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凝儿谢世轩为主角的小说 赵凝儿谢世轩是什么小说里面的主角

精彩内容试读

谢世轩和赵凝儿坐在扶摇阁中大眼瞪小眼。

“王爷为何把灵溪交予臣妾处置?”

她可不想留个烂摊子在身边。

灵溪是该死,可不应该让她弄死。

“她在哪里都是一个死,还不如让从前的主子来处置。”

谢世轩不慌不忙的说着,似乎灵溪这条命在他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王爷在妾身眼里真是一个迷。”赵凝儿唇角微微上扬,眼眸却是毫无半点柔情。

闻言,谢世轩看向赵凝儿,却注意到她手腕上是被荆棘鞭所伤的疤痕。

他心中猛然一震,嘴角蔓延苦涩:“王妃何尝又不是?”

这人真是让人捉摸不透。

“能够完全模仿阿罗燕的人本王已经找到了。”谢世轩岔开话题:“如果还有什么要求,直接让言离跟本王说就行。”

说着,谢世轩已经站起身来,像是准备上离开。

“并无其他。”赵凝儿不甚在意,幽幽说着,亲眼送着谢世轩离开。

回到轩逸阁的谢世轩盯着面前的盒子,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而就在此时,言离走了进来:“王爷,假的阿罗燕已经准备好了,接下来是否有什么安排?”

谢世轩微微抿唇,眼角动了动。

最终,他还是抬起头来,把手中的小盒子扔给了言离。

“把这个东西交给王妃,就说是本王的歉意,里面有些许能够至于荆棘鞭所伤的药膏。”

言离愣了一下。

王爷这是准备接纳王妃了?

可是,王妃如此的……

“还有。”清冷的声音打断了言离的思绪:“去查查王妃从前在风凌是如何样子,是否也跟如今一般。”

说这话的时候,谢世轩的眸光闪烁,似乎在回忆什么,一袭红衣,一副面具,一柄利刃。

“是”

言离不敢违背谢世轩的意思,领命而去。

这边,赵凝儿收到了言离送来的东西,眉梢微微上扬。

“王爷还说了什么没有?”赵凝儿看着面前的小盒子,嗤笑一声,手不自觉的摩梭着手腕上的伤口。

“未曾。”

“本宫知道了,东西本宫收下了,你下去吧。”

言离道了一句是,就告退了。

在言离离开之后,香宁和香菱立马围上来:“王妃,难不成是王爷想通了?”香宁好奇的盯着面前的盒子,嘟着小嘴。

香菱却截然另外一种态度。

“王妃,您要记着,就算是王爷回心转意,您也不能那么快就答应。”

闻言,赵凝儿更是想笑,看着两人如同长辈一样的言语:“为何?”

“您看啊王妃,王爷先前那般对您,您这么快就原谅了他,岂不是让旁人觉着您很好对付?”

这么听起来倒也没错。

赵凝儿端详着盒子,将其打开,里面有一个瓷罐,打开来,一阵清幽的香气飘来,十分浓郁,却并非难闻。

“行了,他送来的东西,不用白不用。”说着,赵凝儿就让香菱把东西收起来,待晚些沐浴过后用。

在这边的谈话之际,言离俨然把调查的事情交给了谢世轩。

“你是说,她从前在宫里面因为顶撞皇上,挨了不少责罚?”

谢世轩说这话的时候,带着自己都未曾发觉的笑意。

原本还以为赵凝儿是个有勇有谋的人,不曾想竟然还有冲动的一面。

“不过,根据接触过王妃的宫女所说,王妃是个十分善良的人,从来不会动辄打骂宫人。”

说到善良两个字,言离还是忍不住怀疑风凌的宫女是不是对善良两个字有误解。

“行了,本王知道了,你退下吧。”

谢世轩的眼中是浓厚的兴趣,唇边的笑意更是忍不住上扬。

看来,她还有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情啊……

三日一晃而过。

一早,王府的马车就在祁王府的门口等着了。

赵凝儿收拾好了出来,一袭红衣的她看起来张扬无比,未施粉黛脸上带着清浅的笑意,仿佛今日并非是去救人的,而是去踏春一般。

“王妃笑的如此开心,若是没有救出本王的兄长,你恐怕再也不会露出如同今日一般的笑容了。”谢世轩的嘴角咧开一个恶劣的微笑。

“臣妾自然知道。”

赵凝儿浑然不在意谢世轩的威胁,自顾自的看着马车外面的景色。

在风凌,赵凝儿经常偷偷溜出皇宫去看看街道上的景色。

不过,这还是第一次看到天骐的街道,此时的兴味正浓。

谢世轩见着如此赵凝儿,忍不住想到昨日言离汇报的内容。

善良?

他目光给不由自主的游离在赵凝儿的手腕上,那被遮盖的死死地,根本看不到任何的伤势。

而看赵凝儿如今这般模样,就好像从未有过任何的伤情一般。

“王爷,臣妾跟您说说今日该如何做吧。”赵凝儿看够了风景,此时的心情也好了许多。

谢世轩沉声回应。

见此,赵凝儿也不在意,娓娓道来自己的计划。

其实,灵契的大部分人都不知道淳于铃音的野心。

身为灵契最小的公主,当然是及万千宠爱于一身,三日前送信来的署名上官固阳,便是淳于铃音的大哥,更是灵契的大皇子,十分宠爱淳于铃音。

这也是为什么,分明是淳于铃音身边的将军,却是让上官固阳过来救。

彰显了上官固阳对淳于铃音可不是一般的疼爱。

“所以呢?”

“所以,王爷,既然阿罗燕冒充臣妾想要做密探,那为什么我们不可以把这阿罗燕送回去,当似我们的密探呢?”

此时假的阿罗燕就在后面的马车中,双手被贴拷拷着。

一听赵凝儿这话,谢世轩什么也明白了个透彻。

他唇角微微上扬,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眉眼再次变得淡然:“那本王的兄长如何?”

赵凝儿嗤笑一声:“王爷,这个稍后再说,您亲爱的谢寅,按照灵契的手段,送回来的可不知道是真还是假。”

此言一出,谢世轩微微蹙眉,像是想到了什么,不再言语。

连祁山是一处山峰,地处险峻,确实是一个杀人越货的好地方。

此时已经接近正午,谢世轩和赵凝儿也上了山,等到了地方,谢世轩和赵凝儿一下马车,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愣住了,谢世轩更是眼眸暗沉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