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命货郎儿李炎钟九娘免费阅读 天命货郎儿闲鱼人生

精彩内容试读

我抹了一下脸上的唾沫星子,暗道真是TMD晦气,当时怎么就心软了答应了吴三旺呢,忘了胖妇人这茬了。

一天之内,被这比骂了两次了。

特么的,我也是一个即将满16岁的男人了,怎的就要受这般辱骂!

而且我也算是看出来了,在这个家吴三旺没啥地位。

我忍着口臭看了看胖妇人的面向,却是发现她奸门深陷而纹路交叉,这说明她欲望长期得不到满足,但在交叉的纹路中却是出现一个红点,证明短期内又能满足那方面的欲望。

想着她和张姓司机对待吴三旺的态度,我又瞥了一眼张姓司机,发现他奸门鼓胀,露骨过于锋利,是伤男主之相。

我顿时恍然大悟,玛德,要是张姓自己和这胖妇人没有一腿,我这李字倒过来写!

仿佛看到吴三旺头顶上一顶绿色的帽子鲜艳欲滴,我不由得有些同情起他来。

真惨。

这事我不敢明说,爷爷说过,做风水相术这一行的,干涉人家的家庭是禁忌。

但也不能就这么任这胖妇人这么骂我,于是我漫不经心地道:“吴大伯,改天你还是去买一顶帽子戴着吧,绿色的。”

胖妇人的骂声戛然而止,略有些心虚地看了一眼吴三旺,又瞥了一眼张姓司机。

“小兔崽子,你这话是啥意思?”胖妇人紧紧地盯着我。

啧,由小比崽子进化成小兔崽子了。

我说道:“没啥意思啊,有利于家庭和睦,我指的你们女儿的病情。恐怕再晚一些,你们女儿就要出问题了。”

“小伙子,我希望你不要乱说话,但如果你看不好我女儿,我可就要报警了!”胖妇人威胁到。

呵,又由小兔崽子进化成小伙子了。

我知道效果达到了,也就不再多说,讲真,听吴三旺的讲述,我其实对吴倩云的情况产生了好奇,想要一探究竟。

至于钟九娘要的干流水鱼,呵,即使拿到了不给她吃!

胖妇人不再阻拦,吴三旺就揉着**走了过来,脸上扯出一个难看的笑容,说带我进吴倩云的房间看看。

我心里嘀咕一声,也不知道他有没有对我刚才那话产生多余的联想。

吴倩云的房间在二楼,吴三旺在前面打开了门,我随后跟着进去,但刚踏过门槛我就被眼前的景象给惊住了!

只见一个瘦骨嶙峋的女子躺在床上,双眼深深凹陷下去,手背上都可以看到血管了。

更为关键的是,她整个人是被绑在床上的,嘴里还塞着一块布,嘴里呜呜的,还在不断地挣扎着。

我看了一眼吴三旺,说这真的是你女儿嘛?我怎么感觉这像是对待犯人似的。

而且,这和吴三旺在路上所说的不太一样。

吴三旺连忙解释道:“小先生,我也是怕你不相信,不瞒你说,从三天前开始,云云她突然手舞足蹈,不仅一边跳一些我看不懂的舞蹈,还一直不停地唱一些奇怪的歌,就像,就像,那帝女花你听过吧,就是类似那种,听得我都毛骨悚然。”

帝女花?楚人美?

我也不由得打了一个寒颤,山村老尸的阴影瞬间就覆盖到心头了。

我又问这一直唱是什么意思,唱了多久了?

吴三旺竖起了三根拇指,面色复杂地道:“三天。”

我有些震惊,怪不得要用布来捂着,唱这么长时间还不把嗓子给唱废了。

就在这时,胖妇人不耐烦地道:“你还能不能行了,怎得问三问四的,你倒是给我女儿看看是怎么回事啊!”

我一听这声音就烦,看一眼就知道怎么治病的,要么是神,要么是神棍。看病都还得讲究一个望闻问切呢!

我也懒得理她,而是观察起吴倩云来。

在她房间的墙壁上挂着一张**照,长得还不错,看起来和吴三旺有三分相像,应该是亲女儿没跑了,只是很难想象照片上的和床上绑起来的是同一个人。

从**照上来看,吴倩云面相还挺不错,只是疾厄宫,也就是山根、年上、寿上这三个部位形丰神满,没有塌陷什么的,意味着这辈子应该是无病无痛。

而从现在的面相上看也是如此,虽然双眼深陷,但疾厄宫却是没啥异常,这就奇了怪了。

我回忆着爷爷教我的相面之术,看是哪里出现了疏漏,但一时之间也想不出一个所以然来。

现场的气氛,就挺,尴尬。

“小先生,请问你看出来什么没有?”吴三旺问道。

我摇了摇头。

胖妇人顿时脸色就不好了,冷哼道:“我就说吧,我就没有见过这么小的大师,吴老三,你也是一把年纪的人了,做事这么不靠谱,云云要是有一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就是你害的!”

