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剑奇情录》全篇免费阅读第4章青城之秀

《诗剑奇情录》 第4章 青城之秀 在线阅读

众人打眼望去,却见从正门之中走进一个人,面色红润,天堂饱满,双目炯炯有神,身材魁梧,背一把紫金天阙剑,款款走进大堂里来。青城众人一见之下,面露喜色。

来人乃是青城首徒苏云翔,刚刚在江湖中游历归来,听见有人竟在青城派如此猖狂,不禁怒从心头起,在殿外便出声呵斥。等他走到殿中,发现两个戴面具的大汉在大堂正中站着,青城众人脸上带着掩饰不掉的惊慌之色。

苏云翔对着潇潇道人行礼毕,然后对两个大汉说道:“你们是什么人,竟敢来我青城山放肆。”苏云翔向来自视甚高,而且自小便是在青城长大,对青城派素有感情,今番见到紫蛇青虬二人打门,不禁心生一股怒火。

紫蛇大汉摇着手中的折扇道:“某等此来只是为借贵派紫金琉璃盏一用。”

苏云翔将背后的天阙剑拔出道:“若是如此,先问过我手中的剑。”

苏云翔浸润在金阙剑法已经十多年时间,金阙剑法虽然并不在青城派三大镇派武学之中,但苏云翔历经十余年的磨练,已近出神入化,在江湖青年一辈中已经鲜少碰到对手。

五年前,苏云翔在江苏扬州就以金阙剑法击毙当时臭名昭著的采花淫贼摩天鼠李三鹰而名震江湖。

摩天鼠李三鹰当时流窜江苏频频作案,不少良家妇女惨遭毒手。李三鹰轻功卓著,武功高强,是黑道上有名的高手。官府中的衙役往往不是他的对手,每每被他逃脱。又加之他流窜作案,行踪不定,更使得对他追捕变得极为困难。

当时六扇门对李三鹰的悬赏金额不断的提升,加之李三鹰的所作所为在武林中引起了公愤,许多侠义之士对李三鹰也进行了追捕。然而李三鹰凭着自己的轻功和机敏,躲过了无数次危险的追杀。

其时苏云翔恰好游历扬州,得知了李三鹰的罪行,也便加入到对李三鹰的追捕之中。

一个偶然的机会,苏云翔在扬州城外的护城河上发现了李三鹰的行迹。其时李三鹰的悬赏令已经在江湖上广为流传,而李三鹰仗着自己的轻功,在犯事的时候又往往不去易容改装,使得他人很容易就能发现他的行迹。

当时苏云翔发现李三鹰肩上扛着一个布麻袋,行迹匆匆的往城南方向跑去。

苏云翔一看之下就知道定然是李三鹰在做作奸犯科之事,意欲立时上前擒住他。然而他想起之前数次追捕李三鹰无功而返,对他的轻功十分忌惮,决定暗下里跟着李三鹰,伺机再动。

虽然苏云翔的轻功比之李三鹰略有不如,但是李三鹰肩上扛着一个布麻袋,行动便不似先前那般迅捷,使得苏云翔能够堪堪跟得上。饶是如此,苏云翔也只是跟在李三鹰的身后而不被其发现。那李三鹰肩上的麻袋,在苏云翔看来,定然是某家的良家妇女惨遭其毒手,被其从家中掳掠了出来。

苏云翔一路跟在李三鹰的后面,也没有寻找到好的时机下手将其擒获。李三鹰扛着布麻袋也不知道走了多久,然后走到一间草屋前停下。这间草屋非常的偏僻,在扬州城南大约五十里的样子,周围被一条小河环绕,周围植满了高大的乔木,背依着一座五百多米高的山峰。

李三鹰将门直接踹开,然后走了进去。苏云翔悄无声息的来到草屋之前,透过窗户的缝隙张望里面的情景。只见李三鹰将布麻袋打开,里面漏出一个满脸惊慌的女子,眼中充满了恐惧,因为害怕嘴巴里只发出“呜呜呜”的声音。

“奸贼果然伤天害理!”苏云翔心下愤怒不已。

李三鹰此时一心只在眼前的女子身上,并不晓得屋外还藏着一个要取他性命之人。李三鹰对着女子哧哧的淫笑:“小娘子,我们来快活快活。”

“该杀!淫贼!”苏云翔在窗户外听到李三鹰的话,心下更是愤怒。

李三鹰在女子身上不停的摸索,女子因为害怕不停的闪躲,李三鹰心中一怒,将女子的腰带用力一扯就扯断了,女子的衣服一下松散了下来,李三鹰看着瘫在地上的女子,不停的哈哈大笑。他不一会儿的时间就将女子身上的衣服都剥干净了。

李三鹰看着不停的在地上扭动的女子,感到愉快。他一直觉得媾和一定要是强迫的才够味。他最喜欢看到恐惧和拒绝不能的表情,这时候,他**就更加的高涨。李三鹰现在看着在地上不停颤抖的女子就像看着一只待宰的羔羊。

