闪婚之情:总裁不要急完整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闪婚之情:总裁不要急小说免费阅读

精彩内容试读

第4章

古溯门口驻步,不动声色的挑了挑眉梢,不跟她计较。

待耳边没了动静,温浅月再回头,门口已然空空如也,她拍了拍七七的狗头,禁不住勾起一抹笑容。

京都的周五,是个朝气蓬勃的日子。

快节奏的生活,每到这一天,上班族异常兴奋,意味着繁重的工作将告一段落,迎来两天的休息时间。

午间时分,更兴奋的事引爆了街头巷尾每个角落。

“不是吧!黄友文是个什么狗东西?胖得跟猪一样,伊月居然被他包养了吗?”

“我早看她不是盏省油的灯,真恶心!”

“心肠这么歹毒?社会伊月,惹不起惹不起!该不会是假新闻吧?”

群众热火朝天的议论着,明朝公司的伊月咬牙切齿,iPad狠狠砸在地上,摔了个稀巴烂,“月夜记者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些东西哪来的?”

“月姐,别生气,别生气,生气对皮肤不好!”

经纪人好言相劝,伊月一把揪住了她的衣领,怒目瞪着,面目狰狞,“你让我不生气我就不生气?还不赶紧去公关!”

公关文一出,多少可以平息风波,谁料,第二天,伊月的名字高高挂在热搜排行榜第一位,丑闻发酵到无法收拾的地步。

“梦瑶,曾经是星火传媒的流量演员,因为抢广告的事和伊月结下梁子。没过多久,伊月在情夫耳边吹吹风,直接让梦瑶终止了所有通告,已经沉寂三年。”

这一言论发出来,点名指姓,让人不得不信服。

当年梦瑶可是一出剧大火,本来是星途无量,谁知道突然不见踪影,网络上流传着各种版本。嫁人,出国,死亡,可没想到却是出自伊月的大手笔。

“**!”

伊月气得胸口起伏呼吸急促,办公室里的东西该摔的摔,该扔的扔,一片狼藉。

对方这才是第一步,后面还有多少料,伊月真没底。就像自己的人生被人掏空,华表之下再也没有秘密可言。

蓦然她抬起眼,腥红的眸子盯着电脑屏幕的ID,忍无可忍拿出了手机,快速的打出几个字:“该你表现的时候到了,明天我要是再看到夜月胡言乱语,就别联系了!”

“阿嚏!”

温浅月重重的打了个喷嚏,抽出纸巾吸鼻涕,昨天晚上编辑资料太晚,不知不觉趴在电脑桌前睡着,有了点小感冒。

看着满屏的骂声,她顺着七七的软毛为伊月默哀三秒,“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不是我狠心,是她自己作啊!”

“汪汪。”

七七配合的叫了两声,突然传来一声巨响,紧接着狗子跳下了她的怀抱,冲着门口吠起来。

温浅月一惊,坐起身往门外望,黑压压的一片人,头戴**,和电影里抢劫的歹徒一模一样。

“你们干什么?我没钱!”

温浅月惊得背脊发凉,一行人二话不说,上前钳住了她的胳膊腿。

“光天化日的,你们干嘛,救命啊,救命……”

她挣脱不了,大喊大叫,忽然后脑勺一阵剧痛,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脑子里最后一个想法,真被古溯那个乌鸦嘴说中了。

痛……

浑身骨头像是被敲碎了一般,脑袋昏昏沉沉,隐约听闻有人说话,声音嘈杂还有回音,分不真切。

“喂,小美人,该醒了。”

大手啪啪打脸,温浅月细长的睫毛微微颤动,在眼睑下投下一小片阴影,如同振翅的蝴蝶,要蹁跹而舞。

似灌了铅的眼皮费力掀起,肥得流油的脸在眼前显得无比大。

温浅月霎时清醒,瞳孔大睁,怔忪的盯着男人。

“黄友文!”

“没错,是我。”黄友文挤着脸上肥肉笑着,价值不菲的西装,脖子上套着大金链子,暴发户的既视感一览无余。黄友文身后站着的,正是那天逃出的劫匪头头。

来龙去脉温浅月在脑子里过了一遍,已经明白了到底为什么被绑。也明白了当初绑架古溯的应该也是这帮人。怪不得古溯偏偏别人的不拿会拿黄友文的料让自己爆。心里有着被利用的的凄凉感。

而伊月背后的大老板黄友文,家里是开矿的,身价不菲,混黑曾被警方盯上过。

她冷静下来,视线环顾,自己被绑在椅子上。周围是空旷的仓库,一圈打手将她围在其中,像是观摩动物园奇珍异兽的游客,只是人手一把管刀,格外瘆人。

“你不是挺猖狂的嘛?网上叫个不停,现在怎么不说话了,嗯?”黄友文冷笑着,揪住她的头发,温浅月只感觉头皮似要被揭下来一般,吃疼的倒吸了口凉气。

完了完了,光顾着自由言论,没算到兔子急了也咬人,况且对方是豺狼虎豹!

“黄总,有话……好说。”温浅月娥眉紧蹙,当下服输。

她还没傻到以卵击石,这么多人,一人一拳也够把她打残废的!

“有话好说,记者了不起?”黄友文手上收紧,加重了力道,凄厉的叫声响彻仓库,他才满意的松开手。

疼痛的折磨让温浅月在心底里把黄友文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个遍,妥协的心思被消磨殆尽,清透的杏眼里浮出坚韧来,“你有本事杀了我,我要是出事,警方自然会怀疑到你头上!”

“你以为你是个什么东西,死了就死了,只要没有证据证明是我杀了你,你爷我还不是照样逍遥快活!”黄友文被她逗乐,笑起来,脸上的肥肉更颤抖得恶心。

“那你杀好了。”

温浅月认命的闭上眼,显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来。

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地方,挣扎也是白费力气不是吗?

她就不信,她死了查不到证据,伊月正处在风口浪尖,爆料人死于非命,凡是有脑子的稍微琢磨就一目了然了!

“你还真有胆!敢在你爷面前叫嚣!”黄友文阴测测的笑着,视线顺着她流线的下颌到脖子,再到被绳子勒出大致曲线的曼妙春光,咽了口唾沫。

温浅月一声不吭,罔若未闻,身板虽小倒骨气铮铮。