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惹萧先生全篇免费阅读无弹窗第九章白担了名分

《别惹萧先生》 第九章 白担了名分 在线阅读

黑黢黢的出租屋里,虞硚开门进来,顺手拧亮了灯。

家里房子被法院查封之后,虞硚也退掉了学校宿舍,搬进这条位于蓉城医院边上的巷子。她看中的是这儿离妈妈病房近,走几步路就能到。出巷口还有公交站,可以直达学校,当然,房租也在她能接受的范围内。

当时沈萱陪她找到这里,虞硚特别开心,抱着沈萱傻乐半天。处处碰壁的自己,居然能找到满足所有要求的房子,让她有种久旱逢甘霖的虚幻幸福感。

外面不知道谁在大呼小叫,半天没停下来。这一片几乎全是出租房,住的人多是从外地过来求医的,以及附近的打工人。人多的地方,环境难免复杂,吵吵闹闹不断。刚搬进来时,虞硚多少有点害怕。时间一久,差不多也习惯了。

胃有些微微的疼,提醒虞硚又忘了按时吃饭。

下午放学赶到医院,忙着跟医生商量配型排队的事,随后她便坐着萧远之派来的车前往萧园。现在想想,她这一天没干什么正经事,可此时却有种力气耗尽的疲惫。

用早上灌的开水泡了一碗麦片,虞硚坐到屋里唯一的一张方桌边,打开电脑,准备边吃边赶报告。

突然之间,虞硚脑子一闪,转头望向床边。

今天在萧园,虞硚8应该算是出言不逊。倒是萧老先生宰相肚里能撑船,见她说要走,便要派司机送一送,结果萧远之闷不吱声的,亲自将车开了过来。

临上车,虞硚在起居室里见过的那位中年女士匆匆赶过来,将一只漂亮纸袋递给她,说是初次见面的礼物。

虞硚心里挺诧异。豪门果然豪气,再不受欢迎的客人,也不让你空手而归。

不过鉴于今天的失败表现,虞硚哪好意思收人家东西,和那位女士来回推了好几次,最后是萧远之不耐烦了,一把夺过纸袋,扔进虞硚怀里。

等虞硚到了地方,萧远之还没忘记提醒她带上纸袋。

虽然没好意思当着萧远之的面拆礼物,不过虞硚掂掂份量,觉得可能是点心之类的,也就没再推托。

此刻,虞硚好奇心起。

当一条晶莹剔透,设计感十足的钻石项链出现在虞硚眼前时,直接把她看到傻住。

就算再不懂行情,虞硚也能看出,这条项链不是一般人能买得起的。

别是萧老先生特意替孙子给的……分手费吧?萧远之电话,很快被接通。

“礼物太贵重了,我不能收。”虞硚有点心惊肉跳,这东西搁在她这儿,万一掉了可赔不起。

“不想收就还给她,你跟我说什么!”萧远之回了一句,略有些厌烦。

虞硚忍不住感叹:“你爷爷真壕啊!”

“不是他,”萧远之顿了片刻,道:“秦小姐个人送你的礼物,给你就拿着!”

秦小姐?

递她纸袋的那位中年女士?

说来虞硚对秦小姐的印象挺不错,虽然她身形有些过分纤瘦,脸色也不太好,可胜在眉目清秀,气质娴静,反正就是很有魅力,而且亲和力满分。刚才虞硚被萧远之同马太太一唱一和地挤兑,秦小姐还帮了她几句。

“秦小姐是你什么人?”虞硚没忍住打听道。

对面的人半天没回应。

看来秦小姐身份特殊,萧远之认为不方便跟她这个外人说。不过这项链怪烫手的,总要尽快还给人家。

“这样吧,我把项链寄到萧园,怎么称呼秦小姐全名?”

“不知道。”虞硚摇头,萧远之这人冷不丁就要跟你个色一下。

“要不……我寄给你,你替我转交?”

