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路巅峰》萧晨赵晓樱 《医路巅峰》小说结局

精彩内容试读

突如其来的意外,让人满为患的ICU门口,顿时鸦雀无声。

只有胡主任,费力像是一条蛆虫般,顶着一脸一头的粘稠液体爬起来,坐在一旁呕吐,引得不少围观的病人家属,匆匆掩住口鼻离开了此处。

“胡,胡主任……”赵晓樱都被恶心坏了,踌躇着站在原地没有上前。

胡主任脱下白大褂,奋力的擦掉脑袋上沾染的东西,同时对赵晓樱怒骂:“喊你姥姥的,还不快点给我找东西擦了!”

这声怒吼,把赵晓樱吓得一愣一愣的,她也有点委屈和不情愿,如此恶心的情况,她不愿意去帮忙,但又不敢不去。

心中积压着火气,她全都发泄到了萧晨身上:“一定是你,你刚才诅咒了胡主任,你说他小心脚滑他就摔倒了!”

“天地良心,我跟他离了三米远,什么都没干,一切都是老天爷的惩罚罢了。”

萧晨悠闲撇嘴,举起双手道:“如果我的诅咒有效果的话,我肯定会诅咒背叛的人,脚底生疮,头顶流脓!”

闻言,赵晓樱的脸色瞬间发白。

“耳朵聋了?别跟他废话,带我去洗手间!不,带我去浴室!”用白大褂蒙住脑袋的胡主任,怒吼一声,才把赵晓樱叫了过去。

赵晓樱紧紧的屏住呼吸,眼睛都不看胡主任,才好不容易把他搀扶了起来。

但萧晨嘴角一勾,向前走的赵、胡二人脚底再次打滑,狠狠的在地上摔了个**墩。

“啊!你是不是想摔死我?”

“不是我呀,对,对不起胡主任。”

二人好不容易爬起来,没走两步,又是一个**墩,接下来基本上就是走两步,摔一次,惨叫声不绝于耳。

到后面,这两人摔到疼的龇牙咧嘴,好一会儿都没能爬起来。

旁边看懵了的护工,这才想起来要帮忙,赶紧上前去搀扶:“胡主任,赵医生,我来搀着你们吧。”

“搀个屁!我**都要摔裂了,去找个病床把我抬着!”胡主任怒不可遏的骂道。

“好好好,我这就去。”

过了半分钟,两个护工推着病床,把胡主任给弄上去躺着,而赵晓樱只能扶着病床边跟着一步一步挪。

从胡主任身上散发出的阵阵恶臭,让推着病房的两个女护工都有些受不了了,就连失禁的病人,也没有这么恶臭,还是在头上啊!

快转弯时,两个护工交换了眼色,撒开手对赵晓樱说道:“赵医生,就麻烦你送胡主任了,ICU挺忙的,我们先去照顾病人了。”

“欸,等等,我……”

赵晓樱着急忙慌的想拦住两名护工,可她手才撒开病床,病床就跟加了氮气一样,飞速的滑了出去,直到撞上了清洁工装满了脏床单的推车才停下。

“卧!槽!赵晓樱,你是不是想死!”

胡主任从病床上飞出去,直直的砸进了推车里,一股恶臭,再度把他给包裹住。

看着清洁工和赵晓樱手忙脚乱的把浑身恶臭的胡主任拉出来,萧晨禁不住心情大好,吹了个口哨,就投入到了ICU的工作中。

直到下班,那对狗男女都没有再来找事,萧晨换上便服朝着超市走去。

既然遇到了祖先传承的好事,还狠狠的收拾了那对狗男女,也该买点好吃的回家跟母亲庆祝一下。

傍晚正是客流量大的时候,沃尔玛超市里人来人往,萧晨直奔生鲜区。

路过昂贵区域时,萧晨只是扫了一眼,囊中羞涩的他能选择的只有平价区。

看到旁边穿着中学生制服的男孩,拿着捞网兴高采烈地挑着最大的蓝龙虾,萧晨不由的感叹,有些人就是生在罗马啊。

哗啦!

萧晨才摘下一个袋子,就听到身后有巨大的玻璃碎裂声。

“啊!要死人啦!”

“前一秒还好好地站着,怎么突然就倒下了,还在抽搐!”

“是不是羊癫疯犯了?快,找个东西给他塞嘴里,赶紧叫救护车!”

