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叶星辰周北寒的小说《替嫁新娘宠上瘾》第2章阅读

《替嫁新娘宠上瘾》 第2章 她的丈夫 在线阅读

许海华是叶星辰的继母,她年轻的时候在娱乐圈混得风生水起,是炙手可热的影坛之后,如今生了两个女儿,她依旧保养得极好,完全看不出是四十多岁的人。

这个许海华可不是一般人,当然她是以小三成功上位叶家夫人,却在豪门贵妇圈混得如鱼得水,成功压下小三史,不可不谓手段极高。

许海华虽然不喜叶星辰,但是却是个十分懂得审时度势的人,今天的这场婚礼办得极其盛大,包括叶星辰身上的婚纱都是花了极大的心思和金钱命人从瑞士私人定制的,这样的操作自然是收获了一波称赞。

叶星辰装出一副什么都不知情的样子,脸上露出女儿家独有的娇羞,眼神期待地看向大门口,轻轻地问道:“新郎什么时候过来接我啊?"

此言一出,众宾客一片哗然,新娘子竟然不知道自己要嫁的人是一个病入膏肓的病秧子,她这是嫁过去冲喜,新郎官怎么可能过得来呢?

叶卫国心里有些愧疚,上前对叶星辰说道:“星辰,新郎今天……身体抱恙,你就委屈一下,自己过去吧。”

叶星辰呆了一瞬,随即乖巧地一笑:“好,那我直接过去了。”叶星辰说完出了门,上了来接她的豪车。宾客们看着叶星辰高挑靓丽的背影,都说她是一个乡巴佬,很土,然而她一身红妆,身材窈窕,姿态优美,气质也是说不出的高雅绝丽。

她一副被蒙在鼓里的乖巧懂事模样更是让一众宾客同情心泛滥,他们开始窃窃私语,指责许海华表面一套,背后一套。看似把叶星辰风风光光地嫁出去,实际上还不是在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让别人的女儿代替自己的女儿嫁到若芷苑去冲喜。

许海华的脸色难看到了极点,本以为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控致中和,却没想到叶星辰这个丫头竟然四两拨千斤,扭转了乾坤,让她下不了台。哼,看来是自己小瞧她了呢。

不过,日子长着呢,她会让叶星辰付出代价的!

……

若芷苑。

叶星辰款款地走进新房,里面黑漆漆的没有开灯,气氛有几分森冷。

叶星辰一下子警惕起来,一双幽深明亮的杏眸在黑暗中闪出犀利的光,她移到窗边,隐约看到一个男人躺在大红色的婚床上。

她的新婚丈夫就是他?

叶星辰没有多想,伸出手就想去给这个病怏怏的男人号脉。

然而下一秒,她白皙纤细的手腕被人一把抓住,天旋地转间,她就被压在了男人的身下。

叶星辰蓦地一惊,不是说她的新婚丈夫是一个奄奄一息的鬼夫吗?可是现在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分明健康有力。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叶星辰迅速屈膝,往男人胯下顶去。

然而男人的动作更迅速,很快躲开了她的攻击,屈膝压在她的腿上,叫她没法再动。

男人的动作快,狠,准,是个高手。

两人身上的衣服都是薄薄的布料,因为叶星辰的拼命挣扎,两人的身体也在摩擦着。

“你究竟是谁,快从我身上滚开!”

“新娘子这么热情,莫不是要洞房?”男人低沉而性感的嗓音在叶星辰的耳畔响起。

“……”

无耻!

叶星辰突然反应过来,出现在这个房间里的男人,除了她的新婚丈夫不会有别人了,只是他的身体并不像外面传闻的那样病入膏肓,她的丈夫是一个年轻强壮的男人。

这个时候,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已经顺着她精巧的下巴来到了她衣襟的纽扣上,不缓不慢地一颗颗解开。

叶星辰迅速按住了他的手,“我已经安分了,你能不能也安分点?”

“叫出来,可会?”

叫?

叶星辰正想说话,却听得门外传来了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是女佣把老夫人给拉住了,“老夫人,要是被发现了就尴尬了,咱们还是走吧……”

“嘘。”老夫人生气地手指竖在嘴上示意女佣安静,“我就听一下,又没用眼睛看!”

周老夫人踮着脚尖,把耳朵贴在窗户上偷听。

叶星辰正欲起身去一看究竟,就被周北寒一把摁着她的香肩贴回了柔软的大床上,“快点叫!”

叶星辰猜到周北寒是要她配合他,演戏给外面的周老夫人看,可是……

“抱歉,我不会。”

周北寒两只大掌已经覆到了叶星辰的胸前,一双深邃凌厉的眼眸,犹如山顶上的鹰隼一般,直勾勾地盯着叶星辰。身下的女孩,不过二十出头,此时正柳眉紧蹙,眸色中尽显羞恼。

周北寒没有多想,一把扯开了她的外衫。

“啊!”

到底还是少女,感觉到肌肤凉丝丝的,叶星辰吓得低低地叫了一声,赶紧抬手挡在胸前。

周北寒弯唇,“怎么,会叫了?”

“……”

叶星辰杏目圆瞪,流氓!

周北寒两手撑在她身侧,将叶星辰一整个的困在自己健硕的怀里,然后身体一上一下,模仿着某种少儿不宜的动作。

房间里还是漆黑一片,大床被他弄得咯吱咯吱的响,惹得还是少女的叶星辰耳垂一片潮红。

“继续叫,大声点,否则我就来真的了。”周北寒低声威胁她。

叶星辰睫毛微颤,她知道这个男人说到做到,没办法只好闭上眼眸,配合着他叫出声来。

听到房里的动静,外面的周老妇人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双手合十说了声阿尼陀佛,“这下我可以放心了,阿寒不是gay,他那方面也没问题!祖宗保佑,保佑我早日抱上重孙啊!”

周老夫人喜上眉梢,乐呵呵地离开了,她要去祠堂给祖宗烧高香。

叶星辰赶紧推开了周北寒,而周北寒也没有为难她,很快松开了。

“啪”的一声,床头的壁灯被打开。

橘黄色的灯光暖暖地洒下来,照耀着叶星辰莹润的肩头和凝脂一般的肌肤,她连忙起身,快速地把纽扣扣好。

之后,她抬眸看向周北寒。

周北寒已从床上下来,这个男人好似从天而降的神袛,他的五官,如同经过精雕细琢的一般,精致的一丝不苟,举手投足之间尽显大家族的薄冷疏淡和矜贵优雅。

叶星辰没有心情去欣赏男人的绝世容颜。相反,她瞳孔蓦地一缩。

“是你!”

这个男人……

竟然是那天火车上的那个男人!

她的新婚丈夫竟然是他!

早在加入若芷苑之前,叶星辰就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去接受她的病入膏肓的丈夫,却从来没有想过竟然会是他!

那天在火车上她还拿自己是即将嫁入若芷苑的新娘来威胁他,想来他当时一定在看她笑话了。

周北寒薄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个若有似无的笑容,“那日在火车上我就跟你说过,我们会快就会再见的。”

他的笑容里带着几分玩味,听管家说,那替嫁的新娘是一个乡下来的土包子。

今日一见,他真不看出来哪里土。

那日在火车上,他可是亲眼见识到她的厉害,一个小女子,轻易地就把那个刀疤男放倒了。

本来只想着无所谓,只要奶奶开心就好。

却没有想到,他的替嫁新娘竟然是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