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返1984最后一章在线阅读 方凯马文龙全文小说完整版

重返1984中主要人物有方凯马文龙,由秋意浓非常有名的一本原创作品,正在快看火热连载中。方凯意外重生回到1984年,上一世父亲死亡的真相被掩盖,青梅被恶霸迫害。这一世,掌握了未来几十年风云的他,从国有化改革开始,发誓要弥补所有遗憾。斗恶霸,惩凶徒,执掌时代巨浪,主宰商海沉浮。

《重返1984》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第二天,方凯按时去仓库换班。

仓库保管员的工作安排是隔天上班,每班24小时,一组两个人。

和方凯同班的,是卢勇乡。

卢勇乡四十多岁,脸上有个硕大的酒糟鼻。他嗜酒如命,每个月那点工资,都用来买酒也不够,经常欠些外债。

“来啦,小凯!”

卢勇乡主动打招呼。

“卢哥。”

方凯面上带着微笑,心里却冷哼一声。

上一次,就是卢勇乡在自己的水里下了迷药,让自己睡死过去的。

他没钱买酒,早就被马文龙收买,倒卖厂里物资也有份。

白天比较轻松,只需要上午和下午分别记录一次,货物的进出库情况。

闲来无事,两个人还可以睡觉。

因为晚上需要守夜,所以上级允许他们白天休息。

整个白天,方凯按部就班,该吃吃,该睡睡,跟卢勇乡有说有笑。

“小凯,你年轻贪睡,守上半夜然后好好去睡觉,我来守下半夜。”

卢勇乡一副老大哥的照顾后辈的姿态。

“那就谢谢卢哥了,上次出事,可给我吓坏了。”

方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嗨,工作上有点失误算什么,别放心上。”

“我帮你打好开水,还泡了红枣。”

卢勇乡将一个搪瓷大茶缸放在桌上。

“谢了。”

方凯捧起大茶缸,一脸笑意。

两人约定好,方凯就开始上半夜的值班。

风平浪静。

直到十二点,两人换班。

“小凯,你去睡吧。”

卢勇乡过来换班。

“好,你这红枣水真不错。”

方凯打着哈欠,端起茶缸走了。

卢勇乡看着茶缸里水空了,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笑容。

又过了一个小时,一辆没有开车灯的解放牌大卡车,从工厂后门进来,直接停到仓库门口。

马文龙从车上下来,走进值班室。

“人呢?”

“睡着了。”

卢勇乡心领神会,知道马文龙问的是方凯。

“哼,这次货太多,要低调些。下次非找个机会,狠狠治他!”

马文龙今天手笔很大,弄了大卡车来。

现在是实行双轨制,计划经济和市场经济并行,但是计划经济显然占据主导地位。

东胜厂生产的陶瓷管,属于工业品,十分紧俏。

如果没有相应的凭证,老百姓根本买不到。

马文龙偷偷倒卖出去,到黑市上,就能卖出大价钱!

“文龙哥,这次还到乡下去卖吗?”

一伙七八个人已经开始装货,卢勇乡讨好的走到马文龙身旁。

他比马文龙大了十几岁,还是叫一声哥,递上烟。

“抽我的。”

马文龙将卢勇乡的劣质烟推到一旁,递过一只白色特供烟。

卢勇乡赶紧接下。

“不去乡下,这么大的量,也容不下。我联系到一个外省的朋友,他直接全包!”

马文龙吸了口烟,得意的说道。

“文龙哥,还是你厉害啊。”

卢勇乡竖起大拇指。

关系就是生产力,马文龙路子野,胆子大,自然牛气。

昏暗的房间里,方凯突然睁开了眼睛。

刚才卢勇乡悄悄过来查看好几次,他都假装熟睡。

趴着窗户看一眼,场地上人影绰绰,正在搬货。

这里离值班室有一段距离,比较偏僻。

方凯拿出一条棉被塞到被窝里,做成一个人形的模样,盖好被子。

然后轻车熟路的从后门绕了出去。

临走时,借着点烟的火光,他看清了马文龙那张得意的脸。

东胜厂西南,富集路的一个路口。

这里是出厂的唯一主路,大车想要出去,必须走这里。

“叔,大冷天的,咱们所里人都被折腾来,那个方凯到底靠不靠谱?”

杨珍珍冻得鼻尖通红。

“反正都来了,试试看,你要是冷就先回去。”

杨凤林扫看一眼,所里七八个人,都冻得不行。派出所一共十多个人,不过人多嘴杂,他只挑信得过的叫来。

“我不!”

杨珍珍十分倔强,她倒要看看,方凯到底说的是不是真话。

“这都一点多了,要是没人来,明天就把方凯抓起来!他报假案!”

杨珍珍哼了一声。不过想到方凯那张帅气的脸,似乎又不忍心。

这时,一个人影快速跑了过来。

“杨所长?”

“方凯?”

“是我,他们正在装货,马上就会过来。”

方凯大口喘着气,他是一路跑过来的,一点没敢耽搁。

“有重要人物吗?”

杨凤林起身要拿水壶给方凯,却发现自己的没水了,他直接抓起杨珍珍的水壶递了过去。

“马文龙亲自带队!”

方凯打开水壶,喝了口热水,这才舒服一些。

“好!这次抓他个现形!”

杨凤林眼神亮了起来。

他在这里当了二十几年所长,虽然资历够老,可由于他耿直的性格,一直升不上去。

他不在乎,只要问心无愧就行。

可东胜厂的事,却一直是他的心病,明明知道有人倒卖,就是抓不住。

面对重重压力,他有力无处使。

现在,机会终于来了。

“你,你怎么喝我的水!”

杨珍珍瞪着方凯。

“呦,我说怎么甜甜的。”

方凯一笑,将水壶递过去。

“你!被你喝过,臭死了!”

杨珍珍气的直跺脚。

方凯不由有些好笑,杨珍珍看上去也就十八九岁,放在后世正是上大学的年龄。

她娇小的身躯裹在明显大了几号的军大衣里,显得有些滑稽。

“来车了!”

有人喊道。

杨凤林一摆手,大伙各就各位隐藏起来,严阵以待。

远远地,两道黄色车灯晃了过来,然后就是引擎轰鸣的声音。

“谁他么把麻袋摆路中间了?”

司机慢慢减速,在一堆麻袋前停了下来。

他下车,想上去查看。

“好像不对劲!”

车上的马文龙,心里有股不好的预感。

身为保卫科长,他警惕性非常高。

他明明记得,来的时候没有这些麻袋。

“不好,快回来开车!”

他大吼一声,却已经迟了。

杨凤林带着人冲了出去,迅速将卡车包围,司机也被控制了起来。

“这不是马科长吗,大半夜的,干什么去啊?”

杨凤林打开副驾驶,黝黑的脸上,露出一个冷笑。

“原来是杨所长啊,我这是……给厂里送点货啊。”

马文龙脸色变换几次,挤出一个轻松的笑容,跳下车递过一只烟。

“送货?那把证明文件拿出来吧。”

杨凤林冷冷推开烟。

“证明?哎呦,瞧我这脑子,落在厂里了,我这就去取。”

马文龙一拍脑袋,转身就要走。

“马文龙!”

一个并不大的声音,却如同闷雷击打在马文龙的胸口。

方凯脸带着淡淡笑容,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