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阳林雪清最新章节免费 李阳林雪清第三章在线阅读

很多小伙伴都在找李阳林雪清为主角的小说现在已完结了,虽然篇幅很短,故事节奏把握的恰到好处。和女友已经有三年的感情了,这场爱情马拉松终于要看到曙光,正准备和女友商量结婚事宜的李阳;在领证的当天,被丈母娘临时加彩礼的无耻行径所震惊。更加让李阳意想不到的是,丈母娘追加的二十万彩礼,是女友许可的,而且女友还和丈母娘站在统一战线,小舅子还在此刻惦记着他新买的婚房。

《神豪从拒绝小舅子买房开始》在线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李阳犹豫再三,想到唐柔一家对他做过的事,最终一咬牙。

“用!”

东海城,唐柔家。

一进门,张红花直接躺在沙发上,胸膛剧烈起伏着,显然还没咽下这口气。

唐柔浑浑噩噩的,坐在一旁低声抽泣。

张红花有些恨铁不成钢。

“这死丫头,分个手跟死了人一样。又不是没人要了,就这点儿出息。”

“妈,还是先想办法解决我的彩礼吧。”

唐昊现在可没功夫去担心唐柔,他满脑子都是三十万。

张红花一听顿时头都大了。

“你姐二十万彩礼都没了,现在去哪给你偷三十万,把我卖了算了。”

唐昊缩了缩脑袋,小声嘀咕了一句:“你也不值三十万啊。”

“啥?”

“妈,你真的相信林雪清那女人会为了李阳告我们?”

唐昊撇着嘴,语气非常不屑。

“你也不想想,林雪清是什么样的身份?李阳又是什么样的身份?两者可能有交集吗?要我说,刚才那女人应该不是真正的林雪清,只不过和她长得像而已。”

“可是那车……?”唐柔已经停止抽泣,她现在对李阳感情非常复杂,又想报复,又想复合。

“完全有可能是租的啊,李阳为了要回二十万,花一两万租个豪车完全有可能。”

“要我看,李阳那个畜生肯定早就变心了,他今天就是故意演了一场戏。只不过正好和咱们的事撞上了。”

被唐昊这么一说,张红花越想越气。

“不行,这事不能就这么算了,二十万彩礼咱们还得要回来,而且不光彩礼,那套房子也要归咱们。”

唐昊一听顿时大喜,只要说通张红花,那他做事就没有顾虑了。

“妈你放心,明天我叫上几个兄弟,这孙子,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到时候非要好好教训教训他。”

唐柔大惊:“小昊,你想干什么?万一闹出人命怎么办?”

“放心,我心里有数。姐,李阳都这么对你了,你还向着他,你也不想想刚才他当着那么多人的面给你难堪?这口气你咽的下,我可咽不下。”

“是啊,小柔,这次你要相信小昊,就李阳那点城府,稍微教训一下肯定就怕了,房子和钱还不都是咱们的,难道你就愿意眼睁睁看着到手的肥肉跑了?”

“可万一李阳报警怎么办?”

“报警?呵呵,这种软骨头,随便关在小黑屋几天,自己就求着给我钱,你信不信?”

唐柔沉默下来,接下来唐昊和张红花再讨论对付李阳的细节,她没有赞同,但也没有反对。

等张红花写好一份自愿赠与财产的协议,他们已经开始期盼明天的到来。

彭!

阳台上花盆突然掉下来摔碎。

张红花起身过去查看,刚走两步,一脚踩在地上的玻璃瓶。

直接当的一声,脑袋磕在茶几上,当即晕了过去。

“妈,你没事吧?”

唐昊和唐柔大惊失色,结果两人一个不稳,直接撞在一起,然后又压在了已经昏迷的张红花身上。

……

半个小时候后,张红花和唐昊被送到了东海第一人民医院,张红花全身多处骨折。唐昊则是深度脑震荡。

唐柔情况最轻,只是擦破了点皮。

病房内,唐柔一脸担忧的看着依然昏迷,全身裹着绷带的张红花和唐昊。

这时医生走了进来:“张红花的情况有点严重,家属早点准备做手术吧。”

“医生,手术费要交多少?”

