慕悠悠慕瑾烨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慕悠悠慕瑾烨是哪本小说主角

精彩内容试读

“慕总,最近这几天的安排都在这里了,有个会议需要您亲自去一趟,在东京。”

助理拿着文件,一边说一边将文件放在了慕瑾烨的桌子上面,等待着慕瑾烨过目。

“还有没有其它的?”慕瑾烨将单子拿了起来,随手翻了翻,点头应答。

“其它的倒是没有了,因为东京的这个会议是重要的,关于公司新产品发布的事情,其它的也都放在这后面进行了。”助理细心的讲解。

倒是让慕瑾烨缓缓点头,将手放在了太阳穴的位置。

“好了,这件事情我知道了,陆家呢?”

当慕瑾烨清楚陆家知道慕悠悠的时候,无时无刻都在想着陆家,似乎那边就是一个定时炸弹,生怕那一天他会爆炸。

“最近那边的事情很多,应该顾不上的,还请慕总放心。”助理继续解释。

这句话倒是慕瑾烨吃了颗定心丸,心里面的一块大石头也算是放下来了。

慕瑾烨用手整理了一下西装,一脸严肃的看向助理,“我回趟慕家收拾出去需要的东西。”

当慕景致听闻这件事情后,自然是吃惊的不得了,以前慕瑾烨无论去多远的地方出差,收拾东西这样的事情也不会自己亲自上手的。

并且慕瑾烨的东西都是一次性的,慕家又能有他什么东西?但还是一脸热情的问候着:“这次出去多久啊?”

“不知道,应该很快。”慕瑾烨在四处张望着,随口回应着慕景致的话。

很快的,慕景致便察觉出来了不对劲,也清楚他在找什么,还一脸无奈,原本慕景致还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原来都是假的。

“悠悠在琴房里呢。”

说罢,慕景致又一脸没趣的坐在了沙发上面,就这样被戳中心思的慕瑾烨,反倒有些不习惯,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此时的慕悠悠将一首曲子弹完后,便伸了伸懒腰,一脸自豪的看着面前这架钢琴。

还好自己以前练过,证书都已经拿到十级了,不得不说面前的这架钢琴还真是价钱不菲呢。

从质感到琴声,从里到外散发出来的都是不一样的气质。

不知不觉的,慕悠悠在琴房里面已经呆了好久,也想着出去休息休息了。

刚一打开门,慕悠悠便愣了一下,慕瑾烨正面无表情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仿佛是个木头人一番。

就像是出门踩到了狗屎运一样,一早上酝酿出来的好心情全然消失。

慕悠悠不像慕瑾烨那样,什么事情都能表现出来没发生过,一想到之前的那些事情,慕悠悠便俞加的紧张。

眼神来回漂浮不定着,又强颜欢笑来掩饰现在的尴尬,朝着慕瑾烨的方向招了招手,那个样子是那样的僵硬。

“小,小叔叔,你不是在,在公司吗?”

“出差,回来拿东西。”慕瑾烨回应的是那样的利落干脆。

下意识慕悠悠点了点头,双手背在了后面,如果自己没有记错的话,慕瑾烨的房间不是在反方向吗?

“那,那我先下楼了。

慕悠悠可不想让两个人彼此单独的时间太多,每次感觉两个人单独在的时候都感觉周围的空气都是那样的窒息。

“这几天我不在的时候,出门记得带保镖。”从慕悠悠的身后传来慕瑾烨的声音。

而这个语气,就像是长辈在命令晚辈,慕悠悠停下来,缓缓点头。

虽然不清楚慕瑾烨这是哪根筋抽错了,但清楚的是自己不能反抗,反抗也没有结果。

“还是不要出去了。”慕瑾烨又继续说。

而这句话倒是让慕悠悠有些受不了,现在人生自由也在限制?

但在活命和反抗的选项中,慕悠悠还是选择了后者,拼命点头了几下,又像小猫一样,匆忙逃离。

“二叔,你在画画?”

慕悠悠很快便注意到了慕景致,说时迟那时快,连忙朝着慕景致的方向跑了过去,将手放在椅子上面支撑着。

慕景致将笔停了下来,面带微笑的看向了她,“在琴房里面练琴累了吧?保姆做好了小点心在桌子上面放着。”

“二叔,你有什么需要我帮你的没?我现在也挺闲的。”

慕悠悠笑着挠头,的确是这样,她在慕家闲的不能在闲了,每天就是衣来张手饭来张口就行了。

在这样下去,用不了多久自己都要成为废人的,还不如自己找点事情做。

可慕景致又怎么舍得让自己的小公主多做什么?巴不得让她坐在那里,她怎么开心怎么来。

现在的慕悠悠站在那里也不愿走,慕景致便眼神来回漂浮不定着,似乎是在寻找着什么。

蓦地,眼睛便停留在了自己手上的画板上,将画板递给慕悠悠:“那你就帮我调色好了。”

一下子找到活做的慕悠悠,甭提是有多开心了,还特意搬了个小凳子,像个乖宝宝一样双手捧着画板。

“二叔你这个画上面,是海?”

慕悠悠观察了好久,看着这样一幅画,是那样的普普通通,但又不是平常的画,不愧是在国外培养过的,慕悠悠不禁感叹,观察了好久才敢出声。

“对,那你猜猜看,这里面的寓意是什么?”

以前慕悠悠从来不会同自己讨论那么多,慕景致也没有提过,如今她却主动过来,慕景致自然高兴。

这倒是让慕悠悠有些为难,能知道那么多,还是因为在大学的时候,画画学科的学分最好挣,自己才略知一二的。

要是在深入了解,还真是不清楚,慕悠悠紧皱着眉头,将手放在下巴的位置,一脸深沉。

按她所了解,慕景致家室那么好,却不愿意接管公司,想必是不想在受商场的束缚。

“我知道了,二叔你是不是想要自由,不想被世俗束缚对不对。”慕悠悠猛地一惊,连忙解释。

“我走了。”

原本其乐融融的场景,倒是让这句话打破了,慕悠悠连忙站起来,看了看慕瑾烨,管家正拿着慕瑾烨的行礼在后面站着。

“小,小叔一路顺风!”慕悠悠双手放在前面,一本正经的看着慕瑾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