男人,这才赶紧盖住了林所长的腿,那么短的皮裤乱动的时候,让人看着怪不好意思的。”

他说的确实是实话,如果没有让韩冬梅信服的说辞,凭韩冬梅是过来人的大大咧咧,下一句话肯定会越加的不好面对。

“算了吧!你们年轻人心里的那点小九九我懒得理会,咱们还是说说正是吧!”

韩冬梅偏着头瞅了瞅李彦霖和王文昌背身手忙脚乱的样子,心里很清楚他们这是在干什么,也明白用不了多久,林夏颖身上附体的邪气必然能被化解。

岳思凡一直瞅着韩冬梅再次将目光投向自己的时候,拧腰一转,毫不客气地一屁股坐在了床边,刚刚好地将仰面躺着的林夏颖腰际的部位挡在了身后。

“鬼灵姐,根据我跟林所长亲身体验,这里的情况并不是杨大人说的那么简单,说直白一点,其实这里有可能不是所谓的古墓现场。”

“老大,你说清楚一些,我对古墓呀!灵异呀等等的一切都是一头雾水,我就想知道,就眼下的这般状况,咱们还有没有可能完成任务?另外,我想了解一下,有没有希望发掘出古文字和远古时期的图符图腾,其它的对我不重要。”

“我可以很有把握地告诉你,任务肯定能完成,只是时间的问题。至于有没有你想要的东西出土,还真不好说,假设不是千年古墓的发掘现场,那你感兴趣的东西可能不多,但不是没有,或许还能发现意想不到的收获。”

“不是古墓会是什么?”

韩冬梅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发掘的最终结果上。

由于研究的方向不同,韩冬梅看重的是如何对付古文字和图符,包括远古时期的图腾。只要现场能发现无法识别的文字和图符,韩冬梅就有能力破解,所以,在许许多多的绝密行动任务中,没有韩冬梅的参与,确实会陷入无法推进的困境。

“说句心里话,我进入发掘现在的第一感觉,就已经否定了是千年大墓的可能,因为这样的山头地势,根本就没有风水的存在。当然,也有破例,毕竟风水是一门深不可测的环境学,存在着很多无法科学解释的奥秘。”

孟子义背身看着李彦霖不停地在黄俵纸条上画着看不懂的图符,百无聊赖地终于等到了被韩冬梅挑起的话题,一边解释着风水学,一边漫步从李彦霖和王文昌身边走了过来,直接站到韩冬梅的斜对面,刚好是正面直对着岳思凡的姿势。

岳思凡偏着头很认真地瞧瞧躺在行军床上的林夏颖,又急切地瞅了瞅孟子义立身的方位,当确定了林夏颖身上没有暴露在外的部位时,放心地将目光投向孟子义肃穆着的脸上,刚要开口的瞬间,韩冬梅急切的问话声传进了耳朵。

“老孟,听说你是风水方面的专家,我就想知道这里究竟有没有大墓的可能,当然,我知道只是你的推测,但你的推测肯定会八九不离十,要不然承受这么大的压力还真有些……”

韩冬梅越说声音越低,低到最后直接咽回了不好意思说出来的心里话,因为后面的半句话违背了完成任务的初衷和责任。

“鬼灵妹子,我刚才已经做了风水方面的解释,万事万物没有准绳,还有,古人的思想和行为,有时候咱们没法去判断。单从风水方面来看,还真没有你想要的东西。”

孟子义对于韩冬梅研究古文字和图符的了解,绝不亚于岳思凡的了解,因为孟子义曾经对韩冬梅有过好一段时间的暗恋,如果不是打听到韩冬梅有个幸福的家庭和英武厉害的丈夫,孟子义绝对不会就此罢休,当然,决定放弃的另一个原因是打探到韩冬梅丈夫具有神秘的身份,属于那种惹不起的厉害角色。

韩冬梅听着孟子义的话,渐渐地陷入了失望的沉思之中,好像再也没心情搭理孟子义了。

“老大,一切准备就绪,是不是现在就可以开始了?”

李彦霖背着身敞开吃嗓门喊问着,生怕岳思凡听不到一样。

“那还用问嘛!麻利地快点呀!”

岳思凡听到准备就绪,心里就明白了全部,喜容已经爬上了脸庞。

“是为我亲自上手,还是你来代劳,我来指挥呢?”

李彦霖虽然已经接到了岳思凡首肯同意,但并没有立即转身,继续着背身的站姿,因为他们对岳思凡不仅仅是害怕,更多的是尊敬。

“奶奶的腿儿,不就是那回事嘛!”

岳思凡喊出了口头禅的同时,蹿着身子站起来,让开了挡着的床前空间,为李彦霖施展身手腾出了足够的地盘。半弯着胳膊紧攥着拳头,一副气势汹汹的样子。

鬼四铁成员都明白岳思凡说出口头禅的真实用意,所以,当岳思凡的一句不算是骂人的骂骂咧咧吼完时,李彦霖和王文昌提前转过了身子,只是王文昌立定着脚步,一直坚持到李彦霖跨出步伐时,才迈出沉稳的步伐紧随其后,手里抓着好几张崭新的黄俵纸条。

“请老大放心,我这次给林所长的也是灵咒和道符的双重驱邪,保证能在三个时辰之内康复。但是,林所长身上的阴气太重,需要中药调理,能不能完好如初这就要看你的本事啦!”

李彦霖斜视着岳思凡,眼睛里闪出了不怀好意的眼神。

“调理的事情我会想办法,赶紧驱邪化解吧!”

岳思凡皱着眉头不耐烦地催促着。

他在中医药方面的造诣大家有目共睹,鬼四铁成员在处置诡异现象,或者开展揭秘任务过程中,必然会被神秘气息侵蚀,使用中成药调理的重任就落在了岳思凡的肩上。当然,岳思凡在这方面,还真没让大家失望过,哪怕是不明原因的中毒,他都能轻而易举地解毒。

上一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