人群包围的位置,正是蓝龙虾的区域,萧晨通过人腿间的缝隙,确认了倒在地上的是那个中学生。

他脸色发青,不住的颤抖,双手还捂着大腿中间,明显不是羊癫疯!

“让一让!”

作为医生的萧晨,肯定不能在这个时候不理会,他迅速确定了学生病情,抬头对旁边脸色最焦急的一个壮汉喊道:“快,把他拉着站起来!”

“啊?你是医生?好!”壮汉迟疑两秒,选择了听从萧晨的话。

萧晨伸手在男孩大腿上抹了一把,立刻高声喊道:“女眷和小孩都转过去,不要看了!”

紧接着,萧晨一把把男孩的裤子拉了下来,在男孩腹股沟凸起的地方推按,旋转,把凸起的位置按了进去。

拉着男孩的壮汉怒了:“你这是在做什么?该不是变-tai吧?待会儿我……”

“啊!疼!好疼!”男孩的痛呼,打断了壮汉的话。

但很快,他的状态就好了起来,喘气和冒汗都没之前严重。

萧晨把男孩裤子拉起来,擦了一把汗水,道:“待会儿救护车来了,你就说是右下腹股沟肿胀伴有疼痛,手检确定为大腿疝气嵌顿,已经做了归位处理,建议进一步检查。”

“太谢谢你了,小医生,不是你的话,我们君逸今天就出大事了。”

人群中钻出来了一位雍容华贵的老妇人,她慈眉善目,保养的极好,脖子上还有耳朵上,都挂着珍珠饰品,身上的衣服也全都气质品质一流。

壮汉见到老妇人,马上点头致意,看起来他应该是老妇人身边的人。

萧晨不怎么关心这些,直截了当的对老妇人说道:“给你家小孩少吃点嘌呤高的东西,检查清楚病因,不能一味地给孩子想吃的!”

这话听起来还有点数落的意思,好像是在责怪老妇人照顾不周。

壮汉怒了:“有你说话的份儿吗?刚才还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扒了少爷的裤子!没找你算账都是好的!”

“闭嘴!”

老妇人冷喝一声,旋即又笑眯眯的对萧晨说道:“好,这位小医生,你说的话我记住了。”

看萧晨点头要走,老妇人赶紧拉住了他,从手腕上摘下来一个镶着宝石的镯子塞给他:“出来的匆忙,没带支票簿,这点谢礼不足挂齿。”

只要是见过点世面的人,都能看得出来这镯子价值不菲,单单是上面的宝石,恐怕都要十几二十万。

萧晨立刻推拒:“不用了,我只是举手之劳。”

听到萧晨拒绝,围观人群和壮汉,都露出来了不可思议的眼神。

“别客气,小小心意。”老妇人笑着抓住了萧晨的手,“拿着吧。”

这一次,萧晨竟然反手握住了老太太的手。

围观人群和壮汉的眼神,都变成了不屑,果然萧晨刚才的推拒,不过是客套而已,这还是个贪财的家伙。

“老太太,你的手温度过低,还有些僵直,腕部脉搏……我不能确定,但你是否知道你的身体有隐疾,还是如果不能及时治疗,会危及生命的那种?”萧晨皱眉问道。

老太太和壮汉表情同时一滞,但老妇人很快就摇摇头,笑着说道:“我有家庭医生每周都会为我检查身体,我好着呢。”

“是吗?那大概是我的错觉吧,您保重。”萧晨表情有些疑惑,但没有继续问下去。

下班有一阵了,母亲身体不好,可不能饿肚子。

萧晨迅速的买完了需要的食材,结账出了超市,坐上了公交回家。

与此同时。

超市门口一辆宾利中。

刚通过救护车送走了孙子的老妇人,闭目坐在后座。

她身上的气势,和之前慈眉善目的状态完全不同,而是有了一种君主般的霸气!

这个老妇人,并非普通有钱人!

“老太君,真的要调查那个小医生?我给他送点钱感谢不就行了?”司机位置上的壮汉,疑惑的扭头问道。

老妇人眼睛微睁,迸出一道精光:“我找他,可不是为了感谢,立于世界之巅的名医我都见了不少,没有一个能不通过仪器检查,就看出来我身有隐疾,命不久矣。”

“难道这个小医生能救您?”

“说不定呢?”

老妇人再次闭上眼睛:“一个小时,我要知道他的所有资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