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楚方子夏小说免费试读 《弃婿鬼医》完整版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陈楚这一拳,来势汹汹,势大力沉,直接击打在何鹏飞的太阳穴上,看起来属实不像是在治病,反而更像是在蓄意谋杀一般。

“啊——”

何子卿发出尖叫,脸上露出浓浓的恐惧、绝望神色。

陈楚只觉得耳膜嗡嗡作响,单手固定住何鹏飞的脖颈后,另外一只手继续保持着捏拳的动作,重重按压在何鹏飞的太阳穴附近,食指与无名指微微岔开,分别按压着百会、天荣这两个穴位。

直到陈鹏飞发出了一声闷哼,大口吸了一口气后,他这才缓缓收回手掌。

“不想你父亲死,给我安静点!”陈楚头也不抬,对何子卿沉声说道。

何子卿也终于意识到陈楚这是在救治她的父亲,并不是在进行谋害。

她急忙捂住嘴巴,生怕自己的尖叫声干扰到陈楚。

“你帮我把何总的脑袋给扶正,”陈楚叹了口气,轻声对何子卿解释着,“何总这是很久以前糖尿病中毒留下来的隐患,病根深藏,难以觉察,还引发了高压血脉——”

“我现在帮助他进行疏血化瘀,防止大脑缺氧窒息,同时还封住了他的百会、天容两大穴位,所以你不用担心我这样用拳头按压,会对他造成什么伤害。”

他一边解释,手上的动作却是不慢:“不过你在这么发呆、愣下去,何总会不会因此留下什么后遗症我就不知道了。”

何子卿呆呆的看着陈楚,瞬间回过神来,急忙按照陈楚的交代,把自己父亲的脑袋牢牢抱在大腿上。

捏拳,按压,收手……

陈楚的手掌,像是有魔力一般,每一次下去都能让何鹏飞的脸色红润几分。

如此反复几次之后,在所有人震惊的目光中,何鹏飞面色逐渐恢复了正常,紧接着,他猛地张开了嘴,然后眼睛睁开,大口大口喘着气。

一旁,在何鹏飞醒来之后,孙圣手身子一震,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向陈楚。

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

他很清楚陈楚刚才对何鹏飞所做的一系列急救手段是多么的不可思议、胆大心细。

哪怕是知道何鹏飞病根的前提下,他自问,如果没有专业的医疗器械,自己是绝对不敢这样对何鹏飞进行抢救的。

而眼前的年轻人,不止一眼就看出了病因,更是用了在急救界,最被人所诟病的中医手段。

甚至他按压的部位,还是太阳穴、百会这等死穴!

若是他按压的位置稍稍偏离一分一厘,就会挤压到何鹏飞的脑中血管,导致血气上冲,很容易造成脑死亡。

“这是封穴截命的手法?!”

孙圣手脑海中忽然灵光一闪,想起自己看过的一本古籍医术,与陈楚施展的手段如出一辙!

那是三百年前一位宫廷御医的记载,之后就再无任何记录了。

孙圣手内心激动,他万万没有想到,时至今日,竟然还有人会这门古医绝学!

只是眼前的年轻人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会掌握着这等已经断绝传承的医学绝技?

孙圣手暗自点了点头,看向陈楚的目光变得无比火热。

片刻之后,何鹏飞重新坐在了轮椅上,他心有余悸的说道:“陈神医,真的对不起,刚才是我怠慢了。你看我现在是躺着好还是坐着好?”

“都可,淤血已去,不会再因为久坐而导致脑内血管堵塞了。”陈楚说道。

“那就好,不知道我的双腿,陈神医是否有办法医治……”何鹏飞朝着陈楚拱了拱手,面带羞愧。

如果从陈楚进门,他就听从陈楚的吩咐,自己也不用遭受刚才那种濒临死亡的痛苦折磨了。

更别说他刚才还内心轻视陈楚,现在却要求着陈楚为他进行医治,当真是讽刺至极。

“当然有办法,何总的病是从数年前糖尿病留下来病根子,导致慢性中毒,损伤了双腿的神经脉络。病可以治,只是这治病的过程需要麻烦一些,有点浪费时间。”陈楚解释着病因。

“原来如此,这是我年轻时候整天忙着喝酒应酬留下来的祸患啊。”何鹏飞心中懊悔,年轻时候仗着身体好,胡乱透支身体,没想到人到中年,这后遗症就体现出来了。

“那需要几年才能治好?还需要我们准备些什么吗?”何子卿着急的问道。

“几年?”陈楚脸上露出了诧异的神色,“我的意思是何总的病一次治不好,还需要我明天晚上再来一趟。”

“也不需要准备什么东西,我自带了银针,简单扎几针,几分钟就结束了。”

“几分钟?”在场众人脸上都带着震惊的神色。

要不是陈楚刚才小露了一手,把何鹏飞从鬼门关里拉了回来,恐怕他们此时还会对陈楚说的话嗤之以鼻。

开什么玩笑呢,这么多的江南市名医,都对这病症束手无策,你竟然说只要在来一趟就可以治好了?

而且只需要几分钟就能结束?恐怕扁鹊华佗在世也不过如此了吧。

陈楚说着,从腰包中拿出之前在医院楼下随意买的银针,右手一抖,就铺开了针带。

他正打算从中抽出银针消毒,孙圣手突然开口说道:“陈先生,我看你没有一副趁手的银针,不如用我的吧,这幅银针唤作玉苍神针,是采用一整块掉落在玉苍山中的天外陨铁精心雕琢而成。”

说着,孙圣手从随身携带的药箱中拿出一个针带,在陈楚面前铺开。

只见这针带中扎着密密麻麻、大大小小足有上百根银针,这些银针一看就材质不凡,通体乌黑沉重,在阳光的照耀下,隐见光芒流转。

“好神针!”陈楚眼前一亮。

他获得了鬼谷医门的传承,眼力过人,一眼就看出这些银针所用的材质特殊,银针本身更是有着灵性流转。

有这银针在手,陈楚自信,可以动用更多鬼谷医门中的玄妙医术了。

“多谢孙圣手,那我就先拿来用了!”

陈楚也不客气矫情,落落大方接过银针。

闭目养神了片刻之后,陈楚的眼神豁然一变。

只见他抓起一根银针,快速进行消毒后,随后闪电般出手,直接刺入何鹏飞双腿上的各大穴位。

速度之快,下针之稳,直看得一旁的孙圣手瞠目结舌。

要知道,针灸一门,讲究是一个细致与精准。

而这每根银针不过毫米粗细,一般人别说是分毫不差地扎入穴道了,就连用银针扎入人体,都需要以旋转的方式一点一滴缓缓扎入人体。

像是陈楚这样,运针如飞,一抬手便是数根银针稳稳当当地扎刺进去,下针之时更是或拔或捻的,或深或浅,从不拘泥于一种手法,当真是世所罕见,闻所未闻。

更让孙圣手感到震撼的是,当陈楚抬起何鹏飞的右脚,在脚底涌泉穴处轻轻一扎之后,何鹏飞的右脚顿时有了知觉。

然后……陈楚就这么的停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