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替嫁新娘:偏执大佬宠不腻》乔溪荣景琛全文精彩试读

第15章

乔溪很无奈,她三两口吃完了粥,把空空的碗给李戈看了,这男人才离开。

病房里顿时又空旷了起来,乔溪用平板又看了一集电视剧荣景琛才回来。

他看起来没什么大碍,可能除了手背上多了一个小针孔,跟离开时看不出有什么区别,只是心情似乎不大好。

“走了,回家。”荣景琛伸手摸了摸乔溪额头的温度,手拿开时迟疑了一下,又抚了抚乔溪的右脸颊,果然立刻就感觉到了乔溪的瑟缩。

“阿姐打你了?”

这事儿八成是李戈说的,乔溪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在荣景琛的手心打了个勾勾。

“你就乖乖坐着任由她打?”荣景琛忽然拔高了声调,听起来好像很生气的样子,“你不是很厉害的么?怎么她打你连手都不还?”

这话说的!

乔溪觉得有些好笑。

“哪有你这样火上浇油的,你不怕我们真打起来啊?”乔溪写完,手指戳着荣景琛的掌心玩儿,他的手掌很宽大,指骨纤细而修长,是很漂亮的一双手,这样的手,弹起钢琴来一定很好看。

“不怕。”荣景琛说:“你不必因为我处处忍让。”

乔溪忍不住笑了一声,她才没有因为荣景琛处处忍让,她有气当场就撒,有架当场就干,哪儿能因为别的女人的男人就受窝囊气呢?

“回去吧。”她收起了笑容。

依然是李戈开车,回去的路上谁都没有说话,乔溪扶着荣景琛下车的时候才发现他手腕上起了几个红疹,不多,但确实是过敏的症状。

荣景琛对芒果过敏,沈一珩对芒果过敏吗?

乔溪不记得了,她仔细想了想,印象中,她似乎真的没有见过沈一珩吃芒果味儿的东西,可这能说明他对芒果过敏吗?

不能!

她和沈一珩谈恋爱的那两年,他们两个人的日子过的都相当的拮据,一块钱恨不得掰成两半花,很少在外面吃东西。

可若沈一珩也对芒果过敏呢?

乔溪不敢想。

她扶着荣景琛进了卧室,见到熟悉的地方,一颗心才终于落到了实处。

乔溪休息了两天才缓过劲儿来,喉咙只是沙哑不再干疼,再吃几天药想来就没什么大碍了,倒是荣景琛,跟着风风火火的病了一场,被乔溪传染了感冒,头疼发热,说话时带着嗡嗡的鼻音。

“都怪我。”乔溪异常的愧疚,写字的速度都放慢了几分,荣景琛病恹恹的,注意力没之前那么集中了,有时候乔溪写的太快,他都会要求她再写一遍。

“你过敏的时候抵抗力本来就差,我应该睡沙发的。”乔溪慢吞吞的写。

她速度放慢的时候,指尖划拉皮肤带着一丝丝的酥嫲。

荣景琛握住她的手指,一根一根的抚摸着玩儿,懒洋洋的,“不怪你,我是故意的。”

“故意的?”乔溪才不信。

荣景琛嗯了一声,“这几天想消极怠工。”

公司签约了一个新项目,荣思宁牵头的,如果他出席签约仪式,必然会被他们当着合作方的面逼着他交出手里的法人章。

所以他不能去,也不想去。

荣景琛慢条斯理梳乔溪细软的头发,慢吞吞的说:“盈盈,过几天我去公司,你跟我一起吧。”

“我?”乔溪惊讶的比划,“我能干什么,我都不懂。”

“你不用懂。”荣景琛弯了弯唇,“你只需要当我的眼睛就好。”

乔溪打了个问号。

荣景琛道:“公司里我提拔上来的人要么被调岗要么被辞退,我需要帮手,你愿意当我的眼睛吗盈盈?”

乔溪:“……行吧。”

他都这样说了,她还能怎么拒绝?

她这人天生心软。

乔溪叹了一口气,决定帮帮荣景琛,光是家里都能够看出来了,荣思宁一心想夺荣氏啊这是,荣景琛又不常去公司,眼睛也看不见,搞不好早就被架空了。

算了,帮帮他也无妨。

“喉咙还疼吗?”荣景琛又问。

乔溪摇了摇头,图简单在他手心里画了个叉。

“你要试着开口说话。”荣景琛说,“盈盈,你那天在危急关头说话了。”

“医生说你可能是因为突然受了**才造成的,后天我带你去医院检查看看,你这个样子,说不定已经满足做手术的条件了。”

乔溪:“……”

天,差点忘了这茬儿,她得赶紧去找陈秀芳,让她去安排下去,不然的话,那她大概也就只能活到后天了。

“盈盈?”见她不说话,荣景琛轻轻拍了拍她的胳膊。

“说不出来。”乔溪眼都不眨的写道:“我这两天努力试了,还是不行。”

“我可能……永远也说不了话。”乔溪装的可怜兮兮,“阿琛,如果我永远说不了话,你会嫌弃我吗?”

“我的眼睛看不见,你会嫌弃我吗?”荣景琛反问她。

乔溪态度坚决,笔画厚重的强调,“当然不会,你那么好!”

荣景琛道:“你觉得我这么好,那你能爱我吗?”

乔溪:“……”

她心口迅速笼上了一丝危机感,悄悄的打量荣景琛的神色,却依然什么都没能看出来。

他是不是发现了什么?

在陈秀芳的嘴里,顾佳盈是爱荣景琛爱到了骨子里的,他是不是感受到了自己跟顾佳盈在对待他的态度上有了变化?

乔溪手指僵了僵,直觉回答的时间拖的越长荣景琛的怀疑便会越深,连忙硬着头皮答了,“能,我一直爱你。”

她是替顾佳盈答的,这样的回答应该没什么纰漏了。

“好。”荣景琛握住她的手,拖到唇边吻了吻,“不要骗我盈盈,我这辈子……”

他嘱咐她,“我这辈子最讨厌别人骗我,尤其是那些对我来说重要的人,记住了吗?”

“记住了。”乔溪一边写一边心虚。

荣景琛又道:“骗我的人下场会很凄惨。”

乔溪这下不止心虚了,开始一边心虚一边流冷汗。

怎么办?她和陈秀芳联手编织的这场巨大的骗局,被揭发的那天,不知道将会迎接荣景琛怎样的暴怒。

只希望,这一天永远不要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