“三十万。”

“啊?!”

等到医生离去,张红花和唐昊不久相继苏醒。

陷入呆滞的唐柔把手术费告诉了他们,结果两人眼白一翻,直接再次晕了过去。

唐柔不忍心看着母亲和弟弟受罪,犹豫再三,决定找李阳借钱。

电话很快被接通,里面传来李阳不耐的声音。

“有事儿?”

听着对方冷漠的声音,唐柔心如刀绞,仅仅在一天前,李阳对她还是百般温柔。

现在却只剩下冰冷和厌恶。

唐柔眼眶湿红,强忍着挂断电话的冲动,对李阳低声下气道:“李阳,我妈和我弟弟住院了,需要三十万的手术费,你能帮帮我吗?”

“住院了?”

李阳立即反应过来,应该是倒霉卡生效了。

这才过去多久,呵呵,可惜他不在现场,没法亲眼见证。

“关我啥事?”

“李阳……”唐柔紧咬着唇,声音提高了些许:“我这么爱你,难道你都不肯帮我一下吗?你有能力帮到我的,你只要把房子卖了就够了。”

这次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会儿。

“你傻批吧?”

留下这么一句话后,那头便挂掉了电话。

听着电话里的忙音,唐柔犹如失去灵魂的木偶一般,呆立当场。

一时间她心里生出了一丝怨恨,恨李阳的无情。

自己这么爱他,现在自己家人出事了,让他卖房子帮一下忙都不行,冷血无情啊!

“他不帮吗?”

张红花见她这失魂落魄的模样,一时间气愤不已。

“李阳就是个白眼狼,亏得你以前还对他那么死心塌地!”

她说着这些话,完全没想到自己刚才算计李阳时的阴狠。

唐柔听着,并没有搭话。

而一旁的母子两,还在抱怨李阳冷血,破口大骂他不是人。

吱呀。

病房门被突然推开。

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老同学,我听说你出事了,不要紧吧?”

这是一个约莫四十好几的中年男人,有着微微发福的小肚腩,和一颗油光粉亮的光头。

此人手里提着水果,显然是来探病的。

张红花母子二人正在怒骂,看见眼前之人,顿时眼前一亮。

阿尼玛西装!

这一套下来,十来万吧!

有钱人啊!

张红花看着此人,感到有些熟悉,总感觉在哪儿见过。

她在脑海中思索了下,很快得出对方的身份信息。

“周……周军!”

“哈,老同学,你还记得我啊。”

周军走了过来,将水果放在床头柜前,而后笑呵呵的说。

看着这昔日的老同学,张红花眼珠狂转。

这是她的高中同学,至今她还记得很清楚,在高中时期对方可是她的追求者呢,只是那时候她嫌弃这家伙穷,于是将其拒绝了。

现在看着他这光鲜亮丽的模样,一时忍不住感慨。

“你现在混得挺不错啊。”

“一般般吧,也就开个小公司,挣点儿烟酒钱罢了。”

“开公司?”张红花心里一动,急忙追问道:“冒昧的问一下,你一年能挣多少?”

“额……”

闻言,周军一愣,他就是个骗子,刚才这话其实就吹牛批的。

公司?他哪儿来的公司?

刚才的时候他正在隔壁院准备实施自己的骗术,无意间瞧见了被担架抬进来的张红花,本着关心老同学谈谈过去才过来的。

而后嘛,面对昔日的追求对象,为了面子,自然要吹吹牛批了。

现在被对方追问,他一时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

思前想后,他故作不在意的道:“恩,也没多少,也就个把亿吧,小钱而已。”

反正牛批已经吹了,既然如此的话,那干脆就吹倒地呗。

“什么?个把亿!”

张红花母子二人一听,齐齐怪叫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