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俏皮王妃俊王爷》小说完结版在线阅读 云金惜纳兰朔小说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云金惜悠闲的坐在马车里,窗外鸟语花香,她时不时哼几句歌,心里好不惬意。

马车驶过很长一段平坦地境,很快步入荒林,碎石杂草左右横生,马车剧烈的颠簸起来。

云金惜左右摇晃着感觉骨头都被颠散了,她撩起帘子,探了探头问道:“大哥,还有多久啊?”

“早着呢!才走了三分之一不到。”马夫一直专心的赶着马车,感觉有点心不在焉。

外边是一眼看不到边的树林,凉风习习,树荫斑驳,只有陌生的马夫跟自己,一种不祥的预感随之而来,云金惜突然有点害怕了。

云金惜又看了看马夫,急中生智,道:“大哥,我决定了,等会儿到了地方我多给你十两银子的辛苦费,其实啊,我是云府的人,我爹派了人四处寻我,说是纳兰王有急事找我,但我贪玩就跑出来了,结果现在听说王爷要悬赏找我,没办法了……看样子我是不能在外面玩了……要不我们改道回云府吧,纳兰王那样的身份我也惹不起……”

这个车夫本来是打算将云金惜卖到红楼好好的赚上一笔,但是现在……他犹豫了,如果真是像她这么说,那……纳兰王可是他这种小人物惹不起的主……于是,他只考虑了不到十秒钟的时间,就立马将马车调转了方向,朝云府而去。

“姑娘,已经到了!”云金惜在马车里睡得迷迷糊糊,车夫在门外敲了敲车门。

赶了大半天的路,云金惜的肚子已经在抗议了,于是她决定先去觅食。

“你们说,这个云家小姐到底怎么得罪王爷了,你看这上面写着黄金百两的赏赐呢!而且啊,我还听说,实际上,现在的云家已经被王爷给控制住了!”

“是啊,是啊,这个云大小姐的胆子可真大……”

云金惜刚从酒楼里买了些糕点,准备出门的时候,便隐隐约约的听见了隔壁桌在讨论云府。

还真的悬赏抓她呢?这个该死的纳兰朔,她到底是上辈子造了多少孽,才会穿越回古代碰见他啊!云金惜不敢就这么直接回去云府了,要是被纳兰朔抓住后,十有八九又要被关起来……

云金惜很快去犄角旮旯里找来了一些炭灰,先将自己的脸抹黑,又去买了两件粗布衣服。

终于化妆完毕,云金惜看着自己这一身乞丐装扮不禁满意的点了点头。

她晃悠着来到了云府大门前,云府大门外,并不见有家仆看守,倒是有两名官兵正在站岗,表情极为严肃。

云金惜心里很不是滋味,虽然说,这个云府其实只是跟原身有关系,但是想到云父,想到对自己好的雀儿,云金惜心里着实有些不落忍。

纳兰朔府邸。

“混账,这么个大活人,找了这么久,居然没有一点消息!”纳兰朔将近手边的玉茶杯摔在地上,怒道。

“王爷恕罪,请王爷再多给属下几天时间,这个云家小姐现在肯定是听到了风声,所以不敢轻易回府,属下斗胆想讨一道命令,可不知道当讲不当讲……”负责寻找云金惜的那个侍卫打量着纳兰朔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征询道。

“说。”纳兰朔怒气稍减。

“依小的所见,我们何不假意让人包围云府,当然,一定要故造声势,让众人皆晓,我猜想,云小姐肯定不会因为自己一个人的原因,连累所有云府的人,这样一来……”

纳兰朔思索片刻之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就照着你说的办吧,但是切记,不可伤害云府任何的一个人……”

手下领命之后,便匆匆离开。

“哼,云金惜,我看你还能逃到哪儿去!”纳兰朔自语道。

“让开,让开!”一对官兵急匆匆的朝云府的方向而去。

“你们瞧啊,我看这次,云府估计真的要因为这个云小姐大祸临头了,官府都已经把云府包围了……”

“哎,是啊,云老爷平时人很好的……”

云金惜正拿着一个肉包子站在人群里吃着,眼看着官兵从自己的眼前跑过,周围人的议论声也越来越高,金惜一时便食不知味了,这可怎么办呢?

云府内,安氏母女正悠闲的在喝茶,管家忽然气喘吁吁冲进来禀告,“夫人,夫人,不好了,有一大群官兵正在朝咱们府围过来呢,这会儿已经到门口了。”

“什么?娘,这下怎么办啊?”安瑾芸蹭的一下从凳子上站了起来,她一脸焦急的看着安氏,“娘?”

安氏到底是官宦人家出来的,思绪还算镇定,吩咐管家道:“你现在就去给左丞相府传个消息。”她觉得父亲肯定会有办法。

管家刚出门就跑回来了,“夫人,门口有官兵在把守,说谁都不能出府,四周都已经被官兵包围了,这可怎么办啊?”

“这个杀千刀的云金惜!真是想害死云府上下。”安氏嘴里抱怨着。

“禀告王爷,事情都办妥了,就等着云小姐自己前来认罪了。”官兵前来禀告。

“嗯,下去吧!”纳兰朔略显疲惫的挥了挥手。

云金惜站在云府外,看着守门的官兵,心里十分不是滋味。

“官老爷,你行行好,放我出去吧,我是今天早上到云府给他们送蔬菜的菜农,不是云家的人,我家住在城郊……”云府的大门打开了,一个老人苦苦哀求着。

“云府现在不准任何人进出,我管你是谁,快给我进去,不然我们对你不客气了!”官兵疾言厉色,将武器朝着老人一亮,老人立马不敢出声,哆哆嗦嗦的退到了府内。

云金惜看着这一幕,实在是忍不下去了,妈的,姑奶奶我怕什么,大不了要头一颗,要命一条,十八年后又是好汉一条,怕他纳兰王干什么!

“云金惜在此,有什么都冲我来!”云金惜朝前一站,扯下了自己绑在头上的头巾,中气十足的对着这些官兵吼道。

官兵中带头的人打开云金惜的画像,前前后后的一对比,点了点头,道:“她就是云金惜,来人啊,给我拿下,押进大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