“我像你那么闲?”电话那边的萧远之听着口气很冲,虞硚感觉,下一刻他就要挂电话了。

然而,只沉默片刻,萧远之又开了口:“明天秦小姐带你去试订婚礼服,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

虞硚懵了,她今天都当面顶撞萧老先生了,就这样还要订婚,到底试探谁的涵养呢?

“萧氏公关部周五就会发声明,宣布我们订婚。老爷子心里清楚得很,这事没办法反悔,我只能跟你凑合。”萧远之又来一句。

这话听着,就像订婚不是为了给他萧远之洗白,而是让虞乔占了便宜似的。

虞硚开始替萧老先生憋屈,养这么个不省事的孙子,在外头闯祸就算了,还要往家里带有污点的女人。

幸好只是订婚,萧老先生这体格,等到他们一年后解除婚约,肯定不在话下。

“对了,你住那什么破烂地方,我看着不行,这两天给我搬家。”萧远之倒命令起了虞硚。

虞硚自然不会吃他那套:“不是说过了吗,以后各管各的。”

门外突然响起敲门声,虞硚转头看了看:“不会吧,你过来了?”

“要我过来直说!”萧远之一下笑出来,“也是,我不能白担了名分。”

虞硚正想怼回去,敲门声再次响起,节奏极快,带着几分不耐烦。

“来就来吧,帮我把项链还给秦小姐!”虞硚灵机一动,既然萧远之在外面,正好让他送个同城快递。

虞硚顺手打开的门外,是一个陌生老妇,横眉怒目地就望了过来。

“是她?”老妇侧头,问站在后面的人。

“可不是吗!”回应的是一个挺着大肚子,浓妆艳抹的年轻女人。

就在虞硚准备问对方要找谁的前一刻,一只手臂猛然伸过来,勾住虞硚的脖子,要把她拖到外面。

虞硚立马明白不对,扒住那人胳膊想要拽开,口中大声呼救。

拖着她的老妇又去捂虞硚的嘴,口中不干不净地骂了起来。

另一个同伙模样的女人也上来,两人联手把试图要退回屋里的虞硚死死架住。

挣扎当中,虞硚攥着的电话脱手飞了出去。

虞硚被人重重甩到地上时,那个孕妇正兴奋地对着一支手机大喊:“宝宝们,报告大家好消息,偷我老公的女人抓到了,今天都不要走,马上给大家直播打小三!”

孕妇嗓音尖利,听的刺耳。

看似这些人有备而来,又有两三个身形壮硕的女人上前,将虞硚围在当中,对着她拳打脚踢。而明显是领头的孕妇差点将手机怼到虞硚脸上。

“你们是谁!”虞硚本能地用双手抱住头,完全陷入了被动挨打的境地。

“都看看吧,这小三长得跟狐狸精一样,今天就要她好看!宝宝们赶紧点关注,到五千人,姐就把她扒光,让小三以后没脸见人!”

有人猛地朝虞硚的头跺了一脚,有片刻,她几乎失去知觉。

“四千七百八十五,加油点关注啊,宝宝们,精彩马上就到!”那孕妇兴奋地大叫,路灯照射下的脸,粉扑扑往下掉。

巷子里已经有租客听到动静出来,围在边上瞧着。

“我不认识她们,谁帮我报警!”虞硚知道自己不能昏倒,这会儿拼尽全力喊道。

周围的人,全都无动于衷。

虞硚头发猛地被人从后面扯起,随即一记耳光打到她脸上。

打人的女人手劲非常大,虞硚眼前冒起了金星。

“宝宝们给力,已经到四千九了,”孕妇激动到手舞足蹈,“我说话算数,马上就扒小三衣裳,礼物刷起来,先让你们看春光乍泄!”

这一句,清楚地传到还在昏沉当中的虞硚耳里。

蓦地一下,不知哪儿生出来的力气,原本趴在地上的虞硚抬起身,掀开近处一个女人,飞快从地上爬起,便往巷口那边跑。

“把她抓住,还没扒呢!”起哄的是一帮男人,个个伸长脖子,甚至还有人拿着手机在拍。

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虞硚被女人们一拥而上,再次摁到地上。

没一会,虞硚身上的外套被人狠狠甩到了旁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