吴老三顿时就着急了,有些为难地对我说道:“小先生,要不,咱们请钟先生来?”

看得出他也有点后悔找我了。

我面子上有些挂不住,本以为凭借爷爷教我的东西,对付眼下应该没什么问题才对,没想到这么棘手。

但这时候找钟九娘,肯定又要遭受一顿奚落。

虽然一时之间找不出是什么原因,但起码有一点我是可以的。

我对吴三旺说道:“看出点眉目了,但我需要黄表九张、朱砂一斤、毛笔一只,另外如果有糯米面的话,请拿三斤来。”

“有有有,我这就下去拿。”吴吴三旺连忙说道,随后就快速下楼去了。

不大一会儿,他就抱着一堆东西上来了,我说的都有,此外还有铜钱剑、五帝钱啥的。

额,看来之前他们是请过人的,不然不可能准备这么齐全。

铺黄表,蘸朱砂,按照爷爷教我的画起了符。

作化煞和镇邪之用。

画了五张,让吴三旺分别贴在吴倩云的额头及四肢。

吴倩云似乎很是抗拒,挣扎着要抓吴三旺,吴三旺不小心之下还真让她抓了一下手背,顿时鲜血淋淋,而闻到血腥味后,吴倩云眼中忽然爆出精光。

我急忙开口诵道:“天下神兵,八卦之精,摄到神将,安坐慰吾身,闻咒速至,百事通灵,无事不报,不得违令,吾奉!”

这是安神咒,要连诵三遍。

我这边念诵完,吴三旺也艰难地把符纸都贴到位了,而吴倩云突然安静了下来,不再挣扎,口中的呜咽声也渐渐小了下去,只是双目依然木然。

而见她安静下来了,于是吴三旺问我,可不可以把绳子解开了?这样绑着,心里实在很难受。

我点了点头。

见有了效果,我也暂时放心下来,心里有些小激动,毕竟这是我一次实操,心情还是十分忐忑的。

然而一回头却是瞥到胖妇人拿着手机对着我。

我有些不高兴,问她拍**什么?

胖妇人却说:“拍抖阴呀,你这唱唱跳跳的还真有了些神棍的味道,正好最近没有什么素材可以拍了,断更好几天粉丝都少了好几个了。”

我呆呆地看着她,着实被她给惊到了。

这尼玛真的是纱布擦**,给我漏了一手啊!

玛德,太奇葩了,自己女儿都这样了还有心情发抖阴!

吴老三,你老婆这么秀,你知道吗?

吴三旺一脸的无奈,看来这样的情况也不是第一次出现了。

我却是不能让他发出去,被相关部门盯上了我可就完蛋了,于是我沉着脸道:“伯娘,还请你删掉,要不然你女儿我不看了,出了事你自己负责。”

看我脸色不好,又看到我刚才做的的确有了效果,胖妇人这才不情不愿地删了视频,嘟哝道我真是小气。

吴三旺问我是不是就好了?

我摇了摇头,说只是暂时镇住了她,还需要观察一下,我需要点时间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只有找出根源来才能决定接下来怎么做。

见我露了这么一手,吴三旺倒是相信我了一些。

我问她,吴倩云还有其他特殊的表现没有?

“特殊的表现……”吴三旺眉头紧锁,陷入了沉思。但他想了半天什么都没想起来,于是只好抬头问胖妇人:“老婆,云云有什么特别的举动的没有?”

“我没聋,听到这小比……小伙子说什么了,不用你重复。”胖妇人说不满地说道。

你听到了的话你倒是说呀,我忍不住在心里吐槽。

胖妇人道:“唱歌跳舞还不算嘛?谁家正常人可以一直唱那么久?嗓子都干哑了。”

我点了点头,说算,问还有没有其他的?

“其他的话,就是之前她跳舞会跑出去在人多的地方跳,每次面前还摆着一个碗。”胖妇人道。

“碗?什么样的碗?在哪儿?”我双眼顿时一亮,直觉告诉我,兴许这碗就是线索。

“一个破碗,”胖妇人显然很是不满,道:“你说,我们几百万的家产,她给弄乞丐卖唱这一套,这可不是丢我的脸嘛,所以那碗让我给砸了。”

“砸了?什么时候砸的?”我急切地问道。

“三天前。”吴三旺接过了话茬,“我还阻止她来着,我之前做过古董生意,当时云云带回那个碗时,我还特意看了一下,像是一个古董。”

吴倩云带回来的碗?我有些纳闷,她不是出去探险了么,带个碗回来干什么?

我问吴三旺,这碗是什么样的?

吴三旺拿出手机,点开了相册,跟我说道:“我问过云云带一个碗来干什么,她不说,我让她给我看看她也不让,直到后来把她绑了起来,我才看到那个碗,我看造型还挺奇特,于是拍了一张照,只不过还没拍全就被云云她妈把碗扔了。”

言语之间还有点遗憾。

我瞅了瞅那照片,双眼瞳孔顿时一缩,这碗,我见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