他已经有些急不可耐了。李三鹰用力的扑在了女子的身上。苏云翔躲在屋外一直等待着机会,将李三鹰一举拿下。他吸取了之前教训,一定要寻找一个一击必中的机会,不让李三鹰有逃跑的可能。

苏云翔一直等着,直到李三鹰扑倒女子身上耕耘,暂时失去了防备的时候,闯进屋中,使出一招金阙剑法中的重若千钧,一剑砍在了李三鹰的后背上。李三鹰负痛,一个侧身想要躲过接下来的一剑。

李三鹰侧身之时便已看见苏云翔,怒骂道:“****,你真是阴魂不散!”苏云翔却不搭话,一招镜湖烟云又向李三鹰刺了过来。李三鹰因为先前中的一剑,行动已经迟缓,眼看着这一剑已经躲不过去。这时,他侧眼看见一丝不挂正在瑟瑟发抖的女子,用手一扯将她扯在自己的面前。苏云翔一看,本欲躲避,然而剑势已成,改变剑招已是不可能,剑尖直接穿过女子的身体,停留在李三鹰的胸前。

苏云翔抽回剑,在李三鹰愣神的瞬间,又使出燕子三回,天阙剑从李三鹰的脖子上穿过,溅出一滩血。李三鹰和女子的血迹混合在了一起,染红了草屋的地面。苏云翔将李三鹰的尸体扔到了扬州城衙的门口,便离开了扬州城。

后来苏云翔追杀李三鹰的事迹在江湖中不胫而走,江湖侠士纷纷赞赏苏云翔的侠义之气。苏云翔也因此而被看做是青年一辈的十大高手,便多了些傲气,这也是青城派年轻一辈的通病。

苏云翔听罢紫蛇大汉的话,也不多做解释,解开紫金天阙剑,首先一招重若千钧便向紫蛇大汉砍去。紫蛇大汉细看苏云翔的剑势,用手中的折扇一挡,原来折扇竟然是金属制成。

“嗖”的一声响,一道金光自折扇上射出。苏云翔眼明手快,一记踏浪寻帆躲过折扇中射出的金光。

潇潇道人惊道:“流云扇!”

紫蛇大汉回道:“不错,就是流云扇。”

潇潇道人道:“想不到今日竟见到流云怪叟的两大绝技,也是幸甚。”转身对苏云翔说道:“云翔,小心了。”

苏云翔两手抱拳,回礼道:“弟子谨记。”

声音未落,便又欺身而上。苏云翔自三年前在正道十派大会上击败当时声名显赫的武当首徒裘天袭后便自视甚高,一般人物很难放在他的眼中。苏云翔手持紫金天阙剑将金阙剑法一一施展出来,招招都指向紫蛇大汉的要害之处,只要一招落实,便是非死即残。

紫蛇大汉顺着苏云翔的剑招剑势,用手中的流云扇不断化解。苏云翔不停的抢攻,紫蛇大汉不紧不慢的化解。半个时辰的光景,争斗兀自没有结果。

苏云翔不禁暗下恼怒,平举剑势,准备用出金阙剑法的最强杀招“金石为开”,剑尖一晃闪出五六层剑影直向紫蛇大汉袭去。

紫蛇大汉不敢大意,身形急退,将手中折扇一挥,又射出几道金光,意欲将苏云翔逼退。

苏云翔眼见金光袭来,却丝毫没有闪躲的意思,天阙剑尖又幻化出多个剑影将金光拨开,只听得咣铛一声天阙剑已经刺到紫蛇大汉的胸前,迸射出的金光纷纷射进大殿的墙壁之上,原来是两寸来长的金针。

苏云翔的天阙剑刺到了紫蛇大汉的胸前,然而却没有刺破紫蛇大汉的衣服,只有咣当的一声响。苏云翔正在惊诧之余,紫蛇大汉的左拳伴着呼啸的风声挥向了苏云翔的右脸,只见苏云翔像被风扫落的落叶一样飞了出去,口中不住的流血。

“金鳞甲,看来你们是有备而来!”潇潇道人叹息道。

紫蛇大汉回道:“某等只是要借贵派紫金琉璃盏些许时候,待用完毕,或许会归还!”

“好个或许会归还!”潇潇道人对着二人说道:“莫非两位真的以为我青城派无人,可以随意揉捏么?待贫道试试两位的高招不迟!”

紫蛇与青虬大汉见潇潇道人语带坚决,于是拱手道:“既然如此,也怪不得某等强取了!”

两人正待上前,想要以武力夺取紫金琉璃盏。忽然听得一声喊:“紫金琉璃盏归我了!”众人抬头看去,只见一个细瘦的中年人自大殿塑像的后面飞驰而过,从潇潇道人的手中将紫金琉璃盏一把夺过来,就向大殿门口疾驰。

众人一愣神的时光,他已经跑出十丈远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