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乔薇萧傅郁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白乔薇萧傅郁做主角的小说

精彩内容试读

白乔薇这话一出,顿时引得全场哗然。

什么?他们眼中完美善良的严方文竟然是这种人吗?

他故意欺骗白莲花的钱财不还也就罢了,还心机深沉的想要设计害死白莲花好来个死无对证?

这……这也太心狠手辣了吧。

真的假的?

“白莲花,你不要满嘴喷粪的污蔑我哥!”严花花气呼呼的开口。

“污蔑?那你倒是说说,你现在身上穿的衣裳,耳环手腕上带的首饰哪来的?”

“哦,没记错的话前一阵子你还给村子里人炫耀,说是你哥疼爱你,给你买了很多好东西。”

“我就想知道,按照你们家的条件,能在吃饱喝足的情况下穿金戴银,合理吗?”

“村子里比你们努力比你们勤奋的人那么多,为何单单就你们家过的比大家好那么多?”

“你们全家口口声声咒骂我,看不起我,却又心安理得的享受着从我这里骗去的银子买来的东西,还洋洋得意。”

“我就想问问你们,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白乔薇这话一出,大家的视线顿时在方氏,严花花跟严方文的身上游走。

这一看果真发现他们的穿着打扮比大家好许多。

那严花花手腕上的银镯子那么粗,还有那耳环,那发簪,哪一个看起来不精致?

好啊,亏她们还在羡慕严花花命好,有那么个宠她的哥哥,结果没想到那些好都是骗来的。

这也太不要脸了吧!

白乔薇看着大家望向严花花跟方氏的眼神都变了,顿时眯了眯眼睛。

呵,那严花花不是喜欢跟她玩这一手吗?那她不回馈一下严花花岂不是说不过去了。

大家都是一个村子同等生活水平的人,严花花突然过上了比大家都好的生活,还日常炫耀,大家羡慕的同时肯定也会有人嫉妒。

得,现在好了,让大家都知道她们羡慕的那个人其实得来的那些东西压根不干净,大家不嫌弃她才怪。

“你胡说,我哥才不是这样的人,他的钱都是靠自己抄书赚来的。”感觉到各种视线的严花花吼道。

“哦,是吗?那请问严公子,你是在哪家抄的书?一天抄多少,抄完能赚多少钱?”

“为了证明你的清白,你说明白些,我这就派人去那家铺子找人来给你作证。”

“白莲花,你够了!”严方文满脸气恼的看向她。

“没错,我是向你借过银子,那又如何,我又没说过不还,你如今这般针对我妹妹是什么意思?”

“你分明就是想用这事来掩盖你对我的龌龊心思,借此逃避被村长惩罚罢了。”

“在河边的时候明明是你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你竟然说是我害的你。”

“你身为有妇之夫,却不守妇道,犯了七出之罪,还肆意构陷于我,按照大周律法,理应被处置。”

严方文对着白乔薇说完这些话后又扭头望向村长抱拳道。

“村长,像这种道德败坏,品行不端的女人留着作何?影响我长河村声誉吗?”

“严某恳请村长处置白莲花,清正村风,以儆效尤。”

“是啊村长,这种烂女人还留着干啥?只会拖累我儿子,拖累咱们村子,还是沉塘吧!”方氏。

“对,村长,若是不处理了白莲花,咱们村子里的女子以后如何嫁人?”严花花。

“嗯,整件事情我已经听明白了,这事的确是白莲花的不对,来人,先将她给我绑了。”

方才一直未出声的村长方良声音平缓的开口。

“不行,我娘亲是好人,你们不能绑她!”

站在一旁的萧大妮听到这里连忙迈着小短腿跑到白莲花面前伸开了双臂,用自己稚嫩弱小的身躯将她保护在了身后。

“嗯,你们不许欺负我娘。”萧大胖也忙不迭的伸手挡在了萧大妮跟白乔薇面前。

“大胖,妮妮,娘亲不会有事的,谢谢你们!”

白乔薇只觉得内心一片柔软,她蹲下shen子再次将两个小可爱抱在了怀里。

明明以前的她对这两个孩子很苛刻,十分不友好,可到了这种关键时刻,他们两个小家伙仍然会不顾一切的挺身而出保护她。

这一刻起,白乔薇打心底里发誓,此生必会好好爱她们,将他们当成自己的孩子,给她们衣食无忧,给她们遮风挡雨,给她们锦绣前程。

“哎?事情还没弄清楚就处置白莲花,这似乎不太合适吧?若是白莲花被沉塘了,那两个孩子可怎么办啊?”

“谁说不是呢!萧猎户断了腿还受着伤,再加上两个孤苦伶仃的孩子,这日子可怎么过啊?”

“不是说严家欠了人家白莲花的钱吗?咋不追究这事?”

“方才白莲花还说严方文想把她弄进河里淹死呢,这若是真的话,那严家人也太……”

“行了吧你们,白莲花说的话你们也信?要信也是信严公子啊,他可是读书人。”

“是啊,白莲花啥名声你们不知道?咋地,你们就不害怕自己家闺女以后嫁不出去?”

“村长这么做,自然有他的考量,我们听着便是。”

“我觉得村长是看严方文以后比较有前途,所以才故意替着严家人说话。”

“嘘,小声点,你以后不想在村子里混了?”

“……”

对于那些开口议论的人,白乔薇搭眼全部扫了一遍,将那些向着她们说话的人记在了心里。

她起身看着村长道:“村长,事情尚未调查清楚,你便叫人绑我,不合适吧?”

“按理说,我状告严方文蓄意杀人,要绑也是绑他才对。你莫不是弄错了?”

“放肆!我是村长你是村长?何时咱们长河村的事情由得上你置疑了?”

“白莲花为人不端,立刻绑了沉塘,还不动手!”村长方良开口呵斥道。

白乔薇顿时被他这一套浓浓的官僚风给整笑了。

看看,这就是她们长河村的村长,不辨是非,不明事理,做事只凭自己心情,简直扯淡。

“村长,不行啊。这白莲花虽说性子不太好,但也绝非大恶之人,你是不是在调查调查?”张婶一脸着急的开口帮腔。

“张氏,我可是村长,既然下了这个决策,自然有我的道理,你个妇道人家切莫多言。”

“来人,还不动手!”

看到这里的白乔薇眸色渐冷,她正准备做点儿什么的时候身后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