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小甜的小说《福晋有喜:四爷轻点宠》免费在线阅读网站

《福晋有喜:四爷,轻点宠》 第10章小懒猪是个傻的 在线阅读

四爷到的时候,云舒刚洗漱完。她换了一身寝衣,散着发髻,正准备就寝。

未施粉黛的脸蛋,在烛光映照下,莹润细腻,如羊脂白玉。瞧她这气色,哪有被吓到的样子?

云舒没想到他竟然来了,连忙从被窝钻出来下床请安,然后好奇道:“您怎么突然过来了?”

“你这话,是不欢迎爷?”青年自觉面子有点挂不住,脸色冷峻。

“怎么会,就是有些意外而已,”云舒接过宁儿上的茶盏,奉到他面前:“不知道您会过来,都没有提前准备。”

这话落到男人耳朵里,带了些邀请的意味。

他一本正经:“听说你日日练字很上心,爷来瞧瞧。”他可不是要来宠幸她,他不是那好女色的人。

云舒“噢”了一声,连忙去把这几天练的字都拿过来,献宝似的:“您瞧瞧。”

四爷当真翻了翻,给出了一个很中肯的评价:“略有进步。”

他说罢看着云舒。

云舒冲他露出一个乖巧的笑:“是爷教得好。”

“嗯。”男人直接应承下来,觉得云舒应当知道该怎么谢他。

“要不您再给妾身写两张字帖?妾身一定加倍努力。”云舒有点儿期待。

四爷瞥了她一眼:“你倒是真想把字练好。”他起身,朝外走,满心烦躁。

天天除了吃就是睡,他来了就只知道给他看写的字,她到底有没有长心眼?不知道说几句软话?不知道请他去安置?

这实心眼的蠢笨小猪崽。

四爷头也不回走了。

事情变化太快,云舒有点没反应过来。

这男人怎么像一阵风?说来就来说走就走?

宁儿进来看云舒还愣着,有些无奈:“格格您怎么没留着四爷呢?”四爷已经好几天没进后院了,既然来了,大约是存了宠幸的心思。忽然又走,莫不是又生气了?

云舒哭笑不得:“我也没往外推他呀。刚才我们在聊天,聊得挺愉快。我实在不知道他为什么忽然走了。”

他还真是喜怒无常。

“大约四爷就是过来看看您,”宁儿安慰道:“格格您别多想,早些休息吧。”

云舒抱着被子单手托腮,认真反思了一下,然后得出一个结论:她真的没惹四爷生气,所以四爷应当没生气的。

约莫着小半个时辰,云舒都快睡着了,苏培盛又亲自过来送了几张字帖,特意说明:“这是四爷回书房专门给云格格写的。”

小院里众人又开心起来。看来四爷对云格格挺上心。

云舒心里也美滋滋的,这男人虽然话少了些,情绪也总让人摸不着头脑,但对她还是挺不错的。

当夜,云舒又睡了个美美的觉。

四爷憋了一肚子火,在书房辗转反侧。

该死的,以前身上天天热,本来他都习惯了,在书房静心摒气,心无杂念,倒也能睡个囫囵觉。

如今倒好,自从在云舒那儿睡了一夜,好像再也忍受不了那股邪火了。

他翻身,握拳,在心底一遍遍暗示自己。

爷是大清朝四皇子,是康熙皇帝的儿子!

这些不过是上天给予的一点小小考验,忍忍就过去了,习惯就好了!

以前没她的时候也一样过,没什么大不了的!

日子又平静过了一天。

云舒身上依旧暖暖的,越发坚信自己已经被四爷治愈了。心情越发舒畅,字都练的比往日更多。

这一日清晨

天色还灰蒙蒙的,云舒打着冷战裹紧被子。

靠靠靠靠靠

又来了!

那该死的体寒之症又回来了!

自四爷那夜留宿后,她一共睡了五个美美的觉,到今天,那种温暖的感觉忽然就消失了,十分彻底。

而她那冷到骨头都疼的毛病,这一次疼的格外猖狂。

像是有什么恶魔在她骨头里横冲直撞似的,云舒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这种感觉弄碎了。

被子裹了三层,不管用。

汤婆子揣了两个在怀里,收效甚微。

“快给我烧点热水,多烧点,我要泡澡。”热水于她有一丁点儿作用的。

福嬷嬷赶紧带着宁儿、顺儿、喜儿、乐儿四个丫头去后头烧水。

不多时,一桶桶滚烫的热水抬进来倒进浴桶。

云舒伸手试了试水温,一丁点凉水都没让加,直接就进了浴桶。

顺儿瞧着蒸腾的热气有些怵:“格格,您的皮肤都被烫红了,这样下去会烫坏的。”

“嘘!”云舒摇头:“我泡澡不用凉水这事儿你不要说出去。再去给我烧些水来。”

云舒靠在浴桶边缘低低喟叹一声。被滚烫的热水包裹着,她才觉得稍稍暖和了一点,但这比在四爷身边温暖的感觉差太远了。

而最让她无法接受的是,她用热水暖身的效果,比以前差了!

摔!

难道是因为四爷的缘故?

尝了一次温暖之后,被养叼了?

这可真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

但四爷这会儿肯定已经出门去户部理事,远水救不了近火。

在浴桶里,足足泡了半个时辰,云舒才依依不舍出来。

福嬷嬷和四个丫头烧了不知道几锅热水,累得满头大汗。

“格格,这么下去不是法,再请大夫来瞧瞧吧。”福嬷嬷提议。

“也好。”云舒点头。

但大夫来了也没说出个所以然,依旧是早已听腻的老话。

云舒喝了碗药,觉得稍稍有点安神的作用。困意涌上来,迷迷糊糊睡了大半天。

到傍晚,又被冻得疼醒了。

她裹着被子窝在床榻一脚,单手托腮思思索着,半晌后忽然想起来一件事:她不是乌鸦嘴吗?为什么不反着诅咒自己试试呢?

“我不冷,我不冷。我是热死的,我会被热死。我早晚热死!热死了,热死了,热死了……”

念叨了好几遍,一丝丝作用都没有。

“不可能呀,怎么偏偏在我自己身上就失效了?”

云舒不死心,又来来回回念叨了两遍。

四爷进来的时候,正听见她一边紧紧裹着被子只露脑袋,一边低头念念有词,说自己“热死了”。

呵,这个小懒猪果然是个傻的,脑子糊涂了。